“才女”得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二零零零年末,开除我的某重点大学某学院的领导问我父亲:“我们那天看了她的档案,我们从来没看到过(评价)这么好的档案,我们都怀疑她(的档案)是不是在造假?”后来他们去我就读过的学校了解我的情况,证实了档案所记载的都是真实的。

至于他们所说的档案中究竟写的是什么,我自己从未看过,也不知道。但不管在当时还是现在回头看我在那时的情况,也确实是一般人所羡慕万分的:在二十六岁的年纪,我已经拿到了某名牌大学的热门硕士学位,并通过了通过率极低的全国注册会计师考试;还从几十位面试者中脱颖而出,成为某重点大学热门专业当年录用的唯一硕士学位的大学老师(其他的均为博士、博士后)。难怪那个领导对我家人说:“她这样的人才,在全省都找不到一百个。”派出所的警察也一直称赞我:真是一个才女。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我,由于坚持对法轮大法的正信,到北京告诉当局“法轮大法好,政府是错的”,而一夜之间沦为阶下囚,并被工作的大学开除。在随后的几年中,由于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的迫害覆盖全国,我很艰难地维持生计,四处打工,为了省下一点生活费,经常饿肚子;我也被非法抓捕,曾被关押半年之久,期间遭电棒电、熬鹰(十几天不让睡觉)、拳打脚踢,遍体鳞伤,完全没有任何作为人的尊严。但是,我从来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其实不止是我,当时在全国范围内有许许多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都曾经是社会中的佼佼者,有着令一般人羡慕或可望而不可及的人生前程。在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们也都选择了义无反顾的修炼法轮功,有许多人也因此象我一样被迫失去了工作,失去了最基本的生活权利、条件,更有甚者被迫害致死。

到底是什么样的理念,使我们不论面对多么严酷的迫害都能够坚守自己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呢?

我出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父亲是当地学校的教导主任,一位很有修养、学识渊博的知识分子。在“文化大革命”那个年代,父亲不受当时社会环境的影响,本着教书育人的原则,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十六年中从一年级到八年级教了两批学生。(伯父是村书记,也起了一定的保护作用)文化大革命后恢复高考那两年,我们村考上了二十多名大学生,除一、两个之外,全是父亲教出来的学生,他们有些后来在大专院校教书,有的达到校长级别,有些成了政府官员。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因伯父被划为造反派,父亲受伯父的牵连,被批斗并被学校开除。共产邪党的运动一向如此,用你时你什么都好;不用时立马打倒,再踏上一脚。父亲离开后,学校的教育一落千丈,其后的十几年中,几千人的大村仅出了三、四个大学生。

受父亲言传身教的影响,我从小就爱看书,特别是对古代英雄人物的传记非常喜欢。岳飞的精忠报国、杨家将的一门忠烈、文天祥的丹心照千古、苏武的义不屈节等等,常常令我感佩落泪。记忆中少年时最喜欢的格言是:“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我觉得人就应该是这样,要活得坦荡、无畏,为坚持真理、正义,可以舍去生命。

但渐渐地,我开始困惑,特别是上大学、念研究生期间,我经常困惑,不知道自己人生的路该去哪里。自己的善良、单纯,往往被同学们嘲笑为傻,说我是“从月亮上下来的”,意思就是说,不懂事故人情。看到同学们都在乐此不疲的谈情说爱、吃喝玩乐、在学习让自己变得“老道、世故”时,我越来越怀疑自己是否也应该向这个方向努力?当我善意的帮助别人被同学嘲笑时,我开始尝试让自己变得冷漠、不去关心别人,开始学着让自己也变尖滑一些。传统的道德观念开始被现代社会的思潮侵蚀。有很长一段时间,对名、利、权欲的追求也成了我人生的奋斗目标,一门心思随着社会潮流走,人生的格言变成了:只要能达到目的,可以付出一切。但我毕竟是个传统思想很强的人,当我尝试这样学的时候,我心里是痛苦、迷茫的。

当时,对神佛是否存在我也开始产生疑问。我从小到大在课本上学的都是无神论的知识,虽然母亲信神佛,但在年轻的我看来这无疑就是迷信、愚昧。但是有些东西你不承认它,它并不一定就不存在。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接触到、听到一些超常的现象。

当时念研究生时的同宿舍学姐,其舅姥爷是国内某学术界很有成就的专家,同时也是个气功师。学姐在实习那年去她舅姥爷办的公司帮忙。渐渐的,我发现原本无神论的学姐变得越来越信神了,她每次从她舅姥爷那儿回来,总会告诉我一些在这期间她亲身经历的神奇的事情,包括她舅姥爷在与她父亲握手的一刹那,使她父亲十几年伸不直、也握不住的手从此活动自如。从学姐那儿我知道,她舅姥爷的天目是开着的,并且能够和另外空间的生命沟通。

而在我母亲方面,我也知道她经常去找的一个亲戚也是一个有特异功能的人,天目也是开着的,也能够和另外空间的生命沟通,并且能够预知人的生死,特殊情况下也能改变人的生死。我还有两位亲戚也是具有这种能力的,只不过稍微弱一些。村里谁家有灾、有病,医院治不好了的,经常去找她们给看,都能够奏效,很神奇。这些事情都是母亲多次亲身经历过的。

另一方面,由于常年紧张的学生生活,我的身体状况变得糟糕,特别是大学期间,为考研长年在寒冷的大教室中学习到深夜十二点以后,早上六点多就开始起床,不仅使原来的神经衰弱加重,更添了风湿、长年咳嗽的新病。上研究生后,这些病越来越重,虽然长期吃药、针灸都不奏效。中间也练过几天其它气功,但越练身体状况越糟。也专程从学校回千里之外的老家找那个有特异功能的亲戚调病,但治好许多病的她,在我这儿没有任何效果。

一九九八年十月份,我听到了法轮大法。那天,学姐从她舅姥爷那儿回来,我们各自躺在自己宿舍的床铺上聊天。学姐跟我讲:她前两天和她舅姥爷一块去一个老红军家,那个老红军是炼法轮功的,家里供着法轮功师父的大法像。学姐很自豪地告诉我说:她和她舅姥爷都给法轮功师父烧香、磕头了。我那时因为受病痛折磨,特别是严重的晕车,使我的活动范围只局限在学校周边范围之内,基本是与世隔绝的状态。那是我记忆中第一次听到法轮功这个词。也许是缘份所致,我一听到“法轮功师父”,就激动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急切地请她带我去见法轮功师父,我想跟他学。

学姐看了我一眼,说:你想见法轮功师父就见到了?我舅姥爷还没缘份见到呢!北京城多少有权势的人想见法轮功师父都见不到呢!她还告诉我:法轮功师父从一九九五年开始就被世界各国邀请去讲法了,很少在国内待;法轮功师父在全世界都很有名气,很多国家都给法轮功师父颁褒奖状。我一听见不到法轮功师父,很沮丧,但也是在那时知道了,北京城有一个赫赫有名的法轮功李大师,全北京都知道他,都想见他。

转眼一九九九年三月一日,我终于有机会看了《转法轮》,直到现在我都记得当时的情景:我从晚上六点多看到凌晨两点,怕影响同学休息不得不关灯。第二天天一蒙蒙亮,又爬起来看书,一直到上午十点多,看完了整本书,那时心情的激动和兴奋无以言表。虽然我从小就喜欢看书,多年来也看了许许多多古今中外的名著、历史传记、学术著作,但我觉的《转法轮》是我这一生看过的最好的书!我从此以后再没放下过《转法轮》!

学《转法轮》后,我第一个感觉就是:我知道今后该怎么待人处事了。师父要我们做个好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下都要对别人好,别人伤害自己的时候,自己不能够和别人一样去对待,要宽容、善待别人,遇事要忍让。我不用为了不让同学嘲笑我“单纯”、“傻”而努力去学尖滑了。恰恰相反,尖滑是对自己不好,善待别人才是对自己负责。

当我按照《转法轮》去规范自己的时候,在二零零零年,我听到了这样的反馈,室友对我说:咱们级公认的两个好人,一个是你,另一个是某某(也是法轮功学员)。在我毕业离开学校的那个傍晚,下着瓢泼大雨,浩浩荡荡来了一、二十人,有研究生部同班的、高年级临时回校的、低年级的学姐学弟,还有两、三位住在附近的老师,听说我要走,都冒着大雨送我去车站。我当时特别意外,因为其他同学离校都是四、五个人送行,最多也就是五、六个关系好的人送。等我上了车,公交司机佩服地说:“这么多人都来送你一人啊!看来你人缘不错!”我知道这是修炼法轮功,改变了我的人生态度,使我能够善待别人而得到的回报。如果是以前,绝对不会这样的,那时候的我,虽然也善良,但还有很多毛病缺点,很自我,很强势,不能忍耐,总与同学有摩擦,人缘很一般。

《转法轮》也解开了我人生中的许多疑问。虽然我知道在大陆有不少人是开着天目的,甚至可以“与另外空间生命沟通”,但在我知识范围内,我无法解释,从道理上仍然困惑。而《转法轮》以极其浅白的语言讲述了目前世界上公认的六大功能及这些功能的科学原理,这都令我极其震撼!我更明白了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法修炼,可以使人的生命提升到更高的层次。并且师父所讲到的许多特异功能,如天目、遥视、隔墙看物等等,在我的修炼中,我都亲身经历过。

同样,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在我身体上也得到了体现,在看完《转法轮》后的短短时间内,我的严重晕车有了极大改善,严重的神经衰弱、失眠、咳嗽、风湿都好了。修炼这么多年来,我没有得过任何病,连小感冒都没得过。偶尔有一些不舒服的时候,只要炼炼功,看看《转法轮》,一般一两天,最多不会超过三天就彻底恢复。

再说我的母亲,虽然信神拜佛三、四十年,却一直没能摆脱病痛的折磨。当她在去年初开始看《转法轮》并炼五套功法后,她的身体迅速发生了变化:几十年的高血压好了,迄今一年多了,再没吃过一片降压药;多年来她受腿疼的熬煎,蹲不下,蹲下起不来,走路拖着走,修炼法轮功后,也好了,现在她可以很轻松地蹲在地上洗三、四十分钟衣服,而没有任何不适;她的大脚趾长年麻木、无知觉,在修炼后有一天,她感觉大脚趾象过电一样麻丝丝一阵,从此她的大脚趾便有了知觉。不久前她感慨地对我说:“师父没吃过咱们一口饭,没喝过咱们一口水,什么也没要咱们的,就让我几十年的高血压去了根,身体全都好了!”母亲还告诉她的姐妹们都要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我一生中,早期我最崇拜的人是我的父亲,他在我心目中很有学问,品格高尚,对子女、对家庭非常好。但面对我生命中的疑问,父亲虽学问渊博,却不能给我答案。面对我的病痛,他更是无力为我承担一点。而伟大的法轮大法师父,用我母亲的话说“没吃过咱们一口饭,没喝过咱们一口水,什么也没要咱们的”,却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并告诉了我人生的真正目的和意义,使我的生命从此能够真正向高层次升华。这种恩德远远超过任何一个父母所能够给予子女的。我发自内心的崇敬我的师尊,并愿意用生命追随大法到永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