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学员:摆脱了严重湿疹的折磨(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七日】我是在新加坡长大的海外华人,现在居住在澳大利亚的悉尼。在新加坡的时候听说过法轮功,主要是通过主流媒体或者是偶尔路过一些旅游景点看到过法轮功学员。我对法轮功的最初印象只是觉得,因为人数众多而被中共政府打压。总之,这个功法也不是我生活的一部份,我身边也没有人炼法轮功。

我得湿疹已经十多年了,是自从我在学校毕业工作后就开始了。症状表现是四肢和身体上出现瘙痒的红点。我通常是涂些皮肤科医生给的膏药,然后过一阵它们就好了。近些年来,我越发对身体健康方面的东西感兴趣,我意识到涂药膏只能暂时减缓疾病,但不能根除。不断的涂药膏可能会引发副作用。

大约二零一四年底,我决定不涂药膏了,想看看能否通过其它的途径,比如注意饮食之类的,来解决这个皮肤问题。结果,我的湿疹一下子爆发了,红点变得很大,成片成片的鳞状的瘙痒的皮肤,还往外渗出液体。因为又痒又痛,晚上入睡都很难。睡觉的时候我把脚翘起来,担心脚踝碰到床单。早上起床的时候,床单有的地方都是湿乎乎的,粘着从我胳膊肘上流出来的液体。那时候我常想,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于是,为了治好我的皮肤病,我试遍了各种方法:中医治疗,进行食物过敏测试,采取湿疹安全饮食,还打坐了一段时间,还练了某种气功。我的状况有所改善。我的脚踝处好了。但是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份我回新加坡探亲之后,湿疹又爆发了,胳膊肘、大腿和膝盖都是。看到这些,父亲建议我炼某种气功(现在在马来西亚很流行)。我于是开始研究起一些气功来。

那时候,我正在找工作。我尽量节省开支。那个气功有书也有讲座,但都要花钱。虽然明知道将这个气功的说明书拍照这种行为不道德,但我还是做了,并安慰自己因为在新加坡也找不到原版说明书。我读完了简介,但是功法动作看起来太复杂了,很难跟着说明书练。但这却让我开始对气功感兴趣了。我开始在网上搜索其它的功法。

当时,我也刚刚读完一本书 ,其中提到法轮功有种善的力量,并且说法轮功是一门直指人心的功法。让我高兴的是,这确实是一种气功修炼,所有的材料都在互联网上免费提供,而且法轮功显然是相当有效的(这也是说的通的,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前,这个功法在中国极其流行)。

起初我只是专心练动作。我对气功的认识也就是这样。于是,我仔细观看网站上的教功录像,还读了《法轮功》这本书,好让自己学会这个功法。但是,书中的名词、理论,却也深深的映在了我的脑海里。我本来就是一名佛教居士,也读过一些关于特异功能和濒死体验的书籍。总之,在过去的几年中,我对精神信仰越来越感兴趣。我一边读着法轮功的书,一边想,“天啊,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我终于找到了!”书中说的太有道理了。书里强调人去除执着心,按照真、善、忍的原则,修炼人的心。这正是人们时下非常缺乏的(声明:上述所有都是基于我个人的理解) 。

当我开始炼功的时候,有时候胳膊肘还会往下淌水。尽管我的状况很糟,有时候简直是难以忍受,但是我的关和我在网站上知道的相比较还算不上什么。

但是精神上是更具挑战性。从心里放下湿疹(这很难忽略,或者是说放下一直承受的瘙痒和疼痛),到按照真善忍来提高心性和归正行为。当我这样要求自己的时候,我的确感到心里亮堂。我心想,即使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即使我的湿疹没有改善,知道真善忍法理本身就是无价的——我可以把这个法理作为我余生的生活准则!

当我告诉我的姑姑(我和她住在一起)我正对法轮功感兴趣并修炼法轮功的时候,她最初是反对的,还重复中共宣传中对法轮功的说辞,我反驳她说,把真善忍当成自己的核心价值,错在哪里呢?并问她:是否读过法轮功的书并知道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吗?

大概炼了一、两个星期后,我的胳膊肘不再淌水了。两、三个月后,就基本康复了。虽然还没有彻底好,但是这个变化是实实在在的,看的见的。我的姑姑也很触动。

和炼功后(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七日)对比
炼功前(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二日)

炼功后(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七日)

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坚持炼功,还参加每周一次的集体炼功,生活中尽量遵循真善忍的原则。我还开始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和阅读《转法轮》,以加深我对真善忍法理的理解。我还尽量告诉人们法轮功在中国遭受迫害的真相。这么好的法轮功在中国被禁止,这真是中国的耻辱!而且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真是太不人道了!如果有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功,修炼法轮功,我相信这个社会会整体提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