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向内找 环境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九日】我是一名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走过了十七年的修炼历程。期间,魔难坎坷没少经历,由开始的只知道信,不知道修,到后来知道什么是修,应该怎样修,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一过程,使我深刻领悟到:只有真正实修自己,才能走正修炼的路。

被动修炼魔难多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由于我不放弃修炼,坚持讲真相,一次次被绑架,承受了很多魔难。凭着对师父、对大法坚信的一念,在师父的看护下又一次次闯出魔窟。可由于我不能真正实修自己,从劳教所、洗脑班出来后,又陷入家庭矛盾之中。

由于我一次次受迫害,家里人也跟着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我从洗脑班回来后,家人对我就有些怨言。当时我固执的认为,法轮大法是全宇宙最正的法,我修大法没有错,被迫害不是我的错,是邪党在犯罪。因此,家人说我,阻止我讲真相,我就理直气壮的指责他们不明善恶,不辨是非。我不找自己,不向内修,我行我素,还认为自己把情放下了。

丈夫身体不好,我埋怨他明知大法好,却不修炼,还影响我修炼。他做什么我都看不顺眼,后来跟丈夫说话都面带怨恨,眼露凶光。由于在家强势惯了,还习以为常,觉得理所当然。过后我也觉得自己不对劲,觉得这不象我,不是我。虽然讲真相救人都没耽误,但从跟家人的态度和遇到矛盾时的处理方式上看,我还是个修炼人吗?不修心性,那不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吗?那能叫修吗?虽然意识到自己有问题,但遇事还是抑制不住自己。那时丈夫在跟前我都不敢讲真相,真、善、忍三个字自己没去做到,心中有愧啊!真是感觉到自己越来越不会修了,都怀疑自己还能不能修下去。虽然一次次闯过邪恶绑架的迫害,却在家庭矛盾中痛苦的挣扎,矛盾激化,魔难越来越大,直到丈夫病重住院。

丈夫住院后,孩子们去医院照顾,我一个人在家,在同修的提醒下,开始多学法。我就天天学法,听同修交流文章。听着听着,我发现了自己的问题:这么多年,我怎么从来没考虑过家人的感受?这么多年受迫害,我心中有法,可以无所畏惧,可丈夫是个常人,这么多年,他跟我也承受了很多很多,他心里有多苦啊,其实他过的比我苦啊,我怎么从来没考虑过他的感受,总跟他过不去。我不但不能理解他,还怨恨他,这是多强的自我,多大的自私啊!我这样做不但不能救他,反而会把他推的越来越远。我知道这是由于我有太强的执著长期不放所致。看起来天天学法,也出去讲真相,挺精進,其实没真正实修自己,在家里一贯强势,我说怎地就怎地,自私心理越来越膨胀,被邪恶钻了空子。师父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1]。我没有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结果摔了跟头。

悟到后,我转变观念,考虑问题学会为他。这时,孩子给我打电话说:“妈,你攒足精神准备伺候我爸吧,医生说我爸以后得一直靠别人伺候了。”我没有被吓住。我想,如果他的身体状况影响到我修炼、救度众生,那一定是我没做好导致的,我不承认这些,我得对他负责,不能让他在我修炼的路上起负面作用。他回家后我精心的照顾他,没有一丝怨意,没有一句怨言。结果没用多长时间,丈夫身体就明显好转,基本能自理,有时还能和我一起出去发资料,近几年来听师父讲法,看新唐人电台。还常常嫌我“三退”退的人数少。

通过这次摔跟头,我才真正明白修炼中遇到的一切矛盾、魔难都跟自己的心性有关,都有自己要提高的因素,都有自己要修去的人心。长期不悟,就会人为的滋养魔性,加大魔难。

主动向内找 环境变

一次去A同修家,正赶上同修夫妻闹矛盾,一方怒不可遏,一方倍感委屈。我去之后,委屈一方尝试辩解,结果矛盾激化,愤怒一方甚至扬言要去告发。

看到这种情况,我立即向内找:为什么让我看到这种场面,是不是我也有好争辩,强调自我的毛病,我在家里不也经常这样吗?委屈、怨恨、争辩,不都是在强调人的理吗?师父说:“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2]。我们修炼人不能光看这件事表面的对与错啊,那不是常人吗!遇到任何矛盾都向内找,才是修炼人所为,这是在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啊!

我一找到自己问题所在,情绪激动的一方马上转变了态度,气氛立马就不那么紧张了,委屈的一方也不争辩了,也在向内找。我离开时,怒不可遏的一方已经是乐呵呵的了。

这次经历让我明白:这才是修炼。一个人如果能真正做到听师父的话,时时处处用法要求自己,遇到任何矛盾第一念都能向内找,那修炼真的没有那么难。直到此时,我才真正明白什么是修炼,该怎样修炼;我才明白,自己过去之所以经历那么多魔难,修得那么苦,是因为自己没有把自己真正当作一个修炼人去实修自己,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关过不去了,才想到向内找。

师父说:“我经常讲遇到什么问题都要想自己,哪怕这个问题与你没关系,你看到了你都要想一想自己,我说在前進路上没有能挡住你的。”[3]

堂堂正正当主角

十几年来,我讲真相、发资料一直都是背着家里人,掺杂着人心、怕心,怕他们知道阻止我,怕他们不理解,说这说那。同修拿来的资料东掖西藏,修的很苦很累,根本没有做到堂堂正正。

一次,去B同修家学法,B同修告诉我:“你家姑爷子昨天来了,我告诉他你出去打语音电话的事了。”我一听,当时就生气了,说:“你怎么不修口呢?他们知道不就阻挡我、影响我讲真相了吗?”开始埋怨同修。回家后,发现自己心态不对,就开始向内找:讲真相总这样偷偷摸摸也不是个事儿啊,为什么怕这怕那?而且把常人放大了,把自己看小了。师父说:“法衡量着一切众生在这个时间的表现。如果没有破坏法,那没有问题;如果对大法装了不好的思想,那你们作为救度众生来讲,首先得跟自己的家人讲清楚,要跟他们尽量谈清楚,帮助他们去掉那些思想。”[4]

家人既然和我有这个亲缘关系,我的念头影响着他们对大法的态度,我这个修炼人都不能堂堂正正,他们是常人,又怎么能生出正念呢!我这样偷偷摸摸,不但救不了他们,反而会影响他们得救。埋怨同修,实则是在掩盖自己的怕心,掩盖自己的执著。我讲真相救人,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最善的事、最慈悲坦荡的事,有师在,有法在,谁能阻挡和干扰得了?为什么要怕?为什么要偷偷摸摸?于是,我不再埋怨同修,决定以后要坦然面对家人,就堂堂正正的讲真相。

念头一正,结果并没有遇到多大阻力,该干啥干啥。现在家里人都知道我每天出去做什么,还都很支持我。前一阶段,我看到明慧周刊第709期有一篇同修的交流文章,题目是《同修 你唱了主角吗?》,深有同感。怎么唱主角,堂堂正正,大法弟子主导一切,说了算,世人都围着我们转,而不是我们被常人制约,牵绊,只有我们堂堂正正了,才能正一切不正的,才能开创出好的环境,才能救得了世人,才能当好正法时期的这个主角

磕磕绊绊走过了十几年,才明白什么是真修自己、实修自己。想起师父一次次苦口婆心、语重心长的教诲,真是愧对师父。今后我一定要用心学法,在修炼的路上走稳、走正,勇猛精進,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

以上是个人修炼中的一点感悟,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3]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