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党文化造成的紧张心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在集体场合讲话时紧张,我觉的这是党文化造成的一种心理状态。我谈一下我最近的认识。

前几天,我参加了我片的大组交流会,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交流,有十几个同修参与,按次序我是第二个发言,我心里特别紧张,不说吧机会不多,交流会就是互相交流找出不足共同提高。说吧,心里特别紧张,怕自己说不好。在这样的心态下(同修看我脸都红了),我就说了几句。其实,那个体会我在私下和同修交流时说了很多。第三个同修也紧张的没说。我回到家后,心里感到不是滋味。别人能说,我为什么就不行呢?别人会不会说我什么呢?多丢面子啊!还是我修的不好……我心里七上八下的静不下来。我就发正念清除这些观念。

我跪在师父面前,向内找自己的原因。师父的一段话在耳边响起:“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当然一下子断了这个东西还不容易,修炼是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慢慢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但是你得自己严格要求自己。”[1]这不正是说我吗?!

我是得法多年的弟子了,平时性格内向,不爱讲话,在学法小组交流也不多,这种不爱讲话也直接影响了我面对面讲真相,见了人不爱开口,错过了许多机会。但却没有找自己不爱开口讲话的深层原因,以性格问题挡住了。这次在大家交流时的紧张心理,才让我反思自己的问题。

我今年六十三岁了,回顾我的生活经历。十几岁经历了文革,文革期间,我家是直接受害者,父母被打成走资派,天天被批斗、游街,我和父母都不能见面,被停学。无奈之下,我和弟弟、妹妹去了农村的姥姥家。在邪党教育的氛围中,在整人运动的恐惧中,我一身病症,还形成了很多心:恐惧心、戒备心、疑心、怕心、紧张心、妒嫉心、爱面子的心、保护自己的私心,平时做事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人,有老好人思想,胆小怕事,和人讲话就脸红。我还黑天一个人不敢走路,不敢一个人在家睡,单位里有熟人去世,我就能吓出一场病来,胆小都出了名了。这都是在邪党文化下造成的恶果。如果不是得法修炼,我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喜得大法后,师父很快给我净化了身体,不仅以前的病都好了,胆子也大起来了,晚上也不怕走黑路了,一个人睡觉也不怕了。我也经常听《九评》、《解体党文化》的录音,党文化的毒害也去了很多。可是,这次向内找的过程,我发现还有。

师父讲:“中共邪党的邪恶党文化,潜移默化几十年的灌输,已经使大陆的中国人,包括一些大法弟子,性格扭曲,想问题都是极端的,甚至和国际社会、和古老传统中国人的想法完全是不同的了。大陆有十几亿人,慢慢的灌输中没有感觉的被变异了;大家觉的,都一样啊,没什么不对劲的,人就是这样嘛。不是!有时候媒体用你们,有的时候项目用你们,你们的想法,那种党文化的极端做法、说谎、糊弄事的工作作风,真的使他们受不了。如果你们和美国人、世界各地自由国家这些人接触,他们会觉的你是怪怪的。这一点,师父是亲身经历过的。师父当年也是从大陆出来,但是我一下子就觉察到了这个东西,看到了这个差异。有的时候,国际社会的学员不敢接纳你们,项目中不敢接纳你们,不是说你们有什么问题,是真的没有办法和你们合作。”[2]

参加交流,我反应出的很多想法,包括发言紧张,都与党文化的影响有关。而且,这么多年也没认识到。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让我丢面子的不好的事。毕竟修炼了很多年了,我知道没有偶然的事,好事坏事都是好事,这不正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吗?向内找后,我心里马上轻松了,脑子空空的,心态也稳定了,我感觉到师父给我拿掉了不好的物质。我含泪跪在师父面前:“谢谢师父!师父,弟子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找自己。”

大法弟子的交流,我觉的大家都应该积极参加,不应该是害怕参加或参不参加都无所谓的心理。交流会是师父肯定的,是大家共同促進,找出不足的机会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