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心生魔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五日】这件事已经过去十几年了,我今天之所以把它写出来,是因为我发现我们有的同修在正法要结束的今天,被旧势力用这种迫害方式迫害的离开了大法。有的同修不知不觉中也处在这种状态的边缘,还不警觉。我把自己亲身经历的自心生魔的过程写出来,一来给同修提供教训与借鉴,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摆正自己与师父与大法的关系,走正走好最后的修炼与救人的路。二来彻底曝光与清除另外空间用这种方式迫害大法弟子阻挡师父正法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助师正法。

那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我地的一些同修走出来進京上访,讲清法轮功真相。我由于怕心及放不下情,不敢走出来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家里自己偷偷的学法炼功。这时,家里的亲人之间矛盾越来越尖锐,她们之间发生矛盾后,最后都指责我,我本着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虽然不与她们争辩,但心里无法形容的难受,那时我心里想就是去监狱被酷刑迫害,也比在家好过,最后,我感到我的心被她们用手反复揉搓,直至碎掉,才罢手。我真实感到了心碎了。我的心胸立刻变得宽广,师父给我展现了新的一层法理。

由于东北的冬天很冷,我家三个房间就阴面的小卧室没有暖气,几乎与室外一样寒冷。每次回到家里,经过这种痛苦的心碎过程之后,我就一个人去阴面的小屋学法,因为屋内非常寒冷,我只好披着棉大衣,双盘打坐,手捧着《转法轮》学法。一会儿,腿开始疼痛,越来越剧烈,我都用很强的主意识排除那种反映到大脑中的这种痛苦的感觉,心里想这是业力在疼,与我没有关系,我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学法上,不去感受那种剧烈的痛苦。后来我发现腿疼的越厉害,我学法越能集中精力。最后腿不由自主的抖动,全身的汗出透了,我才感觉不冷了,就把棉大衣脱掉,继续学法,直至深夜。那段时间几乎是天天如此。

回家后,经历一顿大发雷霆般的指责与谩骂,心碎了,寒冷,腿剧烈疼的学法,这样痛苦的过程几乎是一个冬天。我不知道自己心碎过多少次,渐渐的我不再惧怕矛盾了,心胸愈来愈宽广。对指责与谩骂根本就不动心了。有一天,我盘腿突然不痛了,我有一种失落感,对法的理解也越来越深。那时自己感到对于心灵与身体的痛苦已经很容易就承受过去了,甚至都不能用承受来形容,几乎没有什么感觉。自己都感到在法中提高的很快。不知不觉中,觉得自己已经修的不错了。这个显示心渐渐的起来了,旧势力就利用了我的显示心开始系统的安排对我的迫害。

女儿从小就开始修炼,她天目能看到很多另外空间美妙殊胜的景象。那段时间她经常告诉我另外空间的一些景象,我告诫自己不要动心,不要执着。后来她开始说看到我的另外空间是如何威严与神圣,我修炼的如何。我开始还告诫自己把握好心性,但是听的时间长了,慢慢感觉也很好,不知不觉中已经产生了执着心还不知道。由于显示心的作用,看不到这是旧势力利用我的显示心系统的安排的迫害,慢慢的接受了这些认识。

那时感到高层的法理层层展现出来(旧势力演化的假的所谓高层法理),慢慢感觉别的同修与自己差距越来越大,听同修说话也不想听,觉得说的都是人心,自己才真正在法上认识。女儿开始说我已经到了高层次了,不用炼功了。我开始放弃了炼功。后来女儿又说,放下人的生命不是放下生死,不怕形神全灭才是真正放下生死,你已经把法都装到心里了,不用再学了,只要修就行了,法都能放下,不就是放下形神全灭吗?因为你已经到高层次修了,别的同修还没修到这么高层次。我开始不学法了。但是随之带来的是身体越来越难受,一点小事自己都守不住心性,平时那样大的心性考验,都能坦然过去。我开始怀疑自己的修炼状态了。但是旧势力还是控制女儿欺骗我说,你现在所有这些都是在吃别的同修吃不了的苦,提高的很快。

由于显示心,不想放弃自己所达到的所谓的高层次,我没有看清这些欺骗。我发现旧势力给我安排的这套东西是一个精密的系统,当然是有漏的,但是因为我当时抱着显示心,追求高层次,我看不到它的这套东西的漏在哪,几次本性明白那面想冲出去,但是很快被它安排的这套东西蒙盖住了。那时我感到自己的本性那一面非常弱。

我们当地同修知道我的情况后,多次找我交流,我都听不進去,认为他们谈的都是人的认识。这期间师父也多次点悟我,但都是邪恶旧势力利用我的人心反悟来欺骗我,我还以为是自己悟的。渐渐的同修都不理我了,新经文也不给我送了。

一天,天正下着大雪,一位我以前认识的一位老同修从很远处来到我家,给我送来了师父刚刚发表的新经文《走向圆满》,我学完新经文后,我立刻认识到自己错了。可是等老同修走后,我的认识又模糊了,不知对错了,那套东西又强烈的反映到大脑中,本性的那一面又被覆盖了。但是有一点我是清楚的,不论我现在对错,我必须学法了。

我开始学《转法轮》,我一翻开书,读第一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发现自己连一句话都读不成句,就像走路一样,磕磕绊绊的才走过去这条路。我在这之前学法的状态非常好,开电视都不会影响我学法,思想非常集中,书中的话就像一条清澈的小溪自由欢快的流入我的心里,没有一丝障碍。有的时候,我都感到自己不是在看书,是与书中背后的佛道神在沟通。现在学法怎么变成这样了,我感到问题的严肃性。

学法的过程中,它的那套东西不断往出返,冒充法的内涵欺骗我。我就发出一念,我这之前一思一念的所谓的高层次的认识,我都不要,就这样,我在强化自己的主意识,不断排斥那套东西的干扰状态下,艰苦的读着《转法轮》。渐渐的,那套东西越来越弱了,学法的干扰越来越小了,开始时我速度很慢,后来就快了。我一天上午读四讲,下午读四讲,中间有空开始炼功。那段时间我单位正好放暑假,我推掉了所有假期出差的工作,就在家每天大量学法,就学《转法轮》。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安排。

就这样天天如此的学法,大约半个月后的一天,我学到“自心生魔”这一节时,我一下发自内心的认识到自己以前就是自心生魔了。在这之前,我只是模糊知道自己错了,不知道自己就是自心生魔了。我知道是我坚信师父,不断学法,师父把邪恶覆盖我的那套东西清除了,我非常激动,也非常悔恨自己的不争气!

学完法后,我开始炼静功,当三个加持完成后,我开始结印打坐。这时我感到身体有一种说不出的特殊难受的感觉,无法再坚持下去了。我就顺势躺在床上,这时,我的小腹内有一个轮子猛烈的旋转起来,我感到全身的有无数的像绳子一样的东西都系在那个轮子上随着轮子的飞速旋转,好像绞在一起拉紧。当时的那种痛苦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全身被拉的蜷曲着一团,身上的冷汗象刚被雨淋过一样。我知道是师父看到我真正在法中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开始给我调整变形的法轮与机制,我在心里一遍遍的感谢师父,我坚持着。

后来,我实在坚持不住了,我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我今天实在坚持不住了,您明天再给弟子调整吧!念头刚过,立刻所有的症状都消失了。我起来,去了卫生间,便出很多乌黑的血块子,感觉身体非常舒服。

我回到床上,继续炼静功。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像棉花一样轻,能量非常强,非常美妙。炼完功,我随手拿起《洪吟》一翻,出现在我眼前的是〈再度〉,我激动的不知道用什么来表达自己当时的心情,我知道自己已经掉下来了,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要把弟子从新再度上去。我当时心里跟师父说,我就是出不了三界,我都好好修,不再追求什么高层次了。从那以后,我的心性关几乎完全相似的都从新过了一遍,通周天等各种修炼状态都从新又走了一遍。在师父慈悲的加持下,我又赶上来了,很快我就走出来,去了北京,堂堂正正证实法,要求政府还我师父清白!

从那以后,我感到修炼的严肃,更感受到了师父对弟子洪大的慈悲。我当时没有一掉到底,还能返回来,这是师父的洪大的慈悲。还有一点就是我在心里始终守住一念,作为弟子,一切都是师父给的,在师父面前,自己都渺小的微不足道,对师父永远永远都是怀着谦卑的心态。就是这样一念,旧势力才没有彻底毁掉我,就是这一念,师父才能够给我再一次修炼的机缘。

这次深刻的教训,我这个显示心几乎去掉了。当时我只认识到造成这次迫害的原因是显示心,现在我发现是自己没有摆正与师父与大法的关系,没有摆正与同修的关系。总认为自己跟师父缘份大,与别的同修不一样,自己在心里总有那么一点特殊的感觉,把师父对自己的点悟当成了自己特殊的资本,没有认识到在师父那里对待每个弟子都是一视同仁的,只不过是因为生命的特点不同,正法的安排不同,表达的方式不一样。没有认识到每个同修都是法中的一个粒子,没有谁比谁高低的概念。即使生命真的有层次差别,也不会像人那样去理解生命的层次高低,只是生命责任的大小。只有摆正自己与师父与大法的关系,摆正与同修的关系,才能真正在大法中谦卑的实修,走好走正正法修炼的路,兑现自己的誓约,圆容师父在正法中所要。

写出这些是真心希望有类似问题的同修赶快清醒!那些离开法的同修赶快走回来!珍惜师父用无量付出给弟子与众生开创的与延续的正法修炼与救度的机缘,认识正法修炼的严肃,不要给自己与自己所承担的生命留下永远永远的遗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