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放不下情的危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日】我母亲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开始修炼的老弟子,学法主要是听录音、看录像,炼功从不懈怠一天。她身体的多种疾病如严重的高血压、冠心病、风湿病、偏头痛、眩晕症、胃病、妇科病等,在修炼的初期就不知不觉的好了,容颜正如师父说的白里透红,八十岁的人脸上没有皱纹,满头白发到后几年一部份转黑。

母亲不但身体变化大,还出现一些神迹,如搬运功,有时自己的衣物不知怎么就挂在房梁上了(农村房),够也够不下来。她坚持早晚给师父上香、磕头,每当这个时候,她说是跪在一个很宽的闪光的圈里,开始她不知道是什么,以为是撒的一圈金粉之类的东西,她用手去摸,因为是光,所以什么也摸不到,我帮她悟,是不是那个玄关。反正是师父对她的鼓励,她也不显示,也不起欢喜心,这个神迹出现了很久,她才告诉我。

在五年前,母亲摔断过一次手,大臂骨头断裂,骨头尖把皮肤穿破了,也没医治,绑了一下,近一个月骨头就自己接上了。有人说老人高血压,不能摔跤,我母亲修炼后不知摔过多少次,有站在高凳上重重的摔下过,有在下雪结冰时摔倒过,都摔的很重,还有一次端一杯水上楼梯,从二楼摔到一层地面,一点事也没有,神奇的是手上的水没泼洒掉,还稳稳的端在手上。

二零零三年过年,我弟弟两口子从省城回农村过年,弟媳特意带上血压计,她家是医药世家,那时还不太相信大法,除夕晚上,我家十几口坐在一起守岁,弟媳给每个人量血压,意在给我母亲量血压,看大法能否治病,结果我母亲血压为120/80,而我大哥的儿子,才三十几岁,血压却在240/90,是大胖子,当场无不惊讶:母亲的血压从以前的190/100降到了标准的血压。

因母亲修炼后的变化,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真实,我全家从不信到信大法,由无视到重视。一天四次发正念,我父亲给看守着时间,提醒母亲。我大哥是部队的干部,顽固的无神论者,知道母亲修炼的变化,也相信了大法,也怕她耽误了发正念的时间。从母亲身上,亲朋好友都见证了大法的美好,基本上都认清邪党的邪说,相信了大法。

二零零八年底,母亲遇到一次大难,她最心疼的大儿子因病去世了,母亲平时性格内向,加之儿子只病了几个月,没告诉她病情的严重,这次突如其来的打击,对她来说,是严峻的考验,她表面上稳住了,也不断的学法炼功,但内心却一直没有放下,虽说法理上也明白,但身边没有同修(独居偏远农村),我又离她千里之外,切磋交流不到位。母亲始终放不下对儿女的情,有一次我跟她切磋,她说出了心里话“恐怕死也忘不了”这句话。我知道了这句话的严重性。

慢慢的邪恶就迫害她,使她脑子糊涂起来,一阵阵主意识不清,我心里急,但我自己也没修好,而且还抱着侥幸心理:“她这么大岁数了,也尽心了,师父可能会网开一面吧。”同时也对母亲开始不耐烦了,甚至怨她修炼这么多年了,情关还过不去,而不是用善的一面去帮助她。师父一再的给她延长时间,给她机会。

从七十四岁到八十一岁,母亲被情魔缠了六~七年,终于不能自拔了。二零一四年大年三十这天,临终前几分钟,她还很感恩的跟我说师父说我本来只能活七十四岁,说完也就三分钟,头往后一仰就走了。母亲去世那刻仅几分钟,她就长叹三声,当时就令我感到她对修炼的遗憾。作为同修的我深知她痛悔的是什么——没能跟师父走到正法的最后。

我父亲几天几夜守在她房间里,总是告诉我,这房子四周围满了围幔,不时的荡着波浪,说她床上也是,问我能看见吗?我说看不见。

回顾整个过程,我悟到母亲这世与我结上母女缘,一定是让我在这修炼路上帮助她,带好她,但我没做好,也留下了遗憾。修炼非常严肃,请同修吸取我与母亲的教训,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一定要警惕亲情的缠绕,千万别陷在其中而不自知或不能自拔。过去的修炼人,一开始就割断六根进山入庙,因为他们深知要修上去就不能被情困扰。今天的大法修炼更要超越情。超越情才能修出慈悲,慈悲的威力和境界都是人情所无法相提并论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