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伟被非法关押月余 哈尔滨国保阻律师会见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韩伟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下午,在科大小区被南岗区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连日来,心焦的家属到国保大队询问情况,但“办案人”(实际上是作案人)始终拒绝出面。家属和律师的会见权利被屡屡剥夺。

现在韩伟被非法转为刑事拘留,非法关押在南岗区看守所。目前已知哈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关姓队长插手此案。

韩伟
韩伟

四十四岁的韩伟是在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黑龙江省交通厅所属黑龙江省公路局工作。韩伟为人踏实且聪明能干,很快被提升至黑龙江省交通厅公路造价总站担任领导职务。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打压后,因他坚持修炼大法,单位给他施加压力,韩伟被迫离开原单位。韩伟曾经多次被非法抓捕,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被电棍电、被关进小号、被锁在铁椅子上折磨。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初,韩伟欲赴美与妻女团聚,在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出境时,被边检人员扣下护照并禁止出境。

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下午四点左右,韩伟正在科大小区的公司办公室处理业务,却被破门而入的便衣绑架,办公室和他的家里被翻得一片狼藉。当天晚上亲属发现韩伟失踪,就到和兴派出所找人,值班人向家人转告领导的话:“有居民报警,说小区有抓人的。我们就出车到现场。得知确实抓人了,抓人的确实是警察,给我们亮证了,但哪里的警察不知道。”家属要求查找,值班人员说:“哈尔滨这样的单位有三十多个,我们上哪查去!”家人说:“我们找不到人,就得和你们报案。”警察说:“全中国审案子都一样,把人抓来,把身上东西下掉,审清楚之后再告诉家人。”

五月八日母亲节这天,韩妈妈到南岗区公安局国保大队询问,却无人接待。

一、非法行政拘留期间,第一次会见被拒

韩伟被强迫失踪超过七十二小时后,家属才辗转得知韩伟的去向。此前家属已到南岗国保大队打听,却无人承认此事。面对这种企图将公民置于法律保护之外的做法,家属非常担心,所以尽快为韩伟联系了律师,希望借此为韩伟争取合法权利。

五月十二日,家属和律师一早赶到哈尔滨市拘留所要求会见韩伟。拘留所警察说:这人不让见,谁也不让见,要见得办案人签字。家属确实看到拘留所电脑显示韩伟的名字后面标注 “不准会见”的字样。 家属给南岗国保“办案人”张绪民打电话,张却说领导说了算。

五月十三日,家属去南岗区国保大队找张绪民,并索要行政拘留通知单。张绪民仍然不肯露面,最后让别人把通知单送给楼下等待多时的韩伟父母。家属电话问张绪民:为什么在韩伟名字后面标注不让见?张绪民仍说他什么都没做,让问队长。家属让其提供队长电话。张说不能给,让家属自己找。

二、非法转为刑事拘留,第二次会见再被拒绝

五月二十日,韩伟家属给张绪民打电话,电话里张绪民告诉家属韩伟被转为刑事拘留,二十一日不用接韩伟了,随即张挂断电话,家属再打电话却无人接听。

五月二十三日,家属在拘留所处得知,韩伟已转到南岗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当天下午,律师去南岗分局找办案人张绪民递交手续,给张绪民打了很多电话,张也不接,最后只好将文件快递给张绪民。

二十四日一大早,韩伟家属及律师顶着雨到距离市区很远的南岗看守所要求会见。因为律师证件在年检中,律师提供了加盖公章的复印件,看守所大厅警察以律师没有律师证原件和“三类案件”必须经办案人同意为由,拒绝律师会见。律师说明法轮功案件不是所谓“危害国家安全”等三类案件,并向其索要文件。大厅警察让律师找驻检。经过看守所驻检室的徐姓检察官协调后,看守所警察不说法轮功怎样了,但仍坚持要律师提供原件才能会见。

家属给韩伟存东西时问警察都有什么,警察说韩伟只有光板床。韩伟是在五月二十日中午被转到了南岗看守所,看守所警察什么东西都不让带。

三、推脱、欺骗,合法会见权第三次被无理剥夺

六月一日,远道而来的律师和韩伟的家属去南岗区看守所再次要求会见,手续审验完毕后,看守所警察要求律师给办案人打电话,并给律师看了一张纸(大概是写着会见必须办案人同意等)。律师给张绪民打电话,张不同意会见。

于是,律师和家属又去找驻所检察室的检察官。经过很长时间的等待,最后驻所检察官告诉律师下午找哈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关姓队长。当天下午律师和家属到市局后,关姓队长通过门卫和律师约定第二天上午十点面谈。

可是六月二日上午,在市局门卫室,家属和律师迟迟不见关队长的身影,大约十一点钟,在门卫室关姓队长终于出来见面。律师叙述了办案人张绪民不接电话、不见面、不让了解案情的情况,并质疑南岗看守所大厅人员出示“必须办案人同意”才可会见的无理要求。关队长表面态度较好,答应去和张绪民协调这事。律师及家属就一直在市局等待关队长的协调结果,哪知关队长却说有事要出去办,结果一去就没了音信,无法再联系。

六月三日早上,律师又到市公安局,通过门卫给关队长打了电话。关队长居然欺骗说没联系上张绪民,也不肯再见律师。

韩伟被绑架后,病中的岳父岳母无人照料,而年迈的父母从老家赶到哈尔滨,到处奔波求助。韩伟的妻子吕适羽在美国投书明慧网,控诉中共十七年来对她家族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