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恩浩荡 处处神迹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八日】我七十多岁,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修炼前我得理不饶人,争强好胜,嗓门大,脾气也大,还看不惯这、看不惯那,份内份外什么事都做,自己的身体一团糟,尿道炎,肩周炎,关节炎,肠炎,内外痔疮等等。吃药打针,度日如年。得法后,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的一思一念,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病痛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

回顾十九年的修炼历程,一直是慈悲的师尊处处的呵护、点化,使我走到了今天。拣几个修炼过程中的小故事,以证实大法的伟大,向大法谢恩,并与同修共享。

一、神奇得法、坚修不移

一九九五年五月,我拿着退休申请书与厂长、书记说:“我身体不好也没有作贡献的机会了,今后想学点气功祛病健身,也好为厂里节省点医药费。”就把退休申请书交给工会主席并提议接替我的人选后回家了。

朋友们听说我退休了,这个喊我学这个功,那个叫我学那个功。盛情难却,所以谁叫我都去,办班、治病都参与。时间长了之后,我的身体越来越差。此后,我不治病了,可怎么也不明白,我帮他舒服了,反而我立即不舒服,为什么?百思不得其解。随大伙交钱拜师上青城山,花了不少钱,一无所获,摇头叹气,这不是我来的地方。

一天清早,我低头打扫店前卫生,只感觉天空特亮,抬头看:“哇!天顶垂直放下一杆梯子屹立于地。”仔细一看没了。我和朋友说起这事,他说:“法轮功的人讲《转法轮》是一部上天的梯子。”

时过两日,我坐在柜台里突觉金光显眼,往门口张望:“啊呀嘞,偌大的一个花花,圆圆的,五颜六色的东西飞進了店里。飞進柜台绕我几圏,在店子上下、左右飞来飞去。”我看的真入神,直到来人购物,我才起身。

我又将这事对那朋友说:“我看的仔仔细细,有大卡车轮子那么大,可车轮是黑黑的呀,这物确是光焰夺目,漂亮极了。”他讲:“听法轮功的人都说炼法轮。”我抢话说:“你一定知道法轮功!你的书借我看看。”她说:“我去帮你借!”于是我天天去问:“借到没有?”

几天后她递给我一本《转法轮(卷二)》。打开一看,我似久别的孩子见到父亲,多少年来四处苦苦寻找哟,终于找到了。我热泪盈眶,双手捧着《转法轮(卷二)》回到店里,静静的看呀,抄呀,背呀,默写呀。

过段时间她告诉我在教学楼二零三教室里有放师父广州讲法和教功录像的活动。我放下生意前往,在这间教室里和同修们一心一意的听师父讲法。满满一教室人,没人走动,没人说话,大家都看的入神。如今十九年过去了,师父的谆谆教诲还时刻回荡在耳边:“你去给别人治病的时候,别人身上也是气,说不定给你治了呢!气与气之间哪有制约作用?气根本就治不了病。而且你在给他治病时,你和病人形成一个场,病人身上的病气全都跑到你身上来了,一样的多,根虽然在他身上,病气要是多了也会导致你得病的。”“我们修炼界有不少这样的人,一直想要往高层次修炼。到处去求法,花了不少钱,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去找名师也没找到。有名的名不一定是真正明白的明。结果徒劳往返,劳民伤财,什么也没有得到。”[1]我听了很羞愧,心里说;“师父呀师父,您这么清楚的知道我的情况。我今天已找到您了,谁也拉不走我了。我就专修大法了,我一定能修下去的。”

九天班结束,大伙决定要我负责和传递资料,我就天天提着录放机和大家炼功。

某某功的人报告了他们的头,他们头儿几个人亲自找到我,劝我,阻止我,逼我放弃。我说:“炼什么我自己作主,告诉你们,我坚定不移修大法!谁也阻止不了我!”他们边走边说:“我们请师父组织全部弟子向你发功,毁掉你!” 我说:“我有法轮,我有师父保护,谁也动不了我!”第三天,他们弄来了人住在我家(四楼)楼上(五楼)和楼下(三楼)。我提着录放机去找儿子录炼功带,录好带,我提着录放机从儿子家出来。下楼刚迈步,咕咚咕咚一栽到底,看到右脚内踝子骨出来了,血透红了袜子,我用手将袜子和踝骨顺势往里摁。

儿子听到声音出来问:“绊倒了吧?”我赶紧左腿搭盖右腿,右手把录放机递给儿子说:“快看看摔坏没有?”儿子:“嗯!人绊倒了不让我扶起来,倒叫我看录放机摔坏没有。”接过录放机嘟囔着走了。我对着脚说:“我炼法轮功了,虽没几天,也不能影响法轮功声誉。”我双手抻起身子,慢慢的爬起来,两手扶墙,想起师父炼功带中说的“抻”,我用力下踩抻直,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每走一步钻心的痛,我不去想痛,就一步一步往上爬,又進了儿子家说:“你看没事吧!”儿子说:“录放机断了一只脚,录放正常。”我回家开门就对老公说:“好在学了法轮功,要不今天就担架抬医院去了。”

下午到山上炼功,刚抱轮就觉得有东西咬我右脚,咬的怪难受,疼的我大汗淋漓。“真、善、忍”三个字,盘子样大在眼前显现。我就谢师父说:“我一定能忍!”就对咬我的生命说:“我欠你的,你拿吧,欠多少全还你,我不怕痛。”音乐结束睁眼一看:整个脚背直到小腿全是金黄色的小蚂蚁,挤得密密的,看得脑袋发麻,怎么甩也甩不掉,手抚又怕伤它们命,就找根草,轻轻的往下抚。这一抚,奇迹显呀!全脚无一个包,无一丝咬痕,既不红又不痒。以前我皮肤只要蚊叮一下,就是一个大红包,又痒又痛,好长时间都不好。今天那么多蚂蚁咬那么久,竟象什么都没发生!

我亲身经历了修大法有师父保护,谁也动不了的真实体现。第一次尝到了吃苦、忍痛、消业后的轻松舒畅,神清气爽的甜头,深知修大法的神奇和幸运,更奠定了我一修到底坚如磐石的心!

二、反迫害、义无反顾

(一)谁打谁痛

二零零零年底,为了维护大法的威严,我到了北京。刚到同修家,警察破门而入,我也被绑架到中关村派出所 。见警察手持二米多长的大木棍使劲打大法弟子,我想去挡:“警察怎么能打好人呢?”他猛的蹬我肚子一脚,我就大声说:“不能打大法弟子!”他高举棍子的手动不了了。我说:“还不把棍子放下!”他丢掉棍子气汹汹的走了。海淀看守所问我话,我就揭发警察打人,他说:“我就打你!”一拳击我嘴上,不停的甩手,说:“这老太太怎么回事?这老太太怎么回事……”看他痛的很厉害,可我只觉被触摸一下。调遣处警察叫我们低头走,我没犯法不低头,他就用电棒电我头。我觉头发被风吹了一下,看到警察在地上捡电棒。队长用穿着大头皮鞋的脚踹我的腿,她腿又痛得很。她气无法出,罚我站,觉得不解恨,又罚我蹲。第二天,她叫我签字我签了:“我坚信总有惩恶扬善的一天!”

(二)该说的必说

到劳教所,谁找我,我就讲真相。入所的当天,大队长叫我,我没喊报告,边進办公室边说:“队长你找我?我请你记住‘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度人的天法,是最根本的佛法。’大法弟子是修佛的人,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我告诉你这个天机了,对佛法、对修佛人持什么态度和行为,就看你自己了。善恶是有报的,信不信你自己定。”她说:“你从这里飞出去我就信。”我说:“那不就破坏人类社会了吗!我可不能有显示心,更不能为你表演什么的。”她想不起找我做什么,就说:归列(就是回去)。

第二天管班的队长叫我,她早早打开书拿着,我说:“队长叫我。”她就念:“某某某(我师父名)说……”我说:“停停停,错字,添字、掉字都不行,那是乱法!”她说:“没念错呀!我的阅读能力不错的,你怎么硬说我读错了呢?”我说:“《转法轮》我都背过了,你错了,我能不知道嘛。”她说:“这就怪了!”我把书拿过来一看,扔到地上:“这不是我师父的《转法轮》,是篡改的,不能读,读就是乱法,要遭报的。”从此,她没再对我们读那个东西。

(三)不做不能做的

谁都不写劳教所的真实地址,唯我一个写;谁都申请宽管,独我拒写;谁都写了揭批书,我就不写。队长把我叫去说:你不写揭批书,那你在这儿骂你师父名。我不骂。他又叫我喊师父的名字,我不喊!他说:“不写、不骂连名字都不叫,绝对不行!”我说:“你叫你父亲的名字吗?喊你妈的名字吗?”话没落音,我嚎啕痛哭起来,泪水滚滚下淌,越哭越伤心,哭的喘不过气,眼肿的睁不开,嗓子嘶哑。队长自言自语的说:“可见到真法轮功了。”于是就说:“好了,归列!”

(四)她们怕了

我给单位写了封信,当班队长不让邮,还凶凶的问我说:“你给他们写这些干什么 ?”我说:“他们应该知道这些。”她说:“不能邮!”我说:“写什么是我的自由,通信是我的权利。”说完转身走了。两个小时后又把我叫去了,她在看我单位的来信,看完问:“你怎知道你单位很想知道这些?”我说:“那你就去拜读《转法轮》。”她说:“那信邮了,这是你单位今天的来信。”她非常恐惧,从那以后,只要我身边无他人,她对我说“你可别害我呀!”不久队里传出神话,当班的队长说:“看到一双好大的脚,穿着男式的大皮鞋走進队部来了。”有的队长说:是法轮功师父看他的弟子来了!每班都在传说。从那以后,完不成任务也不加班了,五十五岁以上的大法弟子劳动指标减少,不和年轻人一样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