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地狱——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市道里区第二女子看守所(简称二所)占据整个看守所二楼一层,分为A区和B区,一共有二十个监室。A区十个监室,监室号为211—220,所长,三十多岁,女,未婚,姓李;B区十个监室,监室号为201—210,所长,女,姓邓。

二所配合公检法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下半年,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李文俊,女,六十多岁,大学老师,被非法关押在二所,她绝食反迫害三十八天,二所狱警强制将她扣在前监栏窗上打点滴,折磨三十八天,二所急催法院给李文俊非法开庭,枉判五年,后劫持到省女子监狱。

二零一五年,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张海霞,在211室“严码监”绝食后,遭受长期的强制灌食迫害,整个人被折磨瘦了三、四十斤,后被法院枉判六年,目前已劫持到省女子监狱。

二零一五年冬天,二百零三监室有一名女性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二所一直实施强制灌食迫害。

二所各监室目前或曾经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一)A监区

1、213监室曾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李桂兰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阿城区玉泉镇法轮功学员李桂兰等去亚沟南平发给百姓真相光盘,被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当天被亚沟派出所与阿城国保大队警察送往哈尔滨市(鸭子圈)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九点至十一点,阿城区法院对李桂兰等三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李桂兰被非法判刑三年半。据传二零一六年一月份,李桂兰被非法关押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曾经被非法关押在二百一十三监室。

2、215监室曾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张雪岩

法轮功学员张雪岩,女,四十多岁,职业开影楼,曾经被非法关押在此监室。原来的班长徐秋荣,女,四十五岁左右,走私罪判十年,已投监。现在此监室班长王平平。

3.216监室曾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于小青

五月六日,哈尔滨市动力区法轮功学员于小青被绑架。于小青,女,六十多岁,患哮喘病,高血压二百二十,还患有其它多种疾病,二所怕出事,把降压药偷偷拌在于小青平时喝的豆粉里或菜里给其吃下。该监室原来的班长是孙丽娜,现在的班长是朱静。

4、218监室曾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张丽丽

哈尔滨市南岗区和兴路的法轮功学员张丽丽曾经非法关押在此监室,后被枉判四年半,已被劫持到省女子监狱。

哈尔滨市南岗区法轮功学员孙开清和张丽丽于二零一四年九月外出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时被绑架,其中孙开清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取保候审”,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孙开清被非法收监关押,而张丽丽自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六日,孙开清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张丽丽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六年三月,孙开清被送往黑龙江省呼兰监狱继续非法关押,目前孙开清正在绝食反迫害。

该监室原来班长张莉莉,罪名是非法传销,已被判刑投监,现在的班长王洪,女,二十九岁,集资诈骗罪。

(二)B监区

1、205监室曾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范淑英

法轮功学员范淑英,曾被非法关押在此监室。范淑英被强迫写不修炼的“三书”,后被枉判三年。

2、207监室现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王云华、王翠娥

法轮功学员王云华、王翠娥现非法关押在此监室。原来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刘丽被枉判五年,目前已劫持到省女子监狱。该监室班长刘珊珊,女,犯包庇罪。

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二所的法轮功学员

除了法轮功学员王云华、王翠娥现非法关押在B区207监室外,目前被二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还有:张君、高玉兰、刘淑华、楚春华、刘艳一。

各班长都是二所警察的耳目,专门监视在押人员(包括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随时向狱警报告。

牢头狱霸猖獗 所长、狱警受贿成风

二所对外谎称没有班长和值班员,即没有牢头狱霸,对所有在押人员实行所谓的“人性化关押”。真实的情况是,牢头狱霸(班长和执夜岗人员)横行,能当上班长的都是所长和狱警的照顾对象,必须得有钱,能供得起所长和狱警的日常需求。

班长(即牢头)经常给狱警和所长送礼,大到塑封的干肠、红肠、酱牛肉、肘子,小到手纸、卫生巾、矿泉水、饮料、水果。二所从所长到狱警吃喝拿要各个监室班长的贿赂已司空见惯,习以为常。

二所剥夺在押人员基本生存权

二所每个监室的墙壁上都写着在押人员享有以下权利:第三条:每日上、下午各进行不少于一小时的监室外活动,实际情况是在押人员根本不让出监室,只能在监室里睡觉的铺板上活动,211“严码监”干脆就不活动,整天坐着。

第四条:人格受到尊重,不受看守所管理人员和其他在押人员的欺压、侮辱、殴打、体罚、虐待。实际情形是,经常能听到别的监室传来的被打者的喊叫声和哭声。

二所目前关押的刑事犯人数为五百至七百人,二十个监室中,除201室无人外,每个监室非法关押一至二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在二所是“弱势群体”,备受其他在押人员的歧视和欺辱,而狱警和班长对此都视而不见,每个监室在押人员基本上分为五级:

第一级:班长(睡觉、上厕所都有特权,相当于监室里的头目,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专人伺候)
第二级:饭官(管纪律和日常订货)
第三级:执夜岗人员(简称小排人员)
第四级:普通在押人员(简称大排人员)
第五级:法轮功学员(属于大排人员)

从第一级到第三级都是所长或狱警的照顾对象,睡觉地方宽松可以平躺,上厕所不受太大限制,只有第四级、第五级长期遭受非人待遇,连最基本的生存权都被剥夺。

在211“严码监”,第四级、第五级白天上厕所次数被限制在五—六次,其它时间不准许上厕所,经常有人拉裤兜、尿裤兜子;晚上都必须一颠一倒(头抱脚)侧立的姿势睡觉,不许平躺,互相挤得上不来气,一宿下来,压得两边胯骨和两条腿生疼;平时必须弯腰走路,不许直立身体在铺上走;不允许第四级、第五级互相之间说话,一旦被发现,就会挨打;班长、饭官、执夜岗人员都可以任意打骂和整治、体罚第四级和第五级。很多在押人员每天都要承受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压力大,感觉度日如年,很多人都想自杀。

在二所,中午和晚上的菜基本上就是白菜汤或大头菜汤,211监室原来的班长王平平和饭官王海燕(判三年,已投监)及卫生员凤姐(判无期徒刑)在二零一五年末和二零一六年初,竟然克扣大排人员鸡蛋。二所一周中有三天给每个在押人员早餐发一个鸡蛋,结果发到大排人员手里,每人就剩半个鸡蛋,王平平吃鸡蛋吃得太多,吃的肚子疼,连拉带吐。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