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怨恨的心挡住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不知道有过怎样的因缘,让我在懂事的时候就知道父亲不喜欢我。

我为了讨好父亲,从小到大家里的脏活、累活、苦活,都我干。好像是老天爷规定的(姊妹五个我老大)弟弟妹妹谁都可以不干活,而我要不干活可不行。每当父亲看到弟弟妹妹时都是眉开眼笑,可看到我时就是横眉冷对,好事没有我的份,坏事脏水都往我身上泼。记得在我十五、六岁时,父亲把钱放到别处了,他忘了,等用钱时他就找不到了,他就一口咬定说是我偷钱了。要打死我,要杀我,我有口难辩,全家闹得鸡飞狗跳,邻居都知道,母亲到处翻找,就在此时,父亲举起刀的手莫名的放下了,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然后背着手出去遛弯了。后来才知道母亲把钱找到了。刚才还电闪雷鸣般的赖我偷他钱,可钱找到了却没有一个人告诉我,没有什么解释更谈不上道歉了,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父亲心情不好时找个借口就可以打我,用皮带或藤条抽打我,穿着皮鞋踹我,骂我更是家常便饭,什么难听骂什么。我是在父亲的打骂侮辱声中成长起来的,所以怨恨心、委屈心、争斗心早就在我的内心深处扎下了根。

师父说:“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这是后天形成的。如果这个东西时间长了,会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脑中,它会形成一个人的秉性。”[1]真象师父说的,我性情急躁易怒,偏激自卑拘谨,平时和弟弟妹妹交往中,一旦他们的语言表情刺激到我时,马上就能碰到我那颗敏感脆弱的自卑心,我这颗扭曲的心,在这五十四年里痛苦的挣扎着。

就在我生命最无奈,最恐惧无助迷茫无望的二零一零年春,我开始修大法了。师父说:“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2]是师父把我救出苦海,给了我生命的一切,让我懂得了一切恩怨都是出自于情,人所有不幸的根源都是自己造下的罪业,自己欠下的债,必须自己还的法理。师父把束缚我五十多年的怨恨委屈的心结打开了,觉得师父书中的每个字每句话都说到我心里去了,倍感亲切。一次炼功时,听到悦耳的炼功曲,仿佛金色大佛在我正前方端坐着。我的泪水不由自主往下流淌着,从炼功一开始一直到炼完功两个多小时不停的流泪,感觉自己像迷路的孩子,终于见到亲生父母一样,到最后我失声痛哭,就感觉师父在我身边抚爱着我,我认定师父才是我真正的亲人,我一定听师父的话。我要认真学好法修去怨恨心,委屈心,争斗心,所有的不好的心全都修掉。

师父说:“一个人要想修炼,可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我讲了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而且它是超出常人的,比常人中任何事情都要难一些。”[2]用嘴说修掉它那只是表面修,可用心实修,那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二零一三年夏的某一天,女儿刚下班到家,三妹来电话说:父亲贵重的遗物象牙筷子让我女儿偷走了。我问女儿你看没看见,拿没拿?女儿当时就哭了,说:妈,我没拿。我相信我女儿人品,她不会做这种事。我问三妹东西放哪了?什么时间丢的?三妹说不知道,就是找不到了,因有时我女儿会在她那住一晚,所以就认为是我女儿偷的。当时把我气的一下子就想起当年我父亲赖我偷钱的事,我嚎啕大哭,哭着想起自己是修炼人。想起师父告诉过我们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首先找自己,向内找。我找到我不愿意听三妹说话,我总感觉她说话刻薄,怕她瞧不起自己,再加上女儿经常去三妹家,确实影响三妹休息,还是我们不对,一颗委屈怨恨的心就算忍过去了。

就在去年夏天,我在老妹的厂子帮着干点活,在收拾一堆旧物时(三妹买新楼搬家了,把父母的旧东西都搬到老妹厂去了),我无意间发现了那双象牙筷子。我用颤抖的手,激动的拿给弟弟看。我说:给我女儿澄清事实。弟弟说:我压根就不相信是乐乐拿的(乐乐是我女儿小名)。我委屈怨恨的泪水又流下来了,我还是没有修掉这颗心,我没做到修炼人对任何事不动心。

今年正月十四这天,我弟弟来电话说:三妹晚上请我们吃饭。我那颗心动一下,就说我不去了,弟弟再三要求说去吧,我不好推脱就答应了,可内心深处有个声音说:不想见她。我对自己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这个心性关必须过。晚上我带着女儿,跟女儿说咱们过关去,女儿笑着说好吧!等真见面时,心想你为什么不当着大伙的面给我女儿道歉呢?我闷闷不乐坐着。吃完饭起身走时在心里跟自己说:这怨恨委屈心还是没有修掉,这关还是没过去。在上弟弟车时,我手把着司机车门的门框上,司机一关车门一下子就把我左手四个手指夹在车门里,我“嗷”的一叫,给司机吓一跳,慌忙打开车门,当时我一看手指,四个手指一条紫血印。

我抱着手跑到没人的地方哭着跟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我来过关的,可这关没过好,又让师父操心了,师父对不起。弟弟妹妹都过来劝我,让我到医院拍个片,我坚定的说,我是修炼大法的不用拍片,肯定没事,咱们回家吧!我就在回家的路上说:今天这事不怨你们,是我的手放的不是地方,是我的错,你们放心我手好了。他们还不信,说这么快就好了?我让她们看我手指那条紫血印不见了,就无名指指关节有点胀,其他三个手指都正常活动了也不疼。他们都感到很神奇,不可思议,别人要是夹手得好几天才能缓过劲,你这么快就好了!真神奇!我跟她们讲法轮大法好!

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在常人的环境中修炼自己,魔炼自己,逐渐的把执著心、各种欲望去掉。”[2]。

通过学大法,自己悟到,其实过去受的那些苦,遭的那些罪,都是好事。不应该怨恨父亲,应该感谢父亲,感谢父亲帮助我修炼。我写到此时真感到那颗委屈怨恨的心没有了,争斗心,嫉妒心,没有了,心里好像空了,什么也没有了,感谢师父给弟子卸下厚重的盔甲。我感激的泪又流下来了, 我一定认真学法在法中正悟,不断的指导自己在实践中修炼,每一关,每一难都用大法的标准衡量自己,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时时事事严格要求自己。

双手合十感恩慈悲伟大的恩师,感恩法轮大法的神奇!这是我写完这篇修炼体会的真实感受。在我人生中的六十年里,从来没有此时此刻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纯净的快乐,就感觉自己象个纯真少年,欢呼雀跃,情不自禁高喊,法轮大法好!师父好,谢谢师父,谢谢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卷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