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大陆学员是否该有“总协调”角色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一日】近期,由一篇明慧文章引起同修对大陆“总协调”话题的再度关注和议论。对于这方面问题,在此谈一点看法与同修交流。

一、海外学员有“第一负责人”、大陆却不该有“总协调”

现阶段正法还在继续,大陆学员还在考验中,需要学会以法为师,在法中正悟,自发的做好该做的三件事。可是一些学员认为既然海外有项目“第一负责人”,大陆也得有“总协调”。我们看这是曲解师父关于这方面的讲法。

毕竟海外不存在中共的直接迫害,是和平环境。很多项目只要确定了大方向,在“第一负责人”的统筹安排下,大家朝一个目标努力就行了。即使“第一负责人”做事中有偏颇,师父会找他及时归正,所以不可能出现大问题。

而对于大陆学员来说情况就大不相同了。由于中共的邪恶迫害和旧势力安排,使大陆学员的修炼环境很恶劣、很复杂,而且大陆学员做事都是个人的理解,个人的理解有限,不适合作为大面积学员统一做事的依据和行为准则,所以现阶段在大陆搞所谓的“总协调”,究竟是否在法上,要理性思考和再认识。作为大陆学员,只要是大法的事,想做什么尽管按师父讲法要求主动做好就是了,每个人都要在法中走出自己的路,那条路是师父给安排的,需要自己去走出来,不能等着别人安排,因为别人的个人理解涵盖不了那么多学员的修炼和履行使命。现阶段大陆没有“第一负责人”的安排,这个师父在法中已经讲明了。

我们一起回顾一下师父是怎么讲的:“再一个想跟大家明确一下除中国大陆外国际上大法弟子的协调问题。以前我没有明确这件事情是要锻炼大家走出自己的路来,因为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是上界来的王,都得证悟自己对法的所得。那么从现在的情况看,这段时间已经够长,经过了十年的岁月,我想应该划一个句号、告一个段落了。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告诉大家,各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第一负责人,他就是那个项目的代表。包括各地佛学会的第一负责人,他就是这件事情的代表。对他所做的、对他所要求的事情、对他所做的决定,无条件的执行,(热烈鼓掌)从现在开始。”[1]

师父讲的是“除中国大陆外国际上大法弟子”[1],从二零一零年开始用这种“第一负责人”的方式协调。没有包括大陆弟子。相信愿意理性的、心平气和的学法的学员都能看清师父的话。剩下就是自己是否愿意接受师父对大陆学员的安排的问题了。大陆“总协调”造成的问题,是总协调和地方学员双方的修炼问题,所以大家都需要及时正视自己的修炼问题。

二、大陆有“总协调”的地区,是否没走正修炼路才出现的

在大陆,“协调人”就是义务为同修帮忙的“联系人”,而一旦联系人被称之为“协调人”的时候,多少有点领导者的意味,而且会分出许多等级来。一般以片区为基本单位,几个片区之上再有一个协调人,专门指挥片区协调人,这个人就成了这一方的“总协调”。依次有了县级、市级、省级“总协调”。“总协调”就可以发号施令,支配大法资源、安排同修具体做三件事了。

因为普通学员达不到师父让我们“以法为师”的要求,遇事不用法衡量,总是用人心,想借助别人的指点走捷径,啥事都想“等现成的”,这就给想做“总协调”的人提供了滋生条件。可是越这样邪恶越能钻空子,整体状况越不好,这个地区发生迫害就越严重。

单从本省情况来看,哪个地区“总协调”名声大噪,那个“总协调”就容易做偏离法的指挥,把学员与大法、与师父隔开,致使那个地区同修遭受的迫害就惨重。

就拿我市来说,根据明慧网报道,截至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四年来我市有两千多名大法学员被中共非法判刑、劳教、拘留、管制等。其中,九十名学员被迫害致死。根据我市统计表格,二零一五年十月末至十二月初,仅仅一个多月时间里,我市因起诉江泽民遭绑架的学员达一百八十多人,是全省遭迫害最严重的。虽然不能归咎于本地区有个“总协调”,但起码有很大的成份在里面——是因为很多学员长期不能以法为师、依赖心太强而走不出自己证实法的路,才被旧势力以考验为名迫害的。

其它地区,有的在解体洗脑班方面、在控告迫害大法弟子的监狱方面做得好一些,那里“总协调”为此显示心膨胀,在全省各地巡回交流几十场,造成当地同修被大面积绑架、许多人被判刑,而“总协调”却认为自己正念强而不以为然,岂不知自己也在邪恶的监控中,邪恶只是觉得你还有利用价值而暂时没动你。

还有的“总协调”不参与讲真相,常年领一帮同修在家里发正念,天天长时间发正念。可当地同修却屡遭非法判重刑,就连七十多岁的老妪都不能幸免,“总协调”还不悟,甚至要求同修做具体事都得向其汇报,否则就说同修“另立山头了”。

大陆很多有“总协调”的地区,一般都矛盾重重,也是邪恶干扰严重的地区。可以说,当地同修人人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是那里同修学人不学法造成的,是整体没走正造成的。

三、大陆“总协调”已造成的偏颇

在大陆,自行任命的“总协调”最容易人为的制造某种形式,经常搞一些例会,给片区协调人或普通学员安排具体事情。可由于“总协调”不具体做事,很多安排并不合理。而一旦有谁提出异议不照办,“总协调”就会以“不配合整体”的大帽子压制同修、甚至给小鞋穿。人为的给整体制造间隔。

“总协调”有一个很具迷惑性的求名手段,那就是打着形成整体的幌子搞轰轰烈烈的事——召集大型法会。当年师父告诫我们开法会不能过频,可有的“总协调”却频繁穿梭于省内各地,到处张罗大型法会(甚至十几年都是这状态)。交流中专找讲真相做得好的同修揽在自己名下推崇,实际是给自己“镀金”,借以炫耀自己协调的好。岂不知“总协调”暴露这些人心的同时,也为中共迫害提供借口,往往在交流会之后发生大面积绑架事件。

有的“总协调”成了全职协调人,十几年不讲真相,专职游走做所谓的帮助学员提高,以市协调人或省协调人自居,使法理不清的同修起了崇拜心,起到往起勾学员执着心的干扰作用。

有的“总协调”居然安排当地整体发正念内容,甚至频繁更换、每周都更换一次。今天要求各片学员向国保大队发正念;明天向市公安局发;后天向法院、检察院发;大后天又向银行、邮局、甚至外省发。给同修正常的修炼心态造成干扰。

最严重的是,有的“总协调”习惯了当领导的做派,经常做事不理性。例如,从零几年起,“总协调”就频繁张罗大型法会,师父多次点化阻止他都置若罔闻。而且对法会现场又照相、又录音,导致参加法会的人大面积遭绑架、劳教、判重刑。

又如,有的总协调先后把几个公安“内线”留在身边重用(至今如此)。当地同修因此陆续遭公安绑架,多人被判刑。年仅三十岁的女同修姜湃,在两个月内被当地国保大队恶警酷刑虐杀。同修离世那一刻,我地区雷暴霹雳,几小时打了近千个雷,就连劫持女同修的警察都吓哆嗦了。当地电视台报道:雷暴炸断电线,许多大树被连根拔起,油井停产二百多口……

是否有总协调,以及总协调是否忙于安排大家,这些状态直接反映出一个地区的整体修炼状况。因为“总协调”要行使“权力”指挥整体,甚至明知道不在法上都要一意孤行。看上去也在帮同修,却忘了掺杂的人心和魔性都会被邪恶利用。而被指挥的学员,是否还停留于用人心来做三件事,没有真正从法中升华,跟着师父走。

四、大陆“总协调”的存在给旧势力迫害提供可乘之机

关于大陆学员“协调人”的问题,师父说:“其实有法在,那些大法弟子,无论他和大家联系和不联系,只要他能知道大法的形势、能够上网、突破网络封锁,他都能够跟上形势,因为有神在管。”[2]师父还说:“当然啦,你们协调起来,做事那更好,但是一定要考虑安全。最起码现在不能够大面积的去做,不能够大面积去掌握不同地区学员的名单!谁做了,谁在干坏事。”[2]

师父的法都讲明了,每个大法弟子都有神在管、而不是协调人管。更重要的是,师父告诫我们不能大面积协调、大面积掌握不同地区学员的名单!我们理解,大陆学员现在不可以有“总协调”,不是需不需要的问题,而是根本就不应该有!

因为“总协调”不同于一般的片区协调人。片区协调人都直接参与讲真相,还能帮助自己所在区域同修联系事宜,而“总协调”却自己不讲真相,专门安排、指挥各片区协调人这样做、那样做。表面上是为形成整体,实际上起到干扰同修做三件事的作用。

而且几乎所有“总协调”都大面积掌握本地区学员的名单。更有“总协调”,不但掌握本地区学员情况,还热衷于省内各地哪儿都去。况且常带领与迫害大法的恶警关系密切的人同去,到处打听资料点和学员情况。给整体造成安全隐患,直接导致那里同修大面积遭绑架。

实质上,那个“总协调”的存在,恰恰成了旧势力实施迫害的借口和工具。无论“总协调”做的好与不好,旧势力都要实施迫害。如果“总协调”走得正,旧势力就会迫害他本人;如果他走得不正,旧势力就会迫害整体。

他走得正,就会有很多学员崇拜他,旧势力就要绑架他、判重刑,或以病业形式夺走生命,来考验学员离开他到底还修不修;他走得不正,旧势力不但不会绑架他,反而会加强他的执着而让他一直乱下去。目地还是考验,考验学员能否分清正邪、能否放下私心而制止他的不正做法。

考验的手段是:旧势力有意加强“总协调”的求名心,让他到处张罗大型交流会。同时旧势力在学员内部安插坏人向邪恶提供情报,制造绑架。学员们不清醒,它再制造大面积绑架。直到学员清醒了、敢于曝光邪恶,旧势力的考验才能终止。

无数惨痛的教训不得不令人深思:在大陆的迫害环境下,每个学员要以法为师,用法来指导自己修炼,做好三件事,而不是靠“总协调”,跟人走。每个学员在法中修,整体状况就会好。

五、学员的依赖心,是促成“总协调”不愿退下来的原因

能够促成“总协调”角色的长期存在,无非是学员的崇拜心、依赖心,学人不学法。

可是修炼十几年的老弟子,都知道以法为师的重要性。修炼就是成就生命修自己,我们学法多年早该成熟了,做事还用人扶着拽着吗?依赖“总协调”的同修将来还要带个拐棍去天国吗?对“总协调”的依赖心不去也是修炼中有漏,能修圆满吗?修炼没有捷径,“以法为师”是师父对每个弟子的基本要求。人人都得踏踏实实学法、修心,用法中开启的智慧讲真相救人,才能完成身为大法弟子的使命。

在具体做法上,学员各自要理性的谢绝“总协调”频繁召集的交流会,不再好奇看他信箱里又发布什么消息了,该叫大法弟子知道的消息都在明慧网上。大家都严格管好自己的人心,自然就没有“总协调”的市场了。这样双方都冷静下来用法衡量事情,这对整体、对“总协调”本人来说,都是有利而无害的好事。

六、大陆“总协调”都应主动退下来、脚踏实地讲真相

本文不是说“总协调”怎么不好,只是从法理上切磋。就像那些一开始铺路的气功师一样,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就回去了。而“总协调”也应该这样,有的当初带领当地同修证实法,起到了一定的正面作用,那个功德神都给记着呢。可那也是一个时期的状态,不能总这样,大法修炼不同时期也会有不同的状态,什么事都不是绝对的、一成不变的。

大法弟子人人都得走出自己的路,都得在法中证悟自己的东西,尤其到最后阶段更是锤炼的珍贵机缘。如果“总协调”不懂得适可而止、适时而退的话,必然会干扰学员、干扰整体,起到令魔高兴的作用。同时也说明“总协调”法理不清,跟不上正法進程,那就更应该主动退下来好好学法,好好讲真相了。对大法弟子来说,讲真相才是修炼中更重要的事。

师父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3]那么这人人之中包不包括“总协调”呢?师父明确指出这就是对大陆弟子的特别要求!所以谁还说自己“使命不同”、谁还与明慧同修或海外项目负责人相比,那大家能否撇开表面现象,从法中去理解师父要自己怎么做呢?这不是修自己、考验自己、在法中成熟自己的机会吗?

以上是个人现阶段的认识,不一定全对。写出来真心和同修交流,希望能起到相互借鉴的作用,共同学会以法为师、在法中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再精進〉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