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真正的对同修好

从对一起绑架案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七日】我们地区最近有一位同修被绑架了。一直以来,这位同修在正法的各个项目中都起着重要作用,耗材的购买,电脑的装机维护,异地真相资料的传递,做事一直守信用,负责任,敢担当,却从不张扬。她每月的生活费有两、三千元,在自己的用度方面,却只有二、三百元的花销,剩下的钱,大部份就都花在做这些事上了,这些事不是她主动说的,是我看到一些事问她才知道的。

这样一位同修,却在正法接近尾声,邪恶少之又少的情况下被绑架了。

妒嫉心之险

在同修被绑架之前,通过我们有几次长时间的交流,我感到她的问题是太严重了,是有一种离道越来越远的感觉。

我们第一次的长谈大概在五月末吧,五个小时。在交流的过程中,我发现,她的妒嫉程度较之我所了解到的还要严重,她甚至认为她有些时候对别人感受的不顾及是在用法的标准衡量对待同修,她竟看不到这样对人是一种不包容、甚至是苛刻的。这样办事精明的人这样的糊涂让我大为诧异,我问她:“你这还是修炼吗?你还知道你修的是什么吗?”之前我一直提醒她的这个妒嫉心的问题,但她没太放在心上。

在她被绑架前一个月的时间我才了解到,长久以来,涉及到技术方面的事,很简单的软件应用,她都很少有愿意、耐心教给别人的时候,对于没有电脑基础的人很难学会。而最近的时间,甚至是以一种训斥的口气跟学技术的人说话,让对方不知所措,她已经形成了对别人普遍的刻薄。我也曾说过希望跟她学习一些电脑方面的东西,是想有所分担工作,因为她总是忙的马不停蹄,但她一直找借口拒绝,这一点我很清楚。只是当时以为是我自身的因素造成的,没有深入的想到她的问题。直到当我跟别人学习电脑技术时,她竟然很生气的问:“你为什么学这个?”这种显而易见的妒嫉喷发而出的时候她竟问的理直气壮,我才意识到了她的妒嫉竟然到了如此的地步,甚至扭曲了她原本的性格。她固执的认为,我们本地的技术同修已经够用了,那么,这些想学技术的人,你们在执着什么?她的这种看法里除了对同修的恶意猜度,把同修的好意看成了蓄意,还无意中把自己看成了我们地区一些事情的掌握者。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我们本地区掌握电脑技术的同修还是缺少,很多时候,我们需要技术帮助的时候常常要费些周折去找他们,哪怕是非常小的问题,而且还要等他们有时间才能处理解决。

常人对妒嫉的理解,就是容不得别人比自己好,用“气人有,笑人无”这句话表达最为贴切生动,而我在修炼中所体会到的妒嫉比这个广泛的多,举个例子,人的抱打不平里也有妒嫉,抱打不平,看上去是正义的,也的确是,但它是以恶制恶,里面有恶的东西,它里面有妒嫉。

师父讲:“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1]我个人理解,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恶意,它最终的根源都是妒嫉。

那次长时间的交流结束后,我和她一起发正念,我看到了两个景象,其中一个是:一条很大的鳄鱼离开了水,趴在岸上,身上有一处伤口,还渗着鲜血。发完正念,我跟她说了我所看到的,并且说了我对此的理解,关于鳄鱼的那个景象我对她说的是:在某些方面你离开法了。可是,为什么会有伤口?现在我知道鳄鱼的伤口指的是什么了,就是这次的绑架,大法弟子离开了法,邪恶就有机会下手了。

在她被绑架前我们的又一次交流中,我曾对她脱口而出的说了这样一句话:“你要再这样下去还得出事。”我说完这句话就愣住了,可当时我们谁都没想到会有现在这样可怕的结果。

在那次长谈之后,她又找了我两次,我知道,她是真的感到自己有很大的问题,但她意识不到,我的每一次说话,她都是认真的听,认真的想——不管我说什么。但是同样的,不管我说什么,在她刚刚觉的明白的时候就又被她根深蒂固的观念拽了回去,就又用所谓的原因否定了她自己的问题本身。

这冰冻三尺的妒嫉之恶意,这日积月累形成的如山般的难于撼动的观念,已经由于她本人的忽略放纵被加大到了她难以明了、难以逾越的程度,让她在一些时候一些方面变的如此的主观,如此的不可理喻。后来的一次交流结束,在她起身要走之时,我一抬头,看见她的脸,倒吸了一口凉气:“等一下,先别走。”我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我看到的景象跟她说了:“看到你的脸已经扭曲变形了,非常可怕。”后来,我又给她发了邮件,再一次交流她的问题,她说谢谢我,她已经在想我说的这些话了,如果我不说,她真的想不到那些问题。但遗憾的是,还没等她想明白,邪恶就下手了。

这次被绑架后,她通过一些方式传递出消息:一些同修的信息被恶警们获取。她希望通过她传递出的信息使同修们免于被迫害,我大概的能猜到她在那样险恶的环境下这样做所担负的风险是什么,我不禁心头一热:危难中,她的大法弟子的本色显露出来了,这才是她原本的样子,在明确的生死关头前,她首先想到的是他人的安危。可这样的无畏却因妒嫉让她遭此巨难。

周围还是有这样的同修,在这个问题上表现的非常的严重,甚至不惜说谎话去掩盖他们的这种执着。对于一些人,我并没有面对面讲,因为没有意义,我很觉的这些人不会承认他们自己的说谎。可是,我也知道,他们有修的非常好的东西,他们有很强的救人之心,也很有担当。

师父讲:“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2]师父说:“嫉妒心还会伤害同道人”[3]。这不严重吗?是,对于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大法弟子要全盘的否定,可是,用什么否定?用人心吗?用与旧势力同样的妒嫉之恶吗?那会是走在谁安排的路上?又可能走到什么样的境地?很担心这样的同修,很担心他们走到危险的边缘,很担心他们也遭到旧势力的严重迫害,更担心他们因此而走不進未来,所以,写出这件事来,借以提醒有这样问题的同修,不要执迷不悟,对自己的修炼负起责任来。

另外提醒同修,不要因为被迫害同修的一时糊涂与错念而淡了对同修正念营救的信心与热情,不要放松营救,更不要放弃,尽我们自己所拥有的能力,大法弟子岂能由着旧势力想怎么迫害就怎么迫害?!那一定不是师父想要的。

什么是真的对同修好

我在上面所讲述的那位同修曾笑着跟我说过这样一句话:“就你说我。”意思是很少有人指出她修炼中的问题。就她自己本身而言,她看到同修的问题也很少有当面告知的时候(她很坦诚的跟我说过她的确有怕得罪人的心)。

我有一次就梦见自己被迫害到监狱里了,然后在那里看到她,我就很生气的对她说:“你看到别人的什么问题从来不说,因为这个原因,我到这里来了。”在梦里,她还是什么也不说,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我就更生气了。这个问题,就是看到同修的问题不及时指出或根本就不指出的这件事,在我所看到的范围内,是一种普遍现象。

每一次,有同修被绑架了,就有同修开始忙前忙后的找律师,这自然是理当如此的事,可是我就想,为什么就不能把这种营救放在同修的被绑架之前?为什么之前不把看到的问题说出来以免于同修遭受此种迫害?说了不听的是一回事,说不说就是另外一回事。就象这次的同修被绑架,真是象她跟我说的那样:几乎就没有人跟她说她的问题。不是看不到,是不说。我就想,怎么可以这么忍心不说呢?怎么可以看着同修带着那样的负累走路呢?怎么就不担心这种执着可能会给他带来更大的危险哪?

“只要看书学法,就都能自己意识到。”这是一些同修的说法,那意思是说不必提醒对方,这样推卸责任的说话实在是太过冠冕堂皇、太不善了。果真如此的话,又何必要开法会交流呢?修炼的人不见的每时每刻都会那么理性的看待审视自己,很多时候,需要彼此提醒,以一种善意的方式。

其实,真正修炼的人,你指出他的问题,他会看自己的,就算当时反应不过来,过后一定会看自己的,这样,问题就不容易攒下来。

看到同修的执着给其指出来,这真的是很重要的事,但是我也知道,很多同修并不会这么做。一些同修怕得罪人,或者是出于在他人面前维护自己好人的形像,不愿意把看到对方的不足说出来,看起来是那样的温和、那样的宽厚善良。其实,那只是做出好人的样子而已,并不是真正的好人,并不是为对方着想,至少,在这一点上,内心深处是为私的。真正为对方着想的人是不怕被别人说成坏人的,就敢把看到的问题及时的说出来,進而使对方免于不必要的旧势力所强加的魔难。

当然,有些人,他就单单强调指出问题的同修的语气,那也不要成为我们劝善的阻碍、在善行面前止步的因由,因为,修炼中的人,不是修炼中的神,就会有意识不到的人的东西,说出的话难免会有不纯净的成份,那是需要我们不断认识修去的东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