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负责人,是神不让我做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我从二零零七年开始参与神韵(当时还不叫神韵)的推广工作,感触实在太多。本文仅就其中一个与负责人配合和发生矛盾的事情与大家交流,不当之处请指正。

二零零七年开始,我就有幸去纽约参与其中的一项工作。后来几年也陆续在本地和外地参与相似工作。该工作可极大满足我个人的执着——有机会见师父,所以自己干的也很起劲儿,认为是天赐良机。但是在过程中,并没有严肃对待或者是急迫的要修去自己的这个执着,而是放任,然后心中庆幸“是师父安排的”等等。如果能见到师父的时候,就是兴奋、激动、热泪盈眶,琢磨着怎么能多看几眼师父;见不到的时候,就会遗憾啊、想见师父啊、是不是自己(或整体)做的不好师父不愿意见我啊,等等。总之就是一个宗旨,围着自己能否见师父为主题。

过了几年,神韵管理等各方面更加成熟,当地负责人按规定禁止我继续参与这个工作,而改做其它的工作,而那些工作都是我之前认为不适合我的,或者是我认为没有机会见师父的。心中接受不了,对负责人也有怨恨,认为负责人“做事情太绝对”,“不懂得变通”,“就是阻止我见师父”,等等。然后联想到负责人其它事情也这么处理,心中充满了委屈与不平衡。每每想到这里,还有一种绝望,似乎这一辈子再也看不见师父了。唉,各种人心、执着、对师父的常人情,别提了。人表面的这些不纯的东西遮住我的正念,让我哭,让我伤心,让我做其它项目的时候都提不起兴趣,救人的事情也变的不是第一重要的,就想着不能在师父身边了,等等。

连续几年如此。一方面也知道自己执着,要修自己;另一方面也要按师父要求的去无条件配合协调人;再一方面又委屈,不断的用常人心去衡量,去想师父为什么这么安排……如此种种。

在这几年的过程中,我逐渐的在其它工作中修自己,在修炼上更加成熟。我看到其它每一个我之前“看不上”的工作其实也都是一样重要的,而且经常在参与其中时感慨连连,真切感受到师父对我的鼓励。经常正念告诉自己分配给我去做的就是师父让我做的,把救人放到第一位,而不是见师父。亲眼见了又如何,平时做不好,用心不正,见了师父也不敢抬头啊!

二零一五年神韵巡演的时候,由于一些人员变动,我突然又有机会参与这个工作并且见到了师父。其中细节不费篇章了,但是慈悲的师父再一次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与残余的执着和有求。

二零一六年神韵巡演,我仍然负责去年的事情,但是态度上更加端正、严肃,心底更加纯净,一心想着如何做好,而不再执着见师父。我做的事情比较需要体力,事无巨细要管很多细节,一天下来也确实感到很疲乏,尤其神韵巡演后期,大家都是全力以赴,在冲刺阶段。自己炼功经常跟不上,身体其实很疲乏。

最后几天间歇休息炼第五套功法时,哪里是在炼功,而是一直泪流满面。切切实实感受到,师父来了,师父就在我身边!只要我做好,做正,无条件修自己,师父就在我身边!这才是真正的待在师父身边。有个同修和我分享:也许有些人能经常跟在师父身边,但他们不一定真的和师父在一起;而踏踏实实做好工作,用心完成自己的誓约的同修,虽远在天涯海角,却时时与师父在一起。我感觉说的太对了。我要真正的和师父在一起,而不再追求在人这个空间见师父。

第二天,同修告诉我这次不会见到师父的时候,我的鼻子一酸,眼泪又默默掉了出来。不同的是,我心中升起的根本不是失望与遗憾,一点点也没有,而是一阵巨大的暖流涌向身体,精神为之一震。那是一种强烈的责任感与被信任感。思绪似乎飞回到古代。当面对一场戍守边关的重要战役时,皇上往往需要御驾亲征鼓舞士气。而我却强烈的感受到,我就是一位威武的大将军,皇上对我充满了无比的信任,而无需亲往。我似乎在对师父说“不用劳烦师尊督战,请师尊放心去处理其它众多的事情,这里就交给我吧!”我全身充盈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与正念。

神韵巡演过后一段时间,一天负责人给我电话,上来就开门见山问我这两年做神韵有什么体会。我脑子一时发懵,急速的搜索自己的体会。刚要交流,负责人打断我直截了当的问我:以后就让你负责这个工作了,怎么样?我不知道有多久,说不出话来,似乎做梦一样不能相信。虽然不是什么大工作,但我之前已经被禁止参与了,这两年能让我当个小跟班儿的参与已经很知足了,怎么现在突然大反转,还要让我负责?!一开始感觉责任太大,推脱不想担当,只想做个听使唤的就行了,不想去协调。在和负责人交流的过程中,心情很快平静下来,意识到这是我的责任,该我去承担。告诉负责人:“好,我来做!”

然而这话却不仅仅是说给负责人的,更是对师父的郑重承诺。

放下电话,心中感慨万千。不是兴奋、不是感激、不是惊恐,更不是如愿以偿。回想之前几年在这方面的修炼过程,那些同修间的磕磕碰碰,那些流不完的眼泪,那些不断暴露、被一层层去掉的人心,那些逐渐修出的正念、那个在修炼、配合、矛盾中日益成熟的我……

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我悟到,以往不让我参与的不是负责人,是神看我不配,心不纯,要修去、洗净才有资格做这个事;而现在让我参与的也不是负责人,还是神,看到我在这方面的心性与修炼状态达到了一定的标准,有资格用纯正的正念去承担这个责任才让我做的。说白了,最后的最后,也都是师父的安排,一步步非常有序的。原来的曲折跌宕,不过是师父在有意成就着我。

所以我就在想,自己真的在其中能够体会到师父的用意时,同修间的矛盾还是矛盾吗?恩怨还存在吗?想明白了都是师父暴露给我们让我们修的更纯净的时候,心中只剩下“一味的修自己”的正念,与完成誓约多救人的责任了。

即便在具体的矛盾当中,确实存在表面的原因与人的表现,容易让人陷在评论表面对错的怪圈中。如果用人心看问题,无法想通。但是我们知道,人的理是反的。作为大法弟子,在矛盾中,哪怕对方表现出了更大的什么执着,更不讲理,但是师父要求我们“向内找”!再小的事情,再看似不平的事情,都要去看看自己其中有什么哪怕是芝麻大点的执着心。我告诉自己,这就是师父对我的要求,要求我在这一关中修去这一点点不纯的地方。让自己变的更加纯净,更有正念,说出的话能量更微观,更能灭掉常人脑中不好的因素,救人更有实效,更抓紧完成自己的使命与誓约。

这些矛盾中的磕磕碰碰,也更加让我感到要珍惜每一位同修。师父两亿年的奠定,简单算一下,那就是四万次的五千年人类文明兴衰。我们在其中生生世世的轮回也许都有几万次甚至更多次了吧?那恩怨情仇恐怕数都数不清了。最后一场大戏,我们就是来救人的,就是来完成对师父用生命担保的庄重承诺的。人与人之间的事情,没有什么放不下去争执的了。我喜欢听师父作词作曲的那首歌《洪吟 四》〈大海是我的胸怀〉:“大海是我的胸怀 蓝天下都是我的舞台”。面对矛盾,师父要求我要拥有“大海的胸怀”;面对众生,师父赋予我完成自己久远誓约的舞台!

执着于同修间矛盾的同修,我们一起振作起来,珍惜最后的每一位相互扶持的同修,走在师父给我们安排的“神的路上”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