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密山市张传富一家惨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密山市铁西村村民张传富一家,只因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遭到中共残酷迫害。姑妈张玉兰二零零一年被万家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张传富本人也被非法劳教,姐姐张天杰、妈妈张翠霞都被非法拘留过,父亲张玉堂多次被绑架、劳教、判刑,至今仍在狱中。

张传富在劳教所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张传富被挡壁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同年十月十六日被非法劳教。二零零八年一月,狱警因张传富拒唱邪党歌曲,对他用警棍打、拳打脚踢,将他双手背过来绑在床栏杆上吊起来,双脚离地,再用电棍电,约三、四个小时后,才放他下来,这时张传富的双手已经麻木的不能动了。参与迫害的有一中队队长廉兴、狱警李喜春。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二零零八年六月,张传富仍拒绝唱邪党歌曲,被狱警刑罚,包括:白天不让上厕所、夜间码小凳直到半夜一点左右才让睡觉、被拉到烈日下暴晒数小时及上大刑。警察于开友逼张传富两臂向后背上举、弯腰九十度。狱警廉兴竟说:这多没意思呀。上来亲自动手对张传富进行折磨:狱警田之政、李喜春用绳子把张传富双手捆上,倒背过来吊在床上沿双脚离地,脖子上吊半桶水,灌芥末油;塑料袋套头不让喘气,再往塑料袋里吹烟呛;脱下裤子用电棍电下身;折磨完了,再用水把报纸蘸湿了贴在脸上封住嘴;用强光晃眼睛。狱警李成春还躺在床上用脚踹张传富来回打秋千,手段极其残忍。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父亲张玉堂遭迫害严重

张玉堂
张玉堂

张玉堂曾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拘留四次,其中一次被关进监狱长期关押,等同判刑: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张玉堂在外流离期间被鸡西市警察绑架,被非法拘留,先后非法关押在鸡西第一看守所、鸡西哈达监狱、牡丹江尖子山监狱,期间遭吊暖气管,戴钢盔用钳子敲十个多小时,火烧手指,电棍电,针扎十手指、往嘴里灌尿、抹粪便等非人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头部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头部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张玉堂因探视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外甥女,被恶徒打断四根肋骨。

二零一四年四月三日晚,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警察再次绑架张玉堂、张翠霞夫妇。张翠霞被非法关押近一个月。之后爱民区法院六次非法庭审张玉堂,最后非法判刑五年半。在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至三十日的第六次非法庭审中,法庭处心积虑的给法轮功学员张玉堂、关日安设置很高的束缚铁椅子,两人双脚腾空,脚和身体完全被固定,椅子前面用铁棍和木板固定住身躯,稍有抗议,法警就会猛推椅背,两位法轮功学员就会被身后的椅背和前面的铁棍和木板死死夹住。由于长期关押迫害,张玉堂出现严重脑梗的症状,身体骨瘦如柴,极度虚弱,头痛难忍,法庭仍令几名法警强行给他戴上手铐脚镣,摁着庭审,张玉堂三次在庭上剧烈呕吐,法官仍不休庭,继续庭审。

在法庭七月七日非法判决后至八月初,张玉堂连续五次出现脑梗导致的昏迷等生命垂危状态,被送医抢救。目前,张玉堂在泰来监狱被迫害的手脚发麻,经常头痛、头晕、昏迷、呕吐。

将张玉堂的名字输入明慧网,有关张玉堂遭迫害的报道多达数十篇。张传富一家成员已于去年分别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上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