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是土匪、是黑社会,还是……?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七日】在中国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比土匪、强盗、黑社会还要邪恶和无耻。他们因为是所谓政府工作人员,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拦路搜查、入室绑架、抢劫,横行无阻、使老百姓深受其害。这从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一天的报道中可以鲜明的看出来。

他们是土匪?

《辽宁抚顺市26名法轮功学员近期遭绑架》 中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日至二十四日五天内,抚顺政法委610操控市级公安国保,部署各地派出所、社区或街道的工作人员绑架法轮功学员。这些人惯常的做法是:社区或街道人员跟踪、监视几天后,警察在法轮功学员家门外蹲守,等到法轮功学员开门或有人进入时,警察便强行入室实施绑架、抄家、抢劫私人财物。抚顺市共有二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绑架。

什么是土匪?通常的解释是“地方上的武装匪徒”。而在土匪实际作恶时,往往都有地方上邪恶势力的配合。看看抚顺市那些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以及为警察当眼线的社区、街道人员的所为,他们与真正的土匪有什么区别!

他们是强盗?

《山东警察抢巨款 老妪追讨遭驱赶》说的是,二零一六年六月五日,山东省即墨市税务局职工李红蕾被通济派出所警察绑架。李红蕾的丈夫、婆母当晚去派出所问情况,也被警察绑架。

李红蕾的婆母邱青华,七十多岁了。七月七日被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即墨普东看守所,两天时间就出现严重心脏病,警方匆匆将她送回家。老人看到家中一片狼藉,财物被洗劫一空,三万七千多元的现金竟分毫不剩。经过调整身体,七月二十五日上午,邱青华老人在八十多岁的大姐陪同下,到通济派出所要求释放儿媳李红蕾,并追讨被抢走的现金。一个自称姓缪的副所长声称,钱已交到检察院去了。邱青华老人拿出申诉书,告诉缪姓所长,自己的儿媳没犯法,是好人。没想到缪某一把将申诉书抢过去,三两下撕碎,并将两位老人赶出派出所。

警察绑架李红蕾一家,并实施抄家。难道老人家的财物也成了犯罪的证据?为什么要把三万多元的现金抢走?这不是强抢民财吗?绑架好人,抢劫钱财,咆哮老人,谁能说这样的人是警察?他们与强盗何异!

他们是黑社会?

《云南玉溪市610雇数十打手威胁法轮功学员家属》一文的内容更是让人匪夷所思。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四日,云南省玉溪市法轮功学员邓翠苹、李丽、李琼珍等人被绑架。二十七号下午,邓翠苹的丈夫、妹妹、近八十岁的老母亲,李丽的父母,李琼珍的丈夫等人,一起到玉溪市610办公室表达诉求,被拒之门外。家属在门口等候一个多小时后,竟然出现了三、四十个身穿黑衣黑裤的打手,由红塔山派出所的李姓警察带领,威胁家属必须在五分钟内离开。家属们被逼离开了。

三、四十人统一着装,均是黑衣黑裤,没有任何理由限定几个安分守己的好人在五分钟内离开,这是些什么人?这不分明就是黑社会吗?他们与黑社会不同的是,他们是由警察带领,并且发生在政府院内。

他会是法警?

《庭审后遭殴打 杨凤桃控告448769号法警》,讲的情况也是让人不敢相信。二零一六年七月五日,广东揭阳市普宁市法院第二次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杨凤桃女士。非法庭审结束后,杨凤桃质问公诉人及法官:什么是邪教组织?谁知就这平平常常的一句话,却招来了几个男女法警,把杨凤桃按住,强行拖下庭,有一法警用力把她摔出庭外两米多远,接着一记重拳,将杨凤桃的右眼打伤。有人从她背后抓住头发把她从地上整个人提起来,铐上手铐拖到警车边时,先前那个打她的法警又从杨凤桃的身后,狠狠一拳打在她的颈椎连着后脑勺部位,杨凤桃倒在车门槛上昏迷过去。等她醒来时,发现躺在打她的法警脚下,便问:你为何要对我下如此狠手?该法警恶狠狠地说:“我还想踢你一脚。”到了看守所,杨凤桃看清打人警察的警号是:448769。

这是在法庭吗?被审判人怎么就不能问一句?公诉人以所谓×教起诉人家,法官也是以所谓×教的罪名判人家,可是你连最基本的概念都没有给人家解释清楚,人家怎么就不能问一句?

那法警是干什么的?这些人是在维持法庭秩序?且不说这是非法的审判,就是正常的审判,庭审也已经结束了,怎么就因为一句话而对人痛下毒手?而且这整个打人的过程是在庭外进行的,那看似是一个在行恶,实则几个法警都有要打人的动作和表示。打人的这个法警先打眼、后打后脑勺,末了还说“我还想踢你一脚”。要说他是法警,可他的行为比流氓还邪恶无耻;你要说他是个流氓无赖,可他却穿着法警的服装。

上述这些案例,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经常出现。用这些恶徒的恶行来定义他们的话,土匪、强盗、黑社会、流氓等恶名都不足以表达他们的罪恶。这些人有时表现得象土匪,象强盗,有时表现得象流氓,象黑社会,他们根据中共的需要表现出不同身份的罪恶。这些人作恶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在中共的操纵之下,正因为有了“政府”的撑腰,他们才表现出土匪、强盗、黑社会及流氓无赖的嘴脸,所以他们的真实身份应是中共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