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劳教 五次绑架 长沙刘美双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三日】家住长沙市天心区新开村管委会跃进路组的村民刘美双,曾患乳腺癌,两次开刀治疗无效,丈夫又去世,她的生活陷入了绝望。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刘美双所患的病都好了。通过炼功,婆婆、女儿的病也好了,一家人对大法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迫害法轮功后,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刘美双十七年来被数次迫害,相依为命的婆婆更在被迫害中离世。她说:“本人因为坚持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抄家一次,拘留三次,劳教三次,被非法送洗脑班二次,被绑架五次。”

二零一五年六月,刘美双女士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刑事控告,以下是她在控告书中的部分陈述。

一、修大法我有了个幸福的家

我和婆婆是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我当时有几种严重的病医院治不好:乳腺增生,开了两次开刀没有治好,到处医治也治不好;乙肝也多次医治无效;肩周炎每天痛得难受,捏、按无济于事,脾气也因此暴躁。花了不少的钱都没有用,当时真的是不想活了。

我婆婆也曾患一身病。肩周炎,热天肩上要垫布,痛的她骨瘦如柴。婆婆还有老年痴呆症等等,通过炼功都好了。

自从修炼以后,按照我们师尊的教诲,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更好人,做任何事情先想到别人、修的无私无我。我的病竟全都好了。无病一身劲,从此我每天都是快快乐乐的。我女儿的病也好了,我们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尊的感激。这么好的教人向善的大法,这么好的一部千载难逢的修炼宝书,却因为江泽民一意孤行的一纸邪令,使我和我的家人无端的饱受了一系列惨无人道的迫害。

二、第一次被非法劳教在白马垅劳教所被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我只想到北京说句真心话:法轮功是最好的功法。在长沙火车站横遭由天心区公安分局付胜文及其一伙人的野蛮绑架。随后被新开派出所非法关一夜,第二天把我送到天心区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多天;后又把我绑架到长沙市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来天。后来又非法判我一年劳教,送到白马垅劳教所迫害。

由于拒绝转化,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不准说话、电棍电、手被铐得出血、还有连铐——整个房间的人都铐在一起。有的被铐的昏死了仍不准坐,我被逼的绝食反迫害。那些特警,警察四、五个人就把我按在地上,拿一个很大的竹筒强行灌食,把鼻子捏得不能出气,差一点就没有命了。后又被非法加教一年,共被劳教两年。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当时在劳教所。解除劳教后回来听婆婆说:当时来很多人抄家,把整房子里面东西全部翻得乱七八糟,连家里的煤都被翻了个遍,还要挖地,抄走了我家所有的大法书。我和妹妹、妹夫都同时被送非法劳教,就剩婆婆带两小孩,在这种情况下,对我婆婆打击太大,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上的痛苦。

三、在捞刀河洗脑班里被折磨得骨瘦如柴

二零零三年元月,我从劳教回来还不到一个月,新开村管委会干部欧阳颂,带了几个人将我绑架到捞刀河洗脑班进行折磨,强迫转化。他们把我关在房间里,两个夹控看守,剥夺我所有的权利。我绝食反迫害,洗脑班的头目吴凯明、史进,他们经常恐吓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有一天里面有一个医生带我去一个地方,说上面来了人,到那一看是在(洗脑班里)非法判大法弟子的刑。我见他们诽谤大法,诽谤师父,就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的清白”。为此,他们将我非法劳教一年半,原因就是喊了“法轮大法好”。当时我已经绝食七十多天了,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他们就把我送回娘家。

身体刚刚恢复后,他们又要绑架我,我被迫流离失所。

四、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在二零零四年元月二日,晚上八点多钟,五、六个大汉先后闯入我临时住房,这伙人没有穿警服,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将我抬起来就走。第二天将我非法送到白马垅劳教所。

劳教所搞了一个所谓的“攻坚队”,就是用各种酷刑、折磨不转化的大法弟子。每一个大法弟子配两个夹控,夹控两个小时换一个班,专整大法弟子。不准睡觉,不准坐,有的站的脚肿得很大,有的站的肚子肿得很大,只要闭眼睛就打,有的被迫害的神志不清,有的被迫害的近要发疯状态。我被迫害的有一个星期没有睡觉,两个夹控是吸毒的,她们在警察的授意下,对我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原非法判我劳教一年半,结果因不转化被关押了两年才回来。

五、第三次被非法劳教被迫害出现生命危险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中午,我和同修在车上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构陷,绑架到高塘岭派出所。在那里,他们非法审讯我,有一个警察用手打我的脸,打了无数的嘴巴,我的脸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脸都被打肿了。还用烟头烫我的手,用电棍电我,我还被拽掉了一把头发,当晚我被送到望城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二天。他们向家人要了三百八十元。十二天后,他们又把我送到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判刑两年劳教。

刚进劳教所,就把我放在严管队,也叫七三队。当时的天气下雪,寒风刺骨,我每天坐在厕所里面,不准动,别人要上厕所,我就站在走道上,不准和大法弟子碰面。我绝食反迫害,他们就不准我坐,天天站着,有一天昏倒在地上,几个吸毒人员就把我按在地上强行灌食,牙齿都被他们撬掉,每天搞得一身都是水淋淋的,就这样关押了十个多月后就放回家了,因为我已经被他们折磨得不像人样了,随时有生命危险。

六、迫害仍在持续

过后的这几年,610、天心区政法委,经常派新开村管委会的吴德华干扰我,经常派人在我家门口守着,还派人跟着我,我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

在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早上八点多,长沙市天心区新开村管委会吴德华带几个人欺骗我到一个地方学习三天,还说都是炼功人,可以一起炼功,结果把我劫持到长沙市捞刀河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三天才回来。

在我上述的被关押期间,女儿曾被当时就读的学校威胁:因为母亲炼法轮功,要被开除学籍,致使女儿整日以泪洗面,受到惊吓,提心吊胆过日子;有时还不准女儿接见我;父母、哥嫂还有婆婆都因610、派出所、街道办事处、村管委会等多人多次的上门骚扰、恐吓、威胁、暴力,遭受到巨大的难以承受的精神压力和痛苦,婆婆因此而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