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绑架、劳教 河北保定郑宝珍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三日】河北省保定市阜平县苍山镇乡农妇郑宝珍,现年五十四岁,她因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当地警察骚扰、关押,曾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在非法关押期间,她家的庄稼没人收,家内家外都是一人多高的草。

郑宝珍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郑宝珍叙述自己遭迫害的部分经历: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我为大女儿准备第二天上学去,到了晚上准备要睡觉时,阜平县公安局长王益民、副局长翟向宇、国保大队长张进辉、范振华,指使着城关派出所长王梦杰、李秀海、安军等十五、六个警察通过苍山大队邪党书记陈贵玉闯了进来,一阵抄家抢劫后,将我绑架到城关派出所。第二天几个警察把我拉到拘留所。上大学没走成的大女儿和上高中的小女儿到城关派出所要人,警察拧着两个孩子的胳膊到公安局,威胁说:“再来要人,把你们抓起来。”

在拘留所非人的生活,使我的身体出现了问题,几天都没有进食,又遭警察暴力灌食,里面还加进不明药物,使我几次昏死过去了。第八天,我被几个警察抬着塞进车里,拉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劳教所看到我都这样了,拒收。警察又把我拉到另一个地方,那里也拒收,这样才把我给拉了回村里,交给村会计就赶紧溜走了。当时我生活不能自理,头昏失去记忆,走不了路,人瘦得都认不出来了。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二日八点左右,我被闯入家中的阜平县公安分局和城关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我在城关镇派出所被关押一天一夜,第二天被劫持到石家庄的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劳教所采用罚站等体罚的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每天早上五点半开始站到午夜,不“转化”就加重体罚,导致我的脚、腿严重浮肿,腰、腿疼得无法忍受,上厕所蹲不下。我被折磨得还出现了心跳加快、呕吐,晕了过去。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日上午,我和陈改茹因身体不好不能干活,被吕亚芹拳打脚踢、打耳光。这一天家人从几百里外赶来探视,狱警不让见,还撒谎说我不见。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我因不踏步、也不配合、不唱歌,被狱警吕亚芹打骂,我被打的腿都站不起来了。被打了以后,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腿、胳膊、嘴、头都麻木了,象脑血栓症状。吕亚芹还逼我接着踏步,说累死你们。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六日,我因被折磨得坚持不住摔倒在地,早晨、中午都没进食。狱警丁佳佳、牛丽指使犯人把我拖到医院,把我打晕死过去一个小时,等醒来后发现在另外一个屋里。吕亚芹抢了我的钱卡,说:拿你的钱灌你食。我被绑在一单人床上遭野蛮灌食,过程中,犯人薅我的头发,磕撞我的头,牙被撬动了几颗。

在劳教所,我因遭迫害身体虚弱,走的慢,经常被护卫队长王丽娜等殴打、扇耳光、揪着头撞墙等。一年的非法劳教经历苦不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