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今天的修炼机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个农村妇女,一九九六年七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尽管我当时年纪不大,可是身体并不好。由于我常年在外地读书,农村的学校条件很艰苦。东北的冬天很寒冷,睡的是凉板床,更加重了本来就有的关节炎,犯病的时候膝盖疼的走不了路,蹲在地上直哭。后来初中得过两次“克山病”导致心脏不好,症状就是经常喘长气,上坡都要歇几次。在学校期间又得了三叉神经痛、弯腰走路,成把吃药,尽管后来有所好转。但是,时常不太舒服。

那时候本来就家境贫穷,母亲体弱多病,父亲尽管不吸烟、不赌博,但是嗜酒如命。我记得我拿着十元钱去上学都得借,家庭状况可见一斑。我的两个弟弟颇有才华,但是,家里根本供不起三个学生,于是先后辍学。我二弟考上高中了,他们把学习的机会给了我。因为,我家供我一个人读书都很吃力。我是身负一家人的希望,刻苦学习。然而,在上学期间还得了神经官能症,后来大学无望,回家务农。

刚毕业那段时间我有一种感受,叫万念俱灰。我整天坐在小屋的墙角里,不说话,不见人,要么就穿的干净的去水边坐着,父母怕我寻短见,派弟弟们看着我。我是没打算死,我是觉得贫穷的家境,自己的未来如黑夜一般没有希望!看着家里两间小草房,还漏雨。体弱多病的母亲还招了附体,渐渐长大的弟弟,哥哥结婚扔下的外债,都是象压在我心上的石头,沉重,烦闷。

后来我干了两年蔬菜大棚,每当午夜,我都坐在温室上看着路上川流不息的车灯的流光,想了很多很多,甚至想到了出家。

一九九六年七月的一天,我忽然有病,四肢无力干不了活儿了,我走回家。听说父母都去炼功了,我当时心里想不通,甚至是来气的。这年月谁不赚钱啊,还去炼功?!我带着气走進了炼功场。看到师父的大法像,大家还热情的让我读了一篇经文。我在人群里看到一位很有威信的老师,我没想到他也会在这里,就问他:炼功能把关节炎炼好吗?他沉静而肯定地说:能。

后来在父母的身上,我看到了法轮功的神奇与超常。我的母亲自从修炼了法轮功身体好了,都能干农活儿了;我父亲也轻松戒酒了。他们的变化,在我看来就是奇迹,父亲自从戒酒,专心领着弟弟赚钱,我家一顺百顺,三年时间,盖新房,娶儿媳妇,添了一个大孙子。

我们一家心怀感激啊,是的,如果不修炼法轮大法这样的生活我们想都不敢想啊,谢谢师父!

我呢,自从修炼以后尽管不是天天炼功、学法,但是,这一身的病在不知不觉中都好了。我曾经困惑的很多问题在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大法给我打开了一个个心结,也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我就象一个走在茫茫黑夜的人,终于看见了曙光。

尽管农活很累,可是我的心是轻松的,因为我有信仰,大法给了我健康,也教会我用“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好人。

法轮大法的祛病健身的奇效,只要是真心修炼过法轮功的都给展现了。我身边一些常年离不开医生的“药篓子”,比如我的姑姑,胃病,肝功能造血不好导致的贫血,妇女病等等自从修炼大法后,干活有劲儿,小伙子都干不过她,她逢人就说:她身体这么好是炼法轮功炼的。还有一个大姨,患上了结核性胸膜炎,胸积水严重,医生让她回家准备后事。可是,她们自从修炼以后身体都好了,就这几个“药篓子”三年再也没進医生的门,三年后著名的老中医自动走進炼功场学起了法轮功。

最主要的是大法真正传达给我的是教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好人,逐渐去掉自私心理,成为一个为别人着想的善良生命。

修炼两年后我结婚了,在彩礼问题上我就要了仅仅够买些家具被褥、婚后生活的日用品的钱,在那个年代我要的是最少的。我没有为难家境并不好的公婆,而且,我还告诉他们:如果分家,也要等帮他们还完外债之后。别人都夸我通情达理,但我知道自己是按着师父教导我的“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的,遇到事情替别人着想,做好人。

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场对法轮功民众的疯狂迫害开始了,中华大地進入了茫茫黑暗。我的父亲和弟弟,在二零零一年也被抓,被打。我善良的父亲,被那些恶警,恶徒逼着喝酒,吸烟,逼迫他录制所谓“转化视频”父亲回来后,心情沉重,这一切宛如噩梦一般,让父亲无法释怀,终于于二零零一年含恨离世!

回头风雨修炼路,我曾迷茫,也曾恐惧,也曾停滞不前。可是,师父从来就不曾放开牵着我的手啊,我才可能走到今天。我觉得只有好好修炼,才是对师父最好的报答。我希望和我一样的曾经懈怠的修炼人都能珍惜今天的修炼机缘,因为这是万古不遇的。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