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低谷 讲好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二日】我是在一九九九年底给不识字的母亲念大法书时得法的。那时我二十一岁,大法的内涵和法理使我震惊,只是受无神论及现在科学影响的我当时没想修炼,只想按大法的要求做一个好人。

二零零二年二月份,因遭人恶告,电话被监听,母亲和大姨被绑架、抄家,同时绑架的还有我们镇上的多位同修,他们有的被罚款,有的被非法判刑,我母亲和大姨被非法判刑六年,关押在济南女子监狱。那时我已开始修炼,但由于学法不深,对这突如其来的迫害不知所措,我仰望天空在想:神真的存在吗?这铺天盖地的迫害到底是怎么了?突然心中有一个坚定的声音在说:我要相信大法,在任何时候都要听师父的话,大法是最正的。

二零零三年,我被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的大院住了一户人家,女主人对我说:我知道法轮功是好的,你们都是好人,我弟弟就是干公安局的,我们全家人都不让弟弟抓炼法轮功的人。我真为明白真相的这个生命和她全家人高兴。

在这场由江泽民一手策划的对“真、善、忍”的残酷迫害中,大法师父遭到恶毒的诽谤侮辱。大法弟子也遭到非人的迫害,使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庭支离破碎,我的家人遭到极大的痛苦和创伤。父亲理解不了这场迫害,喝酒后在大街喊:李老师能在几年里让这么多人炼法轮功受益,你们有这本事吗?最后父亲因思念狱中的母亲,痛苦中天天喝酒,在一次车祸中丧生。姥姥也因两个女儿为做好人而被投入监狱,伤心悲愤而过世。在这些仿佛所有世间苦难都降到我身上的日子里,警察还搜走了我家所有的大法书,失去修炼的环境,我也渐渐的跟常人一样了,在这期间也出现两次大的病业。

母亲出狱后,看到我的样子很伤心,多次劝我从新修大法,那时我的怕心很重,母亲劝了我近半年的时间,有一天我终于下定决心从修大法了,就在这一念发出的同时,我就感到好像自己转变了一个空间一样。打开师父的讲法录音,泪水一下涌了出来,原来师父还要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呀!

我于二零一零开始在工厂讲真相,利用工作便利条件给我身边的一位同事小丽讲真相,她有乳腺增生,多方医治用药难以奏效,我就从祛病健身方面给她讲大法的美好,讲我母亲及其他同修修炼大法后健康的实例,因为我刚开始讲真相,当我一看到小丽的表情不对时,我就调整心态,看自己是不是讲的太高了,还是自己有什么执着心在。渐渐的小丽也了解的多了,思想开始转变,我劝她说:“你就本着有病乱求医吧!因为医院对你的病是不去根的,要不你先看一遍《转法轮》,了解一下,觉得好你就看下去,觉得不好再还给我就是了,你不会有任何损失,就像梨子不自己尝一下,怎知道酸甜呢?!”

终于有一天,小丽非常有兴趣的说:“那你就给我请一本《转法轮》吧。”刚开始一看,就引起了小丽极大的兴趣,每天上班就兴奋的对我讲:“哎呀!这书里面讲的都是怎样做个好人呀!太好了。”书还没看完呢,乳腺增生的肿块就消失了。小丽还着急的说:“这么好的大法,我要给我母亲请一本看,让她也修。”后来我陪小丽去她母亲那讲了真相,也请了《转法轮》,教了她母亲炼功动作。她母亲对我说:“因为是我女儿来告诉我的,我相信我女儿不会欺骗我的,我修,从今后就一心一意听李大师的了。”

还有一位同事小芳是云南来的,小芳小的时候曾有人给她算命,说她在佛土上出生,带着很强的能量,从小不太生病,与佛家有很大缘份,三十六岁时改变命运。我认识她那一年正好是三十六岁,我给她讲大法的美好,讲中共怎样残酷迫害大法的真相。我也处处帮助她,慢慢小芳觉得修大法的人真好,小芳也成了大法中的一员。小芳刚开始看大法书的时候,书中的“卍”字符便旋转起来,我告诉她说:“你根基真好,很有缘份,赶紧开始修炼吧!”

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故事,因为我的争斗心,自私心很重,一次和别人发生了矛盾没守住心性,被小芳看到了,说:“修大法的人还这个样子,我不看书了。”我听到后非常后悔,一下午心里很不舒服,我想不能因为我的行为影响到别人得法,于是我丢掉爱面子的心诚恳的向小芳道歉:“对不起,是我做的不好,没守住心性,没有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好,大法是正的,只是我这个学生学的不好,不要因为我做的不好,影响了你得法。这大法是千万年不遇的。”

这样,小芳又高兴的请回了《转法轮》。我想以后我要严格按大法来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不能因自己不当的言行阻碍了众生的得法与得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