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士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我年轻时因身体不好,寄托于信佛,在本地鸡翁山寺庙中当居士。后来就很执着修庙、建庙。

离开寺庙修大法

法轮大法传入我地,一位功友前来向我介绍大法,她说:“法轮大法才能度人,庙里度不了人。”度人的念头带动我去了法轮大法的炼功场,我见到许多人都在学法炼功。一九九六年五月的一天,我正式走進法轮大法的修炼。

起初我放不下庙里的东西,脚踩两只船。在学法中,逐渐明白了不二法门的法理。我更深刻的体会到,法轮大法传功洪法不收费,师父为学员无条件的净化身体从不要谁一分钱的报酬,而我还在这庙里游说香客捐钱做庙里的开支,佛教和大法相差多远啊!我猛然醒悟,我要离开寺庙,坚修大法。从此,我离开了我亲手扩建的寺庙。

我成长在大饥荒年代,生活都难保,哪能正常求学呀,我只插班读了半学期小学的二年级。所以开始学法时识字很困难,我曾求一位教师教我识字,她说:“你都是五十四岁了,怎么教呢?”就拒绝了。

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能通读《转法轮》和所有的经文了。

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的身体变得非常好,精力充沛,情绪昂扬,走路一身轻,这是当居士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过的现象。我深刻体会到了,大法从里到外、从本质上改变着生命,大法才是真正度人的真法。

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我也面临方方面面的考验,闯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至今坚定的走在助师正法的修炼路上。

面对干扰不动摇

江泽民发动迫害前,我丈夫和子女们都很支持我修炼法轮大法,从未干涉。迫害开始后,邪恶来势凶猛,我丈夫害怕共产党,每天对我严加监视,不允许我外出,更不允许我出外张贴真相标语。一次我出去贴真相不干胶,他在后面尾随监视,我在前面贴,他在后面撕。当我贴到第三张时,他从我身后勒住我的脖子将我摔倒在地,我以为是警察,急忙高呼:“法轮大法好!”他一通乱骂,将我强拖回家。我给他讲大法的好处,我说大法才是真正度人的,庙里度不了人了,我要坚修圆满,不能受你的干扰。丈夫说:“共产党这样残暴,你让我们全家都受株连吗?”子女们也强烈要求我不要外出讲真相,只准在家独修。我不能听他们的,我要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我原在庙里做住持,每月有一定的收入,我把寺庙建好了,信教的人对我好评连连,把我的付出作为功德和历史记录下来。很多居士都对我说:“你学法轮功没有收入,只有付出,还要冒着遭共产党打压的风险。你还是回庙里来继续做住持吧,搞好庙里的事务,还有收入。”这些都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决心。

经历迫害更坚定

因为坚持向世人讲真相,我先后被骚扰、绑架、关押二十二次,曾被非法判刑两次,第一次被判一年,第二次被判五年,特别在审讯中,给我戴上脚镣手铐。在监狱我被关单间禁闭,我曾绝食一个月,警察将我强行抬到医院打针。每次遇到残酷的折磨,我就背诵大法师父的经文,发正念,劝警察不要行恶,免遭报应。

在这些苦中难中,我的怕心逐渐去掉,做三件事更加精進。从这些年的经历中我悟到,在修炼中一定要以法为师,一切按师父安排的路走正,走好,决不听从于邪恶旧势力的安排。自我真名实姓诉江后,邪恶再也不敢来干扰我了。修炼中就是这样层层突破,才能走好每一步。

学法较浅,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