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遭非法劳教 姑母被迫害致死

四川省德阳市廖婕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三日】四川省德阳市法轮功学员廖婕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向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的亲人遭到残酷迫害,母亲遭非法劳教,姑母被迫害致死。廖婕要求最高法院追究江泽民刑事罪责。

以下是廖婕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大法师父的大恩大德

一九九六年,我的母亲周惠勋(成都市老年病医院退休医生)和姑母(原四川省邛崃市妇幼保健站书记)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七年祖母在家乡与大法结缘,她们都有机缘参加了当时的户外集体晨炼,祖母和邻居功友还每天下午坚持一起学《转法轮》,我于一九九九年一月开始学炼法轮功。家中其他亲人、男女老少也纷纷喜学大法,到九九年放暑假,十来口人有缘聚在一起集体学法炼功,全家都沐浴在幸福的法光中。

我从出生起就体弱多病,幼年时常常感冒伴高烧迷糊症状,脑子也迷糊,上小学因数学不及格上了八年。人面黄肌瘦,每逢季节更替必定受风寒感冒,每次必定扁桃体发炎肿痛,流鼻涕要两个月,每次吃抗生素,吃过又会全身无力、嗜睡、记性差。高中毕业时是全班倒数第一名。我毕业多年后报考全国自考中医专业,报考两次,五科中只有一科及格。

一九九九年二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发生巨大变化,无病无痛一身轻,精力充沛,记忆力也增强了,每天学习可以长达十二小时。一九九九年十月份我报考了四科专业课程,一次性全部通过,而且平均分高达八十一分。

得法十六年多,我再没有吃过一片药。师父和大法给予弟子全家的一切永远无法回报,大法师父于我有“救命、传道、授业、解惑”之大恩大德。

母亲周惠勋遭非法劳教

我母亲周惠勋是成都市老年病医院退休医生。我被非法关押从拘留所出来时,才知道母亲已被关在温江县看守所。从那以后,母亲被当成所谓“顽固”分子重点监控,工作单位被罚款、领导挨训,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继父是教授,被运动搞怕了的人经受不住恐怖的压力,和母亲离婚,断绝联系。

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我邀请几位在温江县中医院一起实习的同学到家中做客。忽然来了一群警察,说我们非法聚会,将母亲和两位女功友、我和几个女同学抓到城西派出所。后来他们说就因为第二天是七月一日,上面指示三十日把炼法轮功的抓起来。后听同学说警察还拿电棒恐吓她们:不说就拿电棒电她们。当天夜里,中医院把几位女学生接回医院。而我被关到拘留所,母亲被关到看守所。六、七天后才把我们母女放出来。

二零零零下半年,我母亲周惠勋到北京上访后又被非法拘留了四十五天,因工作单位一再被罚款、骚扰,母亲被迫辞职,过着没有收入、东躲西藏的流离生活。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日,母亲在资中农村租住处被绑架,还遭到灌浓盐水、四肢被绑在“死人床”五天五夜的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母亲在成都一出租房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到残酷的身体折磨和精神摧残。劳教所实施“思想专制,精神屠杀”罪行的手段罄竹难书。

姑母廖朝齐被迫害致死

廖朝齐
廖朝齐

我的姑母廖朝齐,原四川省邛崃市妇幼保健站书记。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凌晨在法轮功学员陈桂英家中被大邑县警察绑架。警察对廖朝齐严刑拷打,逼迫她说出真相资料来源。廖朝齐绝食抗议迫害。刑警大队长周文才对她拳打脚踢,她左边脸上留下了很大一团青紫伤痕,后又把她双手反铐在牢房地钉上三十六个小时,不准解便、睡觉、喝水、吃饭。后来廖朝齐被关押到大邑县戒毒所,十月三日中午,戒毒所所长张某叫人用手铐把绝食八天的廖朝齐“大”字铐在刑具铁栅上,用手一把抓住廖朝齐的头发仰面朝天,中午灌了一小会儿未灌进去,下午接着灌。十七点三十分左右,所长张某叫人拿辣椒面和盐、拿铁器撬嘴,一些在门口观看的吸毒女开始哭泣,说太残忍了。

十月四日上午,警察通知家属说廖朝齐在大邑县公安局突然死亡。几经周折,亲属终于在殡仪馆看到廖朝齐遗体,验尸发现,她右手内侧被铐成血肉模糊,双侧肋骨多处骨折,尤其右侧第五至七肋完全骨折。亲属要求索取验尸报告,警方非但不给,还逼迫姑母的儿子在所谓“不同意继续尸检的说明书”上签字,以推卸他们的责任。我姑母廖朝齐被迫害致死, 时年五十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