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成都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据明慧资料显示,二零一六年成都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仍在操控、胁迫公检法、国保、派出所、社区人员参与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

图1:2016年成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人次统计
图1:2016年成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人次统计

在二零一六年,法轮功学员陈世康女士遭成都龙泉监狱迫害后离世;黄顺坤被阿坝监狱迫害致死。成都市610及各级610参与迫害,导致至少18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134人次被绑架或非法抄家(其中十八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五位法轮功学员遭暴力抽血,据明慧公布的信息至少已有69位法轮功学员已回家),五位法轮功学员遭经济迫害被迫流离失所或非法辞退,114人次被骚扰。

二零一六年成都市,发生迫害最严重地区是成都市金牛区和彭州市、金堂县,出现迫害严重的主要原因是针对法轮功学员诉江,参与迫害的主要机构是成都市610及各区、市、县610及四川省610。

一、迫害致死案例

1、泸州法轮功学员陈世康女士遭成都龙泉监狱迫害后离世

四川泸州法轮功学员陈世康女士,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晚上在家门口被非法绑架,而后被龙马潭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在成都龙泉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六年过年前秘密送回家,回家仅二十天左右,陈世康于正月十六左右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九岁。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晚上九点左右,陈世康女士从外面回家,到家门口被拦截楼下,随即恶人闯入室内,满屋乱翻,非法查抄,抢走现金一万元,电脑、打印机等十多包东西,随即把法轮功学员陈世康绑架。

第二天,即六月二十七日,泸州龙马潭区红星派出所送来一张“长拘证”给陈世康的儿子,陈世康已被劫持到泸州纳溪看守所。参与绑架的有龙马潭区610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王大队”、陈姓刑警;有红星派出所警察和向阳街社区三个女人,共十余人。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泸州市龙马潭区法院对陈世康非法开庭,非法判刑五年。陈世康女士被劫持到成都龙泉监狱迫害,二零一五年初出现肚子疼状态,检查出患直肠癌,大约四月在监狱医院做了手术。家人去探视,监狱却不准留下照顾。当时医院出具了保外就医的证明,家属到当地办好手续到监狱接人,监狱却回答:是政治犯,不能保外。

陈世康的状态越发严重,并出现全身浮肿。监狱见人没几天活了,二零一六年过年前用监狱医院的车把陈世康秘密送回家,扔给了家人,狱警还威胁陈世康的家人:不准对外说,法轮功学员陈世康于正月十六左右含冤离世。

2、四川宜宾市法轮功学员黄顺坤被阿坝监狱迫害致死

四川宜宾市兴文县法轮功学员黄顺坤被非法判刑十年,于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次日遗体被强行火化,时年六十三岁。黄顺坤被非法绑架关押四年零七个月以来,黄家人只在法院非法开庭前见过黄顺坤的面,直到火化前才被610允许家属探望五分钟遗体。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在宜宾市兴文县公安局副局长曾庆红、610主任谢忠良、国保大队长黄传武、副大队长李奇及中城镇派出所所长罗劲松的策划布置下,非法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黄顺坤、黄顺德兄弟俩、许启阳(男,退休教师)和高朝君(女,退休教师),并非法抄家。参与绑架抢劫的人员有:610人员黄传武、李真、罗新、赵学全;社区书记丁薇、社区主任段显丰等。

法轮功学员黄顺坤、许启阳和高朝君等被非法关押在兴文县公安局看守所,期间,遭到公安警察非法提审、刑讯逼供等。九月二十九日,兴文县检察院非法批捕。

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一日兴文县法院非法开庭迫害法轮功学员,所谓“公诉人”是吕启文,“审判长”是曹仲康,“陪审员”是姚刚,有十多个警察戒备森严的“维持秩序”。在法庭上,人权律师梁晓军义正词严的为许启阳等人作了无罪辩护。

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兴文县法院诬判法轮功学员黄顺坤十年、法轮功学员许启阳八年、法轮功学员高朝君七年。兴文县610、国保大队恶警五月二十八日将法轮功学员许启阳、黄顺坤强行劫持到乐山监狱迫害,乐山监狱以刑期太长拒收法轮功学员黄顺坤;二十二日610将法轮功学员高朝君劫持到简阳监狱。

乐山监狱不接收后,黄顺坤被劫持回兴文县公安局看守所继续遭肉体迫害,从几十米楼层往返爬行消耗体力。黄顺坤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后被劫入到成都阿坝监狱迫害致死。在这四年零七个月期间,黄家人只在开庭前在法院见过黄顺坤的面,从劫入乐山监狱再转到阿坝监狱这个过程都没有通知家属,直到离世才被允许家属探望五分钟遗体后,强行火化再拿钱去领取骨灰盒。

非法判刑案例

1、成都市彭州市法轮功学员白贵银被诬判三年零六个月

二零一四年一月四日,法轮功学员白贵银被警察绑架,关押在彭州市看守所至今,已历时两年零九个月。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日,四川省彭州市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白贵银再次非法开庭,对白贵银诬判三年零六个月,整个过程前后进行二小时三十分钟。

法庭内外除律师外全是警察、便衣、“610”人员等,还有警察、警车流动巡逻,在法院周围布满了警察、便衣、国保和各乡镇派来阻截当地法轮功学员的“610”等人员。这个庭审与往常庭审不一样,戒备森严,如临大敌,不准民众旁听。为什么?这不明显了吗?他们害怕民众围观丑事败露。

有几个警察骑着摩托车绕法院一周巡逻查看,其中有警察和市“610”人员拿着相机对走近法院的人拍照并进行盘问和非法搜查。随后有警车疾驶而入。法院审判庭院内、法院外也停着很多警车,其中还有特警的车。

在法庭陈述时,白贵银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从根本上说都是为了救人的。我的那些设备也都是为救人的。我只是坚持我的信仰,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做事,没有触犯国家的任何法律,理应无罪释放。

白贵银家人聘请的律师出庭为他作了无罪辩护。律师强有力的无罪辩护,将彭州市公安局、检察院构陷白贵银的所谓“罪证”全部推翻,审判长和法官也都无话可说。但是,彭州市法院却无视基本事实和律师的无罪辩护,昧着良心继续践踏宪法、践踏法律,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日对法轮功学员白贵银作出了无理判决,法轮功学员白贵银被诬判三年零六个月。

2、成都市郫县高春秀被法院非法枉判三年半

二零一四年七月八日,郫县国保和红光镇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郫县红光镇法轮功学员高春秀家,抢走打印机三台、电脑二台、复印机一台、钱二万多元和部份大法书,高春秀被非法关押在郫县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成都市郫县法院非法庭审高春秀,律师为高春秀作了强有力无罪辩护,在场三十多的旁听人为其鼓掌,公诉人胡真无法应对,审判长杨蓉说,以610的指示,要重判高春秀。律师要求法院应当庭释放高春秀,当事人是无罪的,最后法庭草草收场。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成都市郫县法院非法枉判法轮功学员高春秀三年半。

3、成都市法轮功学员张里学与都江堰市法轮功学员甘学梅被非法开庭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日,四川成都市法轮功学员张里学与四川省都江堰市法轮功学员甘学梅,为了还百姓知情权,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都江堰市峨乡镇派出所劫持,至今仍然被非法关押至四川省成都市郫县友爱镇看守所。

被非法关押半年期间,四川省都江堰市检察院因为证据不足,已经进行了两次补充侦查, 此外,对于张里学女士的迫害,已经引起了国际社会美国国会议员们的注意,由现任国会议员大卫·莱克特起草的关注信经六位国会议员署名,于今年六月已将信函发往了中国主席中南海办公室。

然而,审理本案的公检法仍然藐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企图利用《刑法》三百条与越权《司法解释》来罗织罪名。十月七日,都江堰市检察院将张里学女士移交到都江堰市法院进行非法庭审。

4、法轮功学员孟庆素在双流区法院被冤判七年

法轮功学员孟庆素住在成都市双流区西航港莲花小区,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日,被成都市公安局天府新区分局民警白云等非法绑架,并于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非法开庭,在庭上,法轮功学员孟庆素说,我修炼的法轮功,做好人。同时,律师提出,该案的证据不能作为定罪依据,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可是法院最终受610操控,还是非法判法轮功学员孟庆素七年。从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四日起至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二日止。

5、成都市法轮功学员程怀根遭双流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日下午,成都市法轮功学员程怀根遭双流区法院非法庭审,当庭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五年五月,因在成都天府新区华阳镇一小区内发现两个法轮功真相条幅(告诉人们法轮功的美好),于是天府新区大肆骚扰各镇法轮功学员。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抓到派出所取手印、验血、查DNA。程怀根从六月三日被绑架,到七月三日被非法批捕,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双流县看守所,已一年。此期间,程怀根在看守所几次犯病被送医院,如今他身体骨瘦如柴。610人员、国保警察因怕他哮喘发作危及生命而承担责任,开庭期间,还要120守护急救。

法庭上,程怀根讲述了他修炼法轮功的经历:因为自己患严重的哮喘病,发起病来上气不接下气,随时有生命危险。他的两个熟人因患哮喘病承受不了这种痛苦,一个跳楼,另一个也自杀了。后来有人就借给他一本书《转法轮》,他看完后,一下就明白了许多人生道理,也明白了人为啥会生病,怎样才能好病。于是他看完书后就学法炼功。很快,他的身体发生了巨大改变,再也不用上医院了。而且,他的思想也发生了180度转变,一下子改变了过去的恶习,家庭和睦了。

程怀根自己在法轮功中受益了,他为了把法轮功的美好带给大家,消除人们对法轮功的误解,让更多的人像他一样从法轮功中受益,去年五月,就在一个小区内挂了“世界需要真善忍”,“普天同庆‘513’世界法轮大法日”条幅。

为程怀根辩护的律师,在法庭上作了有力的无罪辩护。律师说:法轮功从一九九二年传出,到九九年被镇压,江泽民提出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到现在法轮功弘传全世界,越来越壮大。程怀根只是因为在小区悬挂条幅“世界需要真善忍”,“普天同庆‘513’世界法轮大法日”,造成了什么危害?对谁造成了危害?危害了谁的利益?难道世界不需要“真、善、忍”吗?法庭上公诉人等耷拉着脑袋,没有人打断律师的正义辩护,所有旁听人员都听的很认真,很多人通过这场旁听明白了真相。

程怀根说:我从法轮功中受益了,我自然要把好事告诉大家,难道世界不需要真善忍吗?难道做好人也有罪?

最后,审判长宣布休庭二十分钟。休庭期间,旁听的人议论纷纷,很多人都竖起了大拇指:“这个律师讲得好!”“讲得好!”“真行啊!”很多人都觉得程怀根应该当庭释放!然而,法庭违背民意,竟当庭宣布判刑四年,当时很多人都愣住了,一片愕然。这完全是按照成都市天府新区610、政法委、国保的幕后操作内定的结果。可见,他们还在继续追随江泽民执行他的迫害政策,不明真相分不清现在形势的变化,看不清大潮流、大趋势。现程怀根已非法被送到乐山嘉州监狱。

6、成都锦江区老太太法轮功学员雷燕华被非法开庭

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因看望当年知青故人而遭绑架的成都锦江区老太太雷燕华,在剑阁县法院被非法开庭。律师为雷燕华做了全方位的无罪辩护,他们的辩护令不少旁听的人明白了雷燕华完全是无辜的,并了解了法轮功合法的真相。本案现在休庭,等待判决结果。

这是剑阁县第一例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案件,为此当局做了周密安排和细致准备,但律师有理有力的辩护,有力地戳穿了中共“假法律之名、构陷法轮功”的谎言,将“法轮功合法”的事实真相呈现给旁听民众。

开庭当日,法院外,平日里空旷的大街上停满了车辆,除了三名便衣站在法院街对面,盯着审判庭、密切注视过往的每一个行人外,周边石凳等处都坐着一些农民工模样的人,而法院大厅外、尤其是通往二楼办公室的长长的楼梯上更是站满了人。法庭内,大概能容纳二、三十人的旁听席几乎坐满,除了两名家属外,其他几乎全是当局指派的社区人员。

公诉人明显做了一些准备,将九九年后的两高解释等一一拿出,对这些法律上根本不能成立的所谓“依据”,律师一一做了彻底的驳斥。如:两高的司法解释里面根本没有提到法轮功,内部文件不能作为法律依据等。律师还提到,公安部和国务院公布的14种邪教根本没有法轮功,公诉人对此表现得一无所知。

律师从法理、犯罪构成、法律适用、事实证据等各个层面为雷燕华做了全方位的无罪辩护,他们的辩护令不少旁听的人明白了雷燕华完全是无辜的,并了解了法轮功合法的真相。本案现在休庭,等待判决结果。

雷燕华女士,六十一岁,成都退休职工,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多次遭受迫害。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九日,被锦江区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并曾经长期被社区人员二十四小时跟踪、骚扰,当局制造的恐怖和残酷的迫害对其身心、精神都造成了很大伤害。

7、成都市彭州法轮功学员赵云强、周育华被非法庭审

雅安法院于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赵云强、周育华。

彭州市通济镇赵云强、丹景山镇周育华于二零一五年九月八日上午在雅安市雨城区救度众生时被警察绑架,一直被非法关押在雅安雨城区多营看守所。

8、成都营门口七十四岁刘臣学的冤案移到金牛区法院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中午,四川成都营门口七十四岁的老人刘臣学在家,被成都市营门口派出所和成都市金牛分局绑架,刘臣学的冤案移到金牛区法院。

9、成都法轮功学员魏再慧、魏再秀被非法庭审后 家人与他们失去联系

四川成都天府新区华阳镇法轮功学员魏再慧、魏再秀,自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在成都双流区法院被非法庭审后,法官说择日宣判,但至今家人联系不上俩姐妹。

10、成都市彭州市法轮功学员黄淑琼遭非法判刑

四川省彭州市黄淑琼,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在家中时,被一伙人送来一份判决书,上面写着:判她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落款时间: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来的人并说要她自己去。判决书上还写着:二零一四年四月二日被监视居住;二零一五年四月二日被取保候审;二零一六年四月二日被取保候审。

判决书上还写有黄淑琼的辩护词。成都市在前一段时间在彭州市街道上走路时,忽然被抓到法庭上去了。她给法庭场上的人讲了真相,其中她告诉在场的人说:法庭不应该起诉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是好人和救人的,法庭现在应该做的是准备起诉江泽民。黄淑琼当天被当庭释放,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一日再遭绑架。

11、成都崇州市法轮功学员胡霞遭非法庭审

四川崇州市法院于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九点半对崇州市羊马镇法轮功学员胡霞进行非法庭审,胡霞是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被崇州市羊马镇派出所绑架直送崇州市看守所迫害也有一年了。

12、成都丁惠、郑斌、林小全面临二次非法庭审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八点钟,成都市法轮功学员丁惠、郑斌等被新都区610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城东派出所一同绑架,并遭到殴打。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两位律师在法庭上分别为他们二人做了无罪辩护。当法庭的屏幕上播放出法轮功真相传单、杂志、对联、光盘等所谓的“证据”照片时,律师要求法官把这些“证据”拿出来看看,却遭到了法官的拒绝。

律师说:“按照法律规定,照片上的这些东西不能作为呈堂证供。”然后他从自己的公文包中拿出了一本明慧期刊,对大家说:“我这里也有一本法轮功的宣传品《明白》,上面讲的是一个老人修炼法轮功后怎样做好人的故事。”并当庭宣读了期刊上法轮功学员修炼的三个故事,还叫法官拿去看看,遭到法官的拒绝时,律师对法官说:“为什么你就不敢看看这本法轮功的宣传品呢?宣传做好人的事迹怎么会违法呢?”

法轮功学员制作和散发的真相期刊都出自明慧网,里面的内容都是教人向善的,对社会是有益的。这些期刊也揭露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大陆民众有权知道这些真相。法轮功学员制作和散发真相期刊,不仅是行使宪法赋予的言论和信仰自由的权利,也是维护民众的知情权。

在庭审期间,公诉人口口声声污蔑法轮大法,律师一口一个“大法弟子”。公诉人还不停的打断律师的辩护,但两位律师还是坚持为丁惠和郑斌做了两个小时左右的无罪辩护,最后法庭宣布择日宣判。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上午,成都市新都区法院冤判了法轮功学员丁惠三年,郑斌三年零两月。见(2016)川0114刑部4999号《判决书》,审判长:付华,审判员:张琳,代理审判员:王洁,书记员:骆才华,公诉人:张应。丁惠、郑斌不服此判决,现已上诉到中院。

13、成都法轮功学员苏青华被非法庭审

法轮功学员苏青华于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晚在外面写大法真相标语时遭人恶告而被高新区三瓦窑派出所警察非法绑架, 九月三日被强行劫持到郫县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半,成都市高新技术产业区法院冤判法轮功学员苏青华三年,整个庭审过程,只准苏青华母亲一人旁听,并将其余旁听人员全部赶出了法庭。

14、成都高工刘桂英被非法构陷到金牛区法院

成都电子工业部二十九所高级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刘桂英被构陷案,已于一个月前,被移交到金牛区法院。上个月,律师前往金牛区法院案管中心查询该案时,被告知,该案已交到成都市中院审查。

法轮功学员刘桂英是去年(2015年)十一月底,在家中被金牛区国保以查物业的名义骗开家门绑架的。自刘桂英被绑架之后,其辩护律师见过刘桂英后,曾多次向承办该案的茶店子派出所提出“取保”申请,对于刘桂英这样温文尔雅的知识女性,在侦查阶段,不应予以非法关押。刘桂英的家人也曾提出,审前不应予以非法关押,但均被承办人拒绝。

“案子”到检察院之后,律师阅卷后,两次向公诉科承办人提出“不予起诉”的法律意见。并指出,该案证据明显不足,更没有事实,不具备起诉条件。律师并表示,该案到检察院后,因为证据不足被退回。两次补充侦查,并没有新的证据,那说明该案仍是证据不足,怎么能起诉呢?承办人表示无奈,说他们是集体决定的。

非法长期关押案例

1、成都法轮功学员刘巨学被非法关押

成都七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刘臣学(刘孃)老人,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被营门口派出所和成都市金牛分局警察绑架、非法刑事拘留十四天,后又改成一个月,后又延期半年。

2、彭州市法轮功学员李云玖被刑事拘留

彭州市法轮功学员李云玖于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在江苏省靖江市被非法绑架,现已被非法刑拘,被关押在位于泰州市红旗农场的泰州市看守所。

3、成都青羊区公安分局再次将刘晖材料递交青羊区检察院

成都市刘晖女士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日,在43路公交车上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洪传于世的真相,以及中共高官杀害中国人、贩卖中国人器官的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成都市黄瓦街派出所绑架,劫持到成都市郫县看守所,至今已有五个多月。

成都市青羊区检察院前段时间以“证据不足”为由,将刘晖的材料退给了青羊区公安分局,青羊区公安分局又凑了一些所谓的“罪证”,将刘晖的材料再一次塞给青羊区检察院。

4、成都法轮功学员敬慧玲面临被非法起诉

敬慧玲,今年四十四岁,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人,在成都市做生意,个体工商户。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下午四点左右,敬慧玲正在成都家中休息时,被社区居委会和成都市高新区三瓦窑派出所警察骗开了房门。当看到家中有法轮功书籍后,在未出示执法证件和搜查证件的情况下,警察违法搜查并扣押了手机、电脑等私人物品。

敬慧玲的父亲与兄弟闻讯赶到现场了解情况时,竟被无理刁难与野蛮强制扣押,非法关押至深夜。敬慧玲当天被非法刑拘,七天后即六月二十八日被非法批捕。目前案子已经移交到高新区检察院李国栋检察官手中。据说这次迫害指令来自于成都市610,幕后高新区国保支队,具体实施迫害三瓦窑派出所。

十月十九日是成都高新区检察院检察长公开会见日,敬慧玲的父亲到成都高新区检察院要求见检察长,为自己的女儿伸冤,检察长不见,委托敬慧玲案的公诉人李国栋见敬慧玲父亲。

敬慧玲的父亲对李国栋说:“我的女儿修的是真、善、忍,她是个好人,她没有做任何错事,希望你们无罪释放,希望你们要讲良心。”成都高新区检察官李国栋说:“我们不讲良心,只讲法律。”

5、四川省金堂县吴春兰、陈双琼、王小芳被非法绑架

成都市610机构及相关人员于二零一六年九月初指使、裹挟金堂县赵镇各派出所警察对赵镇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街上出现成都特警车辆、防暴警察手持防暴盾、荷枪实弹,警车上备有雷达监控器材等,据说刘云山来成都指使新津洗脑班头目殷舜尧为首的恶人对四川省内进行迫害。同时指使各社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恐吓、逼在不诉江的文件上签字。

九月二日又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王晓芳并非法抄家(县审计局职工),九月九日晚九点左右,金堂县法轮功学员吴春兰在京广路家中被绑架,特警数名、荷枪实弹。吴春兰因被非法关押而出现脑血栓症状,于12月21日前后被送往成都市医院急救,医院以没有病房为由拒收。后吴春兰又被转到金堂县医院重症监护室治疗,几天后转到普通病房观察病情。据悉吴春兰取保候审回家,迫害使她半身出现失去知觉状态。

九月八日中午一点左右,大约二十多名警察、成都特警对金堂县赵镇综合市场停车处封路戒严,把法轮功学员陈双琼强行带走,特警们个个荷枪实弹,成都市金堂县大法弟子陈双琼的丈夫九月八日也被绑架。

6、成都法轮功学员郝琳、张明红被构陷到检察院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七日,成都市法轮功学员郝琳、张明红在西岭雪山景区内挂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条幅时,被西岭雪山派出所警察非法绑架,被劫持到大邑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四天,至九月十一日,郝琳和张明红分别被武侯区晋阳派出所警察直接劫持到成都市郫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警察将构陷“案卷”递交到检察院,妄图批捕迫害。

7、四川省邛崃市桑园镇法轮功学员古芝光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六年九月六日,四川省邛崃市桑园镇道泉村九组法轮功学员古芝光被邛崃市公安局警察绑架,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四日被邛崃市检察院非法批捕,现被非法关押在邛崃市土地坡看守所。

8、成都市彭州市法轮功学员罗贵茹被非法关押

成都市彭州市法轮功学员罗贵茹,二零一六年十月中上旬,在彭州市太平场讲真相时被警察非法绑架,非法关押至今。

9、成都法轮功学员邹君秀被非法迫害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因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610警察非法绑架、抄家,将她送到成都郫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已经四十五天,家属未接到任何派出所的相关通知,家属请的律师也没得到任何相关部门的通知。

10、成都法轮功学员小周被绑架情况

成都小周,于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左右,在成都保和场街上发真相被人举报,随后被成华区保和街道办事处主任张德才非法抓捕。下午被派出所的人把邹君秀押回家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功学员私人物品电脑、几个打印机、做资料用的耗材、影碟机。

11、成都汤云霞、钟芳琼、熊治英遭非法批捕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六日,成都法轮功学员汤云霞、钟芳琼、熊治英在汤云霞的租住处被桃蹊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并抄家。汤云霞家中大量私人财物被抄,据抄家的警察透露有上千件,租住处房门猫眼被卸开,房屋被封。之后三人被非法关押在成都郫县看守所。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冤案被构陷至成华区检察院。

据了解,成华公安分局办案警察将钟芳琼作为“重大政治犯”,在非法审理三名法轮功学员时,在钟芳琼零口供的情况下威胁称“上次判你七年,这次判你八年。”又诓骗汤云霞说,只要汤云霞一人“承担”了,就把其他两人放了。现三名法轮功学员已被成华检察院非法批捕,案件仍在侦查阶段。

12、成都法轮功学员蒋利遭非法批捕

成都法轮功学员蒋利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在家中被绑架,十二月九日被成都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非法逮捕。现被非法关押在郫县安靖镇看守所。

蒋利原是四川内江师范学院的老师,曾被多次绑架,遭受洗脑班和劳教迫害,被迫辞职后,到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任教,因给学生讲真相,被学校所在地的成都高新西区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

13、其它绑架、非法关押情况

1月,六位法轮功学员和一位家属遭非法绑架或非法抄家,成都天府新区恐吓绑架并非法抄家法轮功学员胡友琼已回家,成都市法轮功学员周美华和丈夫(未修炼法轮功)被非法绑架抄家已回家,成都地区一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已走脱,成都市郫县法轮功学员刘守辉被非法绑架,成都市彭州市法轮功学员姚世会、余恩琼被610非法抄家。

2月,八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绑架或抄家,成都崇州市三位7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刘琼华、扬琼华、魏炳莲因讲真相被非法绑架恐吓三位已回家,成都市彭州钱帮述夫妇被抄家,彭州市法轮功学员杨兴益、邓长久、郫县雷元芬因讲真相被非法绑架,三位已回家。

3月,五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绑架,成都法轮功学员张惠安遭非法绑架已回家,成都彭州市法轮功学员廖明香遭非法绑架,成都市郫县法轮功学员王秀英被绑架抄家已回家,成都市彭州市法轮功学员杨兴益、成都彭州市何跃玉被非法拘留,二人已回家。

4月,七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绑架,成都市郫县610因诉江对法轮功学员邱秀荣非法抄家,成都市彭州市绑架马志芳未遂,成都市大邑县法轮功学员鞠秀珍被非法抄家,成都市青白江区法轮功学员周述先遭非法绑架,成都市金堂县法轮功学员樊贞秀、龚大英因讲真相被非法绑架已回家,成都市彭州市法轮功学员刘云芝遭非法抄家。

5月,八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绑架,成都市大邑县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熊秀芬、熊俊文、李学英暴力抽血,成都市法轮功学员卢心平被绑架和非法抄家,成都法轮功学员黄久菊被非法绑架,彭州市法轮功学员陈文英寄真相信被强行绑架,成都市新津县公安局及610私闯民宅非法抄家并绑架一名法轮功学员,成都法轮功学员高永辉被非法抄家、绑架到新津洗脑班。

6月,十二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绑架,成都市彭州法轮功学员蒋述兰、胡贵芳被非法抄家,成都法轮功学员蒋鸿珍被企图绑架和非法抄家,成都青白江区法轮功学员陈阳凤遭非法绑架已回家,彭州市法轮功学员刘述华被非法绑架和抄家已回家,双流县法轮功学员温岗林被非法绑架,成都市新津县游群遭610强行抽血、新津县法轮功学员祝素芳被非法绑架已回家、成都市郫县一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成都市法轮功学员唐文武、康淑兰、陈秀花被非法绑架抄家,三位已回家。

7月,十九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绑架,成都市郸县法轮功学员周家琪被非法抄家 家人被勒索,法轮功学员李晓萍、吕佑琼、胥泳、周自玉、张明红、刘淑玲、赵德芳(女,七十多岁)、范大姐(女,七十多岁),谢某、黄某等,金堂法轮功学员刘维金被成都简阳市610绑架,十一位已回家,一位六十多岁的男法轮功学员给路人讲述大法真相,被非法绑架已回家,成都大邑县法轮功学员鞠秀珍遭强行抽血,成都郫县张龙贵被非法绑架已回家,成都法轮功学员冉仲超被非法绑架 物品被劫 现已回家,彭州市法轮功学员唐达如被非法绑架,成都七旬法轮功学员吴世英遭非法绑架、监控,成都法轮功学员胡旭辉一度被非法绑架。

8月,十八位法轮功学员和四位家属遭非法绑架,成都市彭州市法轮功学员杨仕珍被非法绑架已回家,成都市金堂县610特警殴打绑架法轮功学员蒋凤祥丈夫(未修炼法轮功),法轮功学员赵素容的儿子和儿媳妇(均未修炼法轮功)遭非法绑架抄家,七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黄家孝被金堂县610特警绑架已回家,法轮功学员范明凯、贺芙蓉已回家夫妇被金堂县610非法关押,家中所有电脑、打印机被抄走,儿子被从学校劫回家,成都市彭州市法轮功学员周启芳、刘秀英被迫害已回家 遭非法抄家,法轮功学员张经玉、杨兴益被非法绑架,崇州市法轮功学员宴子华遭非法抄家,彭州市法轮功学员王述清被非法绑架,成都法轮功学员查群英、陈姓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已回家,成都市法轮功学员严志芬、黄英、林玉芬、严志芬被崇州派出所非法抄家,成都市南门一蔡姓七旬法轮功学员遭非法绑架,成都市彭州市法轮功学员陈述君被绑架遭非法抄家。

9月,十八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绑架,彭州市法轮功学员王平、李永刚被非法绑架已回家,法轮功女学员唐艳被非法绑架,成都市金堂县法轮功学员唐艳父亲唐大伦被非法扣押,法轮功学员陈福兵夫妇和女儿陈中秀被非法绑架,陈福兵夫妇回家,成都青白江区法轮功学员何先琼、何远兵遭非法绑架已回家,成都法轮功学员曾春蓉诉江被骚扰抄家,成都市彭州市法轮功学员穆德凤被非法抄家,彭州市法轮功学员蔡道凤和张玉菊被非法绑架二人已回家,成都市彭州市法轮功学员雷在清被非法绑架已回家,成都市金堂县法轮功学员赵素容、向青山夫妇被非法绑架,向青山已回家,成都市郫县法轮功学员俞晓玲被非法绑架已回家,成都市金堂县法轮功学员蒋宜玲被突袭抄家并强行绑架带走已回家。

10月,十一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绑架或抄家,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周灵秀遭非法绑架走脱,其他四位遭非法绑架,成都市崇州市法轮功学员郭群英被非法拘留,法轮功学员王玉琴遭非法绑架已回家,成都市彭州市法轮功学员罗贵如被非法绑架,成都市老年法轮功学员张巧珍、何孃在发真相时被构陷遭非法绑架已回家,成都市彭州610与派出所非法抄法轮功学员雷在清的家。

11月,七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绑架,成都彭州市法轮功学员黄淑琼被非法抓捕,成都市彭州市法轮功学员胡国芬遭拦劫 已回家,成都法轮功学员马碧蓉被非法绑架已回家,成都市法轮功学员赵永胜遭非法抄家,彭州市法轮功学员熊辉义遭非法绑架抄家已回家,成都市彭州市沈滨被非法绑架,成都法轮功学员方光孝因讲真相被绑架已回家。

12月,二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成都法轮功学员林科禹被非法绑架和非法抄家 已回家,彭州市丽春法轮功学员高崇英被非法绑架已回家多次被骚扰。

四、经济迫害被迫流离失所或非法辞退

1、成都市彭州市尹祝廷因为诉江被强行辞去工作

彭州市法轮功学员尹祝廷,从二零零六年至二零一六年元月,一直在彭州市天泰玲珑居北国做门卫安保工作,是所有业主公认的好人。

就是这样的大好人,在二零一五年六月,依法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就遭到龙塔社区多次骚扰,更严重的是2016年1月13日,龙塔社区书记刘昌勇带领610人员,欺骗尹祝廷,说是检查防火工作,硬闯进尹祝廷工作的门卫室乱翻乱抄,最后打电话叫来了天彭镇派出所的几名警察,强行抢走了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光盘、手机等私人物品,把尹祝廷也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5个多小时才放人。

龙塔社区及610人员不顾小区业主的强烈反对,强行辞去了尹祝廷工作了十多年的门卫安保工作,切断了所有生活来源。

2、彭州市致和镇仁义村熊辉义被迫离家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上午九点,彭州市致和镇“610”三人员闯到致和镇仁义村法轮功学员熊辉义家骚扰,偷拍照相。第二天下午5点,熊辉义正在炼动功时,致和镇“610”头目冀会田一伙8人突然闯入,抢走万春姐手里的《转法轮》。接着又闯入熊辉义的房间,翻找桌上的书。一人气急败坏的打熊辉义耳光,不准熊辉义说话。当熊辉义得知《转法轮》被冀会田抢走时,又骑车到致和镇“610”办公室去追还,办公室的刘姓人员叫来致和镇的门卫保安挡住熊辉义不让他离开,并给致和镇光明路派出所打电话,叫派出所的警察来抓捕熊辉义。后来熊辉义走脱。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成都市金琴社区尹××和抚琴街办张宇先后找到蒋宗林妻子谢成新,说市610包小牧、徐丹等人要找他们一家“看一下”,所谓“回访”。过程中特别问到蒋宗林及女儿蒋竺君在什么地方上班、什么时候开始上班,等等私人问题。谢成新表示不接受所谓的“回访”。(“回访”一词多用于商业上,指对产品和服务满意度等的调查,是进行客户维系的常用方法。而新津洗脑班对蒋宗林一家完全是非法拘禁、非法剥夺信仰自由的犯罪行为,绝非提供什么服务之类。用“回访”一词无疑是混淆视听、颠倒黑白。)

次日晚八点,抚琴街道办张宇与尹华彬来到蒋宗林家,再次表达新津洗脑班包小牧等人要来,对二零一三年洗脑班对他们一家的非法拘禁做一个“了结”,要求并强迫他们一家人所谓的“配合”。张表示说,可以不说话,但不能表达不同的看法或事实真相。蒋家人拒绝,指出,这种为迫害抹粉的所谓“看望”完全是造假,更是对个人尊严的践踏。此外,他们一家人长期以来受到610系统人员经常性的上门骚扰,正常生活受到严重干扰,他们不能接受。

张宇等表示,要想正常生活,就要“配合”他的工作,配合完所谓的“看望”表演,就可以正常的生活。

蒋家人感到奇怪,正常生活本来就是一个人最起码的权利和状态,说天赋人权也好、宪法保障的公民基本权利也好,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为什么还要强加条件去交换,而且是这种有悖人性的条件?

见蒋宗林一家人不愿配合,张宇表示感到很为难,说,他工作上将不得不经常和他们一家打交道了。蒋竺君表示,上门骚扰他们是不会开门的,不合理的行为他们是不会接受的。张说,可能由不得你的意志了。

谈话中,张宇多次表示,他不希望因为“工作”原因和蒋宗林一家打交道,但没有办法,作为抚琴街道办610主任,他要做他的“工作”。

次日,也就是一月十九日下午,蒋竺君上班时突然接到一号码为87705678的来电,一女性在电话中先自称是蒋的朋友,最后又说不认识,表面上问了一些没头没脑的问题,却明显在套话蒋是否“在上班”。当时是下午三点十分左右。一个多月前的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蒋在上班途中的必经之路上被金牛国保警察和610人员劫持绑架,当时是下午二点左右。一月十九日这天,由于上班时间的调整,下午两点前后的这个时间段,蒋没有出现在上次被绑架的地点。

鉴于之前遭遇到的跟踪绑架,蒋竺君不得不放弃工作,被迫离家。

3、法轮功学员彭琼贤被迫流落在外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五日,双流县华阳派出所恶警白云带人到法轮功学员彭琼贤家说要逮捕她,恰好当时彭琼贤不在家,后听说后只好离家出走,被迫流离失所了。恶警走时还丢下一句话:人回来了电话告诉他们,如不回来,他们就要在公安网站上全国通缉。彭琼贤至今被迫流落在外。

4、成都市金牛区法轮功学员钟华因诉江被骚扰 已被迫离家

从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到现在,法轮功学员钟华因诉江被四川省成都市西安路街道办事处主任申权多次骚扰。几个月来,申权数次电话骚扰钟华及其父母。多次强迫钟华父母到其办公室谈话,还数次单独威胁恐吓钟华父亲,要求其劝说钟华不承认诉江。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八日,申权非法到钟华单位为其请假,强迫钟华接受诉江问询。之后申权多次骚扰钟华的直属经理,逼迫经理辞退钟华,三月三十一日,钟华被单位正式辞退。

四月十二日,申权联合洗脑班人员等共五人强迫钟华及其父母一起接受问询,钟华拒绝到场。四月十三日,申权再次找钟华父亲谈话,要求钟华在四月十九日接受洗脑。如今,钟华已被迫离家出走,在外地找工作,流离失所在外,申权继续不断骚扰钟华父母。

5、成都法轮功学员严元蓉遭骚扰被迫流离失所

五、骚扰案例

自诉江以来,成都市青白江区清泉镇片警及治安主任经常登门或打电话骚扰该区域内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强行要求学员每个月去报到。成都市双流县公、检、法、司、610等部门及村、社区,在公园、休闲、菜市、街道等人多的地方布防,节假日、敏感日街上的武警和摩托巡逻随处可见,甚至连扫街的清洁工和各住宅小区的门卫都给戴上治安红袖套,监控老百姓。除安摄像头、手机监听外,城乡各村、社区都用钱雇佣一些人跟踪,由派出所、社区派人对参与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骚扰。

2月,一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成都市新津县法轮功学员代水华、李月英再次遭610骚扰。

3月,九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成都市郫县610骚扰法轮功学员李晓兰、夏菊香,成都市温江区法轮功学员赵金其多次遭社区人员骚扰,成都市彭州市法轮功学员陈桂芬、宋发良、叶四方被骚扰,成都市新津法轮功学员龙岳云、刘淑伟因诉江遭610骚扰,成都市彭州市法轮功学员陈桂芬被非法抄家。

4月,十一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成都法轮功学员张惠安遭骚扰,成都天府新区法轮功学员邓小明遭社区人员电话骚扰,成都市彭州市610不法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朱新玉、刘运芝、尹显蓉、曹了芬、张彩家中骚扰等,成都市大邑县610因诉江骚扰法轮功学员熊文俊、李学英、熊秀芳,成都市新津县法轮功学员曾淑林遭610骚扰。

5月,五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成都市彭州市法轮功学员凤鸣被骚扰,成都市彭州市610骚扰法轮功学员陈康菊、郝孝芳和杨姓法轮功学员等,成都市彭州市610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徐少英,成都市金牛区法轮功学员何秀祥家属遭多次骚扰。

6月,十八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成都市都江堰市610骚扰法轮功学员李玉琴、伍加伦,彭州市大法学员何成卓因诉江遭骚扰,成都法轮功学员赵玉华、王福明遭骚扰,成都大邑县熊俊文、熊秀芳、李学英因诉江被骚扰,彭州市法轮功学员郑维英遭骚扰,成都市彭州市刘世云、王登群、王丛香、王光丽、李泽秀等因诉江遭骚扰,彭州市法轮功学员郑维容遭骚扰,成都市新津县法轮功学员范琼如、张通发因诉江被骚扰,成都市彭州市法轮功学员吴同桃被骚扰。

七至八月, 成都市成华区青龙警署及双水碾派出所及白莲社区,对辖区法轮功学员张隆英、任瑞清、罗兴光、严秀英、严悟秀、陈大娘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实施电话或上门骚扰, 用恐吓、威胁的语言逼迫法轮功学员。

7月,十三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成都法轮功学员邓先芬因诉江遭骚扰,彭州市法轮功学员蔡统凤、黄维秀、郭顺琼等被骚扰,新津吴庆兰、刘玉莲法轮功学员因诉江遭骚扰,彭州市610骚扰法轮功学员张德秀、钟基菊家多次,成都市法轮功学员陈天富遭骚扰,成都市郫县法轮功学员胡永朝遭骚扰,

8月,五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成都市金堂县法轮功学员廖兴普、龚大英(音)、樊增秀、向术权(音)在家中被成都市金堂县610警察骚扰;成都双流法轮功学员欧玉春因诉江被骚扰。

9月,十三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成都市崇州市一家祖孙3代屡遭骚扰。彭州法轮功学员刘强被骚扰,成都市双流县社区人员和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钟丽军,彭州市周良英及其他两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权可华和吴官培,彭州市法轮功学员王意李遭骚扰,彭州市法轮功学员刘树芳遭骚扰,成都法轮功学员袁素秀遭骚扰。

10月,一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彭州市法轮功学员熊辉义遭骚扰。

11月,二十一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成都市彭州市法轮功学员杨定玉、张德军被骚扰,成都市大邑县大部份法轮功学员陆续受到来自社区、政府、610人员的入室骚扰,家属也遭警察恐吓,还到法轮功学员子女的工作单位进行威胁,彭州市法轮功学员刘章彩被非法抄家,法轮功学员周光华遭骚扰,成都市法轮功学员邓德春和黄明凯被骚扰,二零一六年十一月至十二月初,成都市青龙警署、双水碾派出所、天回镇派出所、五块石派出所及其相关的社区工作人员, 对法轮功学员郭光跃、毛素华、李家秀、李长凤、林昭玉、商世文等十五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

12月,六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成都市彭州市致和镇乡政府及派出所骚扰雷在清,彭州派出所警察到刘秀英家抄家,抄走大法书,彭州610到张生群家骚扰,并且照相,并说不准出门,彭州市法轮功学员吴同桃遭骚扰、成都市彭州市通济镇法轮功学员何跃玉被跟踪骚扰,彭州市法轮功学员胡成珍遭骚扰。

附录:

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及联系方式:下载(46.8KB)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