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心性的尺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师尊在讲法中说:“你不去实修,那功是长不上去的,因为它是有心性标准在那里。你长功的时候,层次高的可以看到你那个执著心、那个物质去掉了,在头顶上就会生出一个尺度来。而且这种尺度是功柱式的存在,尺度多高,功柱多高,它代表你自己修出来的功,也代表着你的心性高低。”[1]

在这些年的修炼中,我不止一次见到过“尺度”。见过自己的,也见过别人的。正如师尊所说:“它是有刻度的。”[2]

见到别人的尺度

有一次,一个在病业中的同修抱怨家人,抱怨很多事情不如人意。我听着听着,觉的同修心性怎么还不如一个常人。这时,我看见了一个杯子,里面有半杯水,旁边有一个尺子,带着刻度,立在那,感觉在量这个杯子。我认为我见到的是给我显现出的这位同修当时的心性尺度和容量。

还有一次,一位同修站在我家门前,很生气的指责我,声音非常大。同修说:“你是一个修炼人?你怎么修的?你按着真、善、忍修了吗?你骗人。”当时我就懵了!随着同修的火气上升,我看到同修铁青着脸,眼睛象冒火了一样,说出的话象连珠炮一样向我轰来,同修因为生气,嘴都哆嗦了。在我发懵的时候,我见到了一个尺度,看见上面的刻度在往下滑。我好言安慰同修,让同修進门来,消消气,说明白事情。同修走了,我看见同修头上的尺度真的掉下来一块。

见到自己的尺度

在修炼的路上,我也曾见到过自己的尺度。前些年我和公公婆婆在一起住。丈夫是长子,小叔子没有职业,我和丈夫几乎把工资都拿出来养这个家了。在有一年的中秋节,丈夫张罗着吃火锅。吃饭时,丈夫劝告他弟弟,让他做点正事。他弟弟突然急了,站起来,把酒杯摔在地板上,酒水和玻璃碴子四溅,小叔子骂道:“你娶个什么媳妇,成天啥也不干,就知道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你还说我,我活的象个奴隶似的,成天看你们的脸色……”

小叔子这场破口大骂,并且句句指向我。全家人都懵了。丈夫二姨家的妹妹紧张的看着我。丈夫见弟弟那样,起身出门走了。婆婆哭了,公公不知所措。女儿吓的憋着小嘴,不敢吱声。我坐在凳子上,心里非常稳,就好象他骂的是别人,和我无关,照旧吃我的饭。正吃着,只觉的头顶上一股热流通透全身。我知道,是师尊在给我灌顶,我心里很感激师尊。我看到了我的头顶上出现一个尺度,上面的刻度在上升。虽然小叔子把我骂了,但是修炼人明白背后的理,不和表面的人计较,遇事高姿态。所以这事在我这儿就象没发生一样。

师尊在讲法中说了:“他欺负你给你德,你又消业了,你没和他一样对待,心里很平静,你的心性标准高了,心性有个尺度在头上,在头上这个尺度多高,功多高。你是心性也高了,功也高了,你的业也转化成德了,他还给你德,你一举四得。你还不谢谢他,真得发自内心谢谢他。”[3]

可是,我也有心性把握的不好的时候。

有一次同事们在抱怨工资低,我也参与進去。正说的来劲,一位同事突然严肃的对我说:“某某某,你怎么能参与我们的讨论呢?你是修炼人,是高境界的人,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人,怎么能和我们一起抱怨呢,你得象莲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同事的话没说完,我马上意识到自己错了,我立刻闭着嘴,坐在椅子上反思。其他同事都愣住了,谁也不说话了。我低着头,不知怎的手拿起了一个尺子,我无意间看着尺子,突然,我发现,在我手里的这个尺子前面出现了两个透明的尺度,一个尺度高,一个尺度低,我明白了,我参与常人的抱怨,心性掉下来了。我正在懊悔时,说我的那个同事突然“扑哧”一声乐了,用手指敲着桌子,说:“我的话真好使,把某某某吓的不说话了,‘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这句话挺高深,我怎么会说这话呢?是哪位大神仙指点我说的?”我心里想:“是我们师父让你说的。”

我非常后悔自己被常人心带动,混同于常人。查找自己的人心,希望工资高,抱怨工资低,说明我在修去利益心方面还是很差。师尊借同事的嘴点我,修炼人要用高标准要求自己。这件事情我一回想起来,自己都觉的很不好意思。

在修炼中见到的这几次尺度,在我背法时,清晰的展现了。一天我背法背到:“衡量心性有多高,还有一个尺度。尺度和功柱不在同一个空间存在,可它却是同时存在着。你的心性修上来了,比如说在常人之中,别人骂你一句,你没吱声,你心里很坦然;打你一拳,你也不吱声,一笑了之,过去了,这人心性就已经很高了。”[1]我正在背着时,我看见了经历过的这几次关于尺度的情景,它们象录像一样同时在放映,周围闪烁着光芒,最后都以不同的尺度的形式定格。

我在自己的亲身修炼中认识到,师尊所说的一切在另外空间都是真实的存在。大法弟子,遇事真的要向内找,提高心性,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才能提高上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