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师父新经文《致欧洲法会的贺词》出来之前,正好我在过一个小关。

事情大概是这样:我在当地平台发短信,希望有愿意打电话,整理号码的同修能来电话平台。一位A同修说愿意找号码,我就介绍给了一个房间的协调同修,过后协调同修给我打来电话大概意思是说A同修非常认真,希望他能来房间学法,或者再打打电话更好。我和协调同修达成一致,认为在平台一起学法救人提高很快。然后我就打电话给A同修,告诉A同修协调同修说你很认真,希望能多来参加学法。A同修的反应却让我大吃一惊,认为强迫他去学法,他不愿意。他有自己的学法时间,说是协调同修对他不满意,最后说不再参与找号码的项目了。

我真的很生气,明明我没有强迫他的意思,而且谁也没有说对他不满意,这个人怎么这样?中间还有段我抬高了音调,跟A同修说明,为什么建议你学法,并没有强迫你之类的话在解释。但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适合。最后没办法,我对A同修表示歉意,沟通草草收尾。但是心没平静。

挂掉电话我知道动心了,就肯定是自己不对了,就在网络上对A同修道歉,他说并不关我的事,他自己也找到了自己的问题。但是我还是心里不舒服,为什么事情这个结局呢?不管怎样我参与其中了,肯定有我的问题。

仔细想想自己的心,从一开始就不对,因为跟A同修接触不多,只是听说过他。自己潜意识里就有对同修的不信任,担心他心性方面会不会有问题,这些负面想法怎么对呢?而且给他打电话第一念是想先说点好听的告诉他协调人夸他认真,他就能听進我对他说的话。明显的党文化,耍小聪明,投机取巧的心。A同修强调不愿意被强迫,逼着他学法,说我们这样不对。想想自己是不是这样呢?还真是,我就是有这样的毛病吧,因在国内是幼儿老师,不自觉养成个习惯,喜欢对别人说教,试图去改变别人。总还认为自己是对别人好。这么强的执着心,可不就应该去掉嘛。

我知道了为什么在景点我说了一堆,游客却说:好好,别说了,天太热……为什么我说出的话不能让别人听進去,反倒还有不好的效果,因为我并没有真正的修出慈悲心啊,我是全心全意的为别人考虑么?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么?这次的事情就是师父在借同修的嘴点我啊。

为什么我总想改变别人?有时候会觉得这个人怎么修的这么不好,那个人怎么处理事情是这样的方法,总在不自觉的挑别人的毛病,甚至一个同修接电话说话的方式语气,我觉得不舒服了,都想他怎么不改改,换别人能受得了么?这样的事情太多了,眼睛总在看着别人,而没有真正看看自己。修炼是修自己,向内找,去执着的过程,而我又真正做到多少呢?现在看来,自己差的太多,要实修啊。

第二天协调人和A同修也做了進一步沟通,之后协调人跟我说了很多,都是他如何向内找的,自己怎么做错了。我也深有感触。

刚结束通话,就去上明慧网,正好读到了师父新发表的经文《致欧洲法会的贺词》。当读到“修炼者永远是修自己,人心小小的变化就是提高,众神都看的见。修炼不是给大法修,救人也不是给大法救。修炼是生命走向圆满的保障,救人是修炼者的慈悲体现,是众生在危难时的责任。放下太多、太强的执著,走好自己的路,这过程就是你们的道。”[1]眼泪就掉下来了,师父啊,弟子太不争气了,做的不好,那么多执着没放,那些不好的心,对名利情的执着,安逸心,爱面子的心,看不起别人的心等等那么多不好的东西,真的要加把劲啊,真正实修不能光动嘴说,一思一念,都得严格要求自己。那么多众生等着我去救度呢,不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如何更好的去证实法,去救人。

经过这次小摩擦后我也更加知道了自己的不足,需要在心性方面多下工夫,修出慈悲来,遇事能做到真正的不动心,多为别人考虑,做个名副其实的真修大法弟子,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以上是我的一点体悟,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的贺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