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四日】我被中共迫害,非法关押十四年,这里,我也想把我的修炼历程写出来,同大家交流,向师父汇报。

一、今生为法来

我参加过师尊在广州的讲法传功班,亲眼见证了大法轮在广州上空旋转两个多小时的壮观景象;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我体验到了师父讲的无病一身轻的滋味,那种祥和的感受使我直到传功班结束了,也不愿离去,不知何时能再见到师父。师父讲的法理我全能接受,这就是我苦苦追寻、苦苦盼望的真法。我曾非常羡慕古时出生在觉者身边的人,而今我有缘听闻大法,能有这样的师父,我知道,我认准了他,就会象过去修道的人那样头也不回的修下去,不管前面出现什么魔难,都阻挡不了我一心回归的路。

学习班结束回家后,我写下了《广州行》:

东南一去千里风,
绿水青山笑送迎。
一行匆匆何所急,
圣缘已到在羊城。
东南一去千里风,
何曾瑞霭放光明。
了却万古忧心事,
多少期待这世中。

二、相互配合,揭露迫害,讲真相救人

邪恶迫害开始后,修炼环境被破坏,大法蒙冤,作为大法弟子有多么痛心!师父要我们做完全为别人的人,我们也在做好人,一心做好人,这么好的大法,不去珍惜他,反而要打压他,天理何在!正义何在!我们大法弟子能眼睁睁的看着邪恶造谣、师父和大法被污蔑吗?绝对不能!一定要揭露它,让世人看清真相,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

我与妻子买了大量的信封和邮票,给我们熟悉的单位、个人写真相信,使很多人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至后来减少了他们对本单位大法弟子的迫害。

我有个同学,单位让他向学校推销污蔑大法的书,他明白事情的真相后,拒绝推销,使他没有对大法犯罪,也减少了对学生的毒害。

二零零零年八月,世界法轮大法电台播出了。我与妻子大量录制真相录音带。那时上明慧网的学员很少,真相录音带是传播真相的好途径。我从外地学员那里拿来母盘,有的学员从家里拿来日本产的录音机,大家不停的录制,让更多的学员能听到大法的真实消息。

不久,江泽民邪恶集团为了欺骗国人,诋毁大法,弄假搞了一个所谓“一千四百例”,给大法抹黑。我到外地运回来多箱真相传单,学员们一夜间就洒满了大街小巷,象一把利剑戳穿了邪恶的谎言,使当地很多民众明白了真相,也极大的震慑了邪恶。

作为一名大法学员,深知此时自己的责任,这是正邪的较量,是大法徒随师正法的关键时刻,不管多么艰难,都要尽自己的全力,全身心投入到讲真相当中。学员们共同创造条件,自己复印材料,解决资料来源问题。由油印机到复印机,再到速印机,由刻板机制作条幅到刻录光盘,由简单的印真相传单到自己编辑真相资料、排版印制,大家配合的越来越成熟,做的越来越好。

我对电脑一窍不通,可是我必须得学会上网。由于我有这颗心,就有学员帮助我到网吧教我上网,把资料用软盘下载下来,再回家编辑打印,这其中溶入多名学员的心血。这些学员中有学电脑的,有大学教师。每当回想起来都会让我有莫名的感动。太好了!师父的大法弟子们。

因为我要做资料,有位老年学员把女儿上电脑专业课买的电脑给了我,学员们把自己手里的钱源源不断的拿给我们买耗材做资料,很多钱都不知道是谁给的。有位女学员一个月只挣一百五十块钱,她把加班挣的五十块钱都拿来了,想起来都叫人心酸和感动。有位老学员的丈夫不修炼,他把种的秋菜留下一半不卖,给了我们。这让我感觉自己做不好,就对不起这些学员,对不起他们这颗心。

很多学员对正法修炼的认识不清楚,很多人在家里处于个人修炼状态。师父关于正法修炼的经文出来后,让更多的同修认清正法与个人修炼的关系,走出来证实法,我认为是最重要的事。只有每个大法弟子都能溶到正法洪流中来,都能发挥大法中一粒子的作用,助师正法推动正法進程,早日结束迫害。我在做资料的时候,有意突出这方面,把明慧、正见上的关于正法修炼方面的好文章整理出来,正念正行的文章也归成册,让能见到资料的同修都能对照、反观自己。我还根据本地实际情况编辑定期散发的资料,供大家选用。

有一个政保科科长侮辱女大法弟子,把她吊起来用手抠下身,我立即印发了上万份揭露他的罪恶的材料,让周围的人都看清了他的丑恶嘴脸,不久他就被撤职。

我因为做资料两次被迫害,资料点三次被查抄。由于有怕心,我流离失所到了外地,与那里的同修一起做真相资料并散发。当时邪恶很猖狂,我给家人打电话,邪恶追踪马上就跟了上来。

我在学员家住,也帮助当地老年同修上网,教他如何编辑打印,使他能出去独立工作。外地缺少能上网的同修,我就默默的去补充替代,直到有人接替。那段时间确实很艰苦,可是能做资料讲真相在哪里都是一样,作为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助师正法,只要能发挥自己的作用,就是最让人欣慰的。

三、师尊的呵护

我好几次在师父的保护下都有惊无险。有一次,我带着一百多封真相信和不少现金去省城,在出火车站口的时候,四下围满了警察,挨个搜查出站的人,还摆了几个手提电脑在检查身份证。我看不对,我马上回转下地下通道返回站台,从几辆火车下面钻过去奔向站台对面。这时铁路工作人员拦住了我,我拿出身份证,我说我家就在对面,穿过去就到了,他挥挥手就让我过去了。

还有一次我在外地与当地的一位女同修去电脑城修电脑,她边走边贴不干胶,進入电脑城不一会儿警察就上来了,我俩被带到当地派出所。同修把传呼机趁他们不备给了我,警察把我的电脑拿去检查,把她带到另一个房间非法审问。我把传呼机摔碎后,趁警察走出房间的时候,我尽快打开窗户跳到外面,急跑到街上,正好来了辆出租车,我脱离了危险。

还有在看守所里,因为正念很足,進去我就开始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愿意听我讲。在坐条子的时候,我就讲传统文化故事,讲做人的根本,讲善恶有报,归正他们的思想,使讲黄段子的人再也不好意思讲了。号长叫他们:“都坐好了,听法轮功(学员)讲。”

梦里有一帮凶神恶煞的人围着我,我大声喊:“师父!”一个多月后,我被释放了。

四、旧理不除,危害深重

对法的认识不足,我不自觉的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身体伤残;一次被恶警围困,我从五楼跳下(编者注:在中共非人的酷刑折磨下,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面临着死的威胁和侮辱,但是,法轮大法教导人珍惜生命,在任何情况下,自残、自杀都是不符合大法法理的,大法学员反迫害应是和平理性的),导致双膝髌骨全部粉碎,还被非法判了重刑。

得法修炼前,曾写过“天慈一念有吾身,不忍涂炭众生灵。粉身碎骨成夙愿,普度亿人共我生”的诗句,看起来好象是舍尽自己也要为了众生的样子,在潜意识中,却有为法付出甘受魔难的想法,这恰恰符合了旧宇宙的理。救度众生就得粉身碎骨吗?这是在求迫害,这不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这不符合师父正法的要求。师父要我们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中证实法,讲真相,救众生,不是要我们承受迫害,更不能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连旧势力本身我们都不承认。

师父说:“当然了,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大法成就了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在修炼中维护法是必然的。但是,大法弟子能够证实法并不是为了承受这场迫害,更不是为了在世人中讲真相,是因为迫害出现了、造成了这样一种状态,我才叫大法弟子去讲真相。”[1]“我们是在反迫害中利用这场迫害,在讲清真相中树立大法弟子更大的威德。”[1]

同时我也不断的向内找,找到有很多没去干净的心,显示心、欢喜心、色欲心等等,在做证实大法的工作中,都能显露出来。但是这些我想都不是邪恶迫害的理由,有大法在,只要想到自己是修炼人,严肃的对待,在大法中都能归正去掉,旧势力不配参与,大法弟子有漏也不允许它们参与,真正的原因不在这里。真正的原因是没有按师父讲的要求去做。回头想想在恐怖的环境中,有多少时候是静下心来学法的?几时在法上有新的认识?很多时候是学法走了形式,没有把心静下来。没有法的力量能把事做好吗?做大法的工作再忙,忽视学法就是最大的问题。

还有,对发正念,认识上就有问题,没有领会好师父讲的除恶是为了正法,为了救度众生的法理。没有那种为了众生的洪大慈悲,没有从心里真正体会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发出的那一念就起不到一念力可劈山的作用。在很多时候忙的不行,没有做到头脑绝对清醒的发正念,流于形式,起不到作用。我思想认识上是否定了旧势力,可实质上还是走了旧势力的安排。

五、在狱中洪法、背法 身体完全恢复正常

在狱中,讲真相的过程也开创了修炼的环境。犯人们对大法弟子的态度不友好,我在与他们的接触中,给他们树立一个正的形象,我从不拒绝别人的求助,尽量满足他们,帮助人也不要回报,碰到爱占小便宜的也不计较,真正有困难的我主动帮忙,让他们感到大法弟子与一般犯人的不同。

我利用各种时机找话题讲真相,讲我的亲身经历,讲我见证的大法的超常与美好。我还用大法给我的智慧和常人中的水平和能力改变他们的印象,让他们看看大法修炼者都是些什么样的人,正的能量一点点的在善化着他们。我就象他们的百科全书,经常为他们答疑解惑,很快我就融入他们当中。

负责看管我的犯人从不找我的麻烦,学员来看我,有的管事犯人还给我创造条件。警察在与我的一次次谈话后也在转变,邪恶的因素逐渐在削弱,环境也就越来越宽松,就是在邪恶最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时候,他们也没有逼迫我写什么保证。直到多年后换了新警察,我放松了向他们讲真相,才出现了不该有的迫害。

邪恶迫害给我造成的伤残,入监初期使我行动艰难。我身体的超常恢复,他们都亲眼看到了,按狱医的说法就是我只能坐轮椅了。可是我没有,我能双盘打坐,我能跑能跳,让他们惊奇;我从没吃过药,身体一直健康,也是他们见到的,感冒、传染病都与我没关系,在他们的印象中我是一个百病不侵的人。

十多年的牢狱关押,我的面貌几乎不变,还是十年前的样子,这也是犯人们羡慕的,他们好奇的问我,我都尽量的让他们明白大法是从内在实质改变着人,是心性提高、道德品质提高带来的结果。尽管他们不相信,可他们从我身上看到的确实体现出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因为我坚信,我内心深处对大法不可撼动的正信,展现出来的一定是大法的庄严与美好。犯人与警察们普遍认为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有的犯人偷偷的跟我学法,有的帮我藏大法书,有的暗地里看我手写的大法和经文,很多人都让我给做“三退”。

有一次,狱里头头到监区检查背监规,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用背,以后再没人找过我。

有大法在,我从没感到过时间漫长。很多人以为我会度日如年,也有很多人包括警察都问过我,是不是苦熬难耐。他们不明白修炼人的心境,我一直有大法相伴。有一次,我的大法书在清监的时候被抄走了,这触动了我背法的心,要想永久能学法,那就得背下来,让这部大法永远的刻在我心里,永远的留在脑中。

我所在监区不出外工,白天我躺在床上盖个被单,透过被单破处的小孔進来的光线看小本大法书,把书贴到眼前,一点也不感觉累,别人还看不出来。在常人看来,这么近是看不了书的。晚上,我等到他们睡熟后,在昏暗的灯光影里学,直到后半夜,然后找时间补觉。等到我的大法书第二次被抄走时,我基本上能背下来了,可是背错的、落字的还不少。后来有了电子书,师父总会有办法把法送到我身边,后期各地讲法,我也没落下学习。我于是开始背着默写,然后再对照、修改,这样两个月的时间,完成了第一遍。到完全背写第三遍的时候,仅用不到一个月。

这个背法过程足足用了两年时间,大法终于扎下了根。后来,我背书的速度跟看书的速度已经差不多了,我学大法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了。大法已经同我的生命连在一起了。

现在正法已近尾声,我没做好,耽搁了这么长时间,我要做好三件事,利用好剩下的不多时光,修炼如初,越到最后越精進。我选择了下来随师正法,救度众生,就要兑现自己的誓约,担起大法弟子的责任,这样才能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不负师尊的浩荡洪恩。

再次叩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复活节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