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六日】二零零二年,当在法上悟到:救度众生不单指救世人,也包括修好自己时,就不再象以前那样单纯的做事了,便开始注意怎样修好自己。就在这时,因流离失所而结识了一些新同修。

一、从同修的表现看自己修自己

一次住在了A同修家。一天傍晚,来了一位L同修。看到A直言那位L同修的问题时,让我很受触动。因为自己从来不敢说出别人的不足,生怕别人生气。A同修真是豁达、坦诚,相比之下自己则显得心胸狭窄。就说:“为了同修好,自己也应该象A那样,不把同修当外人,善意的说出自己的认识。”没想到,我的话却遭到了L的驳斥。

就在我一边仔细听他的反驳,一边对照自己的思想时,我看到了自己是在绕着弯儿说话,同时也从对方的话语中看到了问题。于是就决定改变自己,大胆直接的说出了自己的认识。意外的是,此时L却没有反驳,而是静静的听着。

L走后,感觉这事对一向胆小怕得罪人的我来说冲击很大,不禁又在心里产生了一种疑虑:担心他会生气,同时又怕自己的表现不象修炼人。

没想到几天后,L同修却主动的来找我交流。他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给我提了一些新的建议,然后才离开。对于他的建议,我把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写下来时,竟然从中明明白白的发现了自己的很多问题,第一次知道自己的那些想法都是执着和观念。而且这些执着和观念从小就有。

就在看到这些问题的同时,感受到生命的深处有了一丝解脱感,内心感到一阵轻松。紧接着再看师父当时的其他讲法时,又从中得到了启发,认识到做不好的时候都是因为自己有提高的因素。而解决问题不能看重表面的形式,而是需要通过这些形式修炼提高;不能就事论事,而是要去找引发此事的背后原因。

就这样,我不但从缠绕自己很长时间的问题中走了出来,知道该怎么做了,而在整体当中,他长期以来不被人理解的地方我也在法上理解了他,并又進一步的谈了自己的认识。最后意外的听到同修说:他的改变,而且能走出来,有我的原因。

就从那时起,感觉自己真正的开始向内找了。当我想自己有个房子,让同修们来集体学法时,没多久,又意外的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买了一套适宜的房子。搬家那天,L同修便提出要在我家成立学法点。

从此我们在当地开创了集体学法的环境。而在集体学法的过程中,因坚持向内找,所以感觉提高很快。在帮助同修的过程中体会到了师父讲的法上认识法的法理,明白了什么是在法上看问题。现在想起这段修炼经历,使我从中悟到:同修彼此的相遇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有着我们难以看清的因缘关系,彼此间如果能在遇到的问题中找自己,才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更好的在修炼中互相提醒,兑现誓约。

二、改变向外看的思维

二零零三年,身边的一位B同修被绑架了。震惊之余回想自己平时在与该同修的接触中,虽然看到了他不在法上的一些言行,可是却没指出来。这里不但有爱面子、还有怕麻烦、图清闲的心。

认识到这些后,认为这次同修被迫害,不单是他一个人的问题,而自己也有要修的。于是心里求师父:师父,让同修回来吧,我要和同修共同走好。

一个月后,B同修回来了,于是针对B的问题我开始逐步的与其交流,希望他能向内找,结果却出现了矛盾。我的心也随之开始起伏,学法时,也会不自觉的想到B,认为B的问题师父在法中都讲了。

就这样彼此僵持了一阵子。

有一天自己单独学法时这个思想又冒出来。这时我突然的警觉了:修炼的本身不是要修自己吗?而自己这种状态不是在用法衡量别人吗?这不是在修别人吗?在向外看吗?虽然有了这个认识,可是在接着看书学法中那个向外看的思想表现的还是很强,似乎难以抑制它。于是发出声音坚定的对着那个思想说:“看自己!”并继续学法。

就这样,一边排斥向外看的思想一边努力的用心学法。不一会儿,感觉那个用法对照同修的思想开始变的弱了,最后慢慢的消失了,而且感觉自己溶回法中了,并有了一种祥和舒畅的感觉。

不久,B又险遭邪恶的绑架后离开了本地。过了一段时间,门铃响了,打开门后,B意外的出现在我面前,并严肃的对我说,他今天是来谢谢我的,谢谢我当初告诉他向内找。而我的内心中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不足。而这段修炼经历,给我现在在为他的修炼基点中坚持向内找奠定了正念的基础。

三、向内找是法 任何时候都要坚持向内找

一次来了一位技术同修,他说,向内找是个人修炼时期的状态,现在是正法修炼,就应该去做救人的事情。我听了以后,当时虽然没有说什么,可内心好象失去了方向,不知道该如何往前走了,脑袋空空的。那些天,我经常问自己:救人是对的,难道救人就不需要向内找了吗?真的不需要了吗?

一天早晨,在学师父讲法时悟到:“修”的本身就意味着向内找。只有向内找、去掉执着才算是真正的修炼。接着,在学法时学到师父讲的“你就象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一样,无论干什么自己就应该那样做”[1]时,便有了助师正法的概念,认为修炼中的问题虽然师父法中都讲了,可是同修们不能完全都认识到。师父也不能现身在每一位同修面前告诉具体怎么做。因此在内心中坚定的表示,无论何时,遇到什么情况,都要坚持向内找的法理。

接着,便想到了一位不想参加集体学法的同修。于是背着孩子去找他。当准备过马路时,忽然想起车多要注意。结果一转头看见那些车辆似乎都变的很小很小,而且排成了一字形,似乎都离我很远。等我穿过马路后一回头,却看见这些车辆在我的身后如穿梭般的疾驰而过。当时只感很神奇。

来到同修家,敲门没人开。这时我认为这是旧势力阻挡我助师正法的。因此决定不离开,平静的站在门外等着。过了一会儿,门开了,没想到同修在家。通过交流,与同修分析问题的症结,并在法上认识后,他又来参加集体学法了。

通过这段修炼的经历,再结合现在的一些修炼情况,悟到一点:同修们在修炼中,都是凭着自己对师父讲的法的体悟而走出自己的路,做着不同的事情。认识的不同也是正常的,可是互相排斥就是问题,就是没有進一步的在法上看问题,没想到我们的认识都是来自师父和法,就容易形成坚持自我,就不容易摆正自己与师父与法的关系,容易出现很多问题。师父说:“你们是个整体,就象师父的功。”“就象是我的功,同时都做着各种事。”“就是说一个整体不一定都做一件事情。”[2]师父还说:“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运转中有机的分工圆容方式,而法力是整体的展现。”[3]我们现在反迫害救度众生的过程中,要是不能在法上看问题,那人心观念就会起作用,就会在不同的认识当中坚持自己,看到的都是对方的问题,向内找很容易停留在表面。我们互相之间在走出自己的路的同时,更应该看到同修的闪光点以及给自己的修炼提高及助师正法中所起到的正面作用,因此而更加珍惜同修,互相补充圆容,共同配合完成好救度众生的责任。

四、我们的执着对应着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

那时,身边有一对夫妻同修,俩人之间一直存在着矛盾。而自己觉的自己一直在帮助他们。可后来得知他们对我有很多不满时,不但感到很意外,同时还有些冤枉。感觉彼此间似乎有一种无法融合的物质。

一天早晨上班时,从他们家附近路过。当无意中望见他们家的窗户时,不由的想起了同修的音容笑貌,感觉同修很善良。因此觉的一定是自己有问题,否则,他们不会对我有意见。于是坐在车上回想自己在与他们接触时的所有思想心态,向内找自己的问题。慢慢的我发现自己平时在接触他们时总感觉心里不踏实,有一种怯懦的感觉。因此我开始查找原因。这时我的思想意识中又朦胧的出现了一团物质,而我要找的问题似乎隐藏在其中,需要仔细体察。因此告诫自己不能局限在表面,要找到根本问题。

开始找时并没有发现问题。于是我又继续往下找。逐渐的发现,自己在与同修接触时,虽然表现的很热情积极,可是却不实在,怯懦的背后好象在掩饰着什么。

于是我又接着这个思维查找原因,当反思到自己认识他们之前的心态时,我从中发现了色欲心。当找到这颗心后,便有了一种如梦方醒的感觉,心也变的轻松了,感觉自己的内在出现了一种平淡而慈祥的感觉,感受到笼罩着我和同修的那种物质消失了。

接着还发现,自己有怕被别人发现不足的求名心,有怕别人笑话的心。这不单是把执着当成真正的自己了,无形中还保护了执着心。就在找到色欲心的当天晚上,我在梦里清晰的看见与该夫妻一起共事,我们三人坐在一起时,从上空掉下来一个很大很大的,既象老鼠又象是刺猬一样的动物。醒来后悟到是自己找到了那个色欲心后,邪恶的生命就无处隐藏了。

自从有了这次向内找的经历后,我悟到:大法弟子在遇到的矛盾中,应该努力用心向内找自己的问题,应该堂堂正正的面对自身所存在的不足,因为这些问题不是我们真正的自己,它们还对应着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

五、放下人情,维护法

零五年的时候,本地曾有一对在资料点工作的老年夫妻同修,他们负责协调分配本地的资料供应。当时本地C、D两位同修不注重学法,只是积极的出去发资料。最后协调同修与我商量,决定暂时不给那两位同修提供资料了,目地是督促她俩多学法。

可是,大概过了两周左右,那两位同修出现了不满。于是我开始从新考虑此事。经过思考后,认为这样做虽然是为了同修好,可是救度众生是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之一,我们有责任给同修提供资料。看到同修的不足,只能善意的去提示,帮助她们认识上来。

当和协调同修谈了自己的认识后,当时该协调同修表示能接受,可是过了几天后,没想到他们对我产生了很多的误解,在同修的眼里自己变的一无是处。接着,在去给同修送资料时,眨眼间看见该夫妻同修从对面的房子里走了出来。见到我后,又退了回去。当时我感到很诧异,不知道自己是否看错了。后来竟然真的遇见他们从那里走了出来。当时我认为自己已经不再被同修信任了,内心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回到家呆呆的坐在沙发上不知如何是好。过了一会儿,心想这样不行,应该冷静的思考一番才对。就这样大脑很快有了思路:作为资料点的同修应该考虑安全问题,有责任不让更多的同修知道,这符合法的需要。而自己表面认为同修对自己不信任,其背后是认为同修应该告诉自己。

想到这儿时,我认识到:这不是把自己看重了吗?自己这不是用人情对待修炼中的事情吗?紧接着在我思考应该怎么做时,思想深处产生了一念:要放下人情,维护大法,保护好资料点。

这时我又认识到:自己先前认为同修如何的想法是错的,与同修间所发生的问题其实都是师父利用矛盾让自己继续升华提高的。不管同修间发生什么,首先应该以法为大,形成整体,要师父所要的。

想到这,我破涕为笑,决定要默默的为资料点发正念,配合同修,圆容大法。同时也告诉本地的其他同修要多发正念。

不久当梦见该夫妻中的一位出现病业时,我主动的去了他们家,结果真是如梦里所见。因此,我们又在一起互相配合,救度众生。修炼到今天,师父说:“社会形势会变化,修炼的要求永远不会改变,因为那是宇宙的标准,是大法的标准。”[4]而自己对师父所讲的法的真正含义是无法全部领悟的。

回想九六年得法修炼至今的修炼历程,虽然表现的很不争气,可是能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保护下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最大的体会是除了坚定的信师信法,就是坚持静心学法,在任何环境、遇到任何问题都坚持向内找,在一思一念上下功夫,努力的在法上看问题,珍惜不同时期所遇到的不同的同修。

以上是个人在修炼当中的部份经历与粗浅的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对学员文章评语〉
[4] 李洪志师父经文:《提醒》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