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去执要如初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时光荏苒,正法已接近尾声,我们一定要记住师父告诉我们的:“社会形势会变化,修炼的要求永远不会改变,因为那是宇宙的标准,是大法的标准。”[1]

在修炼的最后时期,周围有的同修真的是在勇猛精進,也有很多同修出现了懈怠。我们都知道“修炼如初,圆满必成”[2]的法理。在邪恶依然疯狂迫害的中国大陆,在艰难的环境下,在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中,在常人生活五光十色的诱惑下,依然能保持精進的修炼状态,始终坚持向内找,坚定的做好三件事,看似容易,其实不容易。借此交流机会,警醒自己,提醒同修,修心去执要如初。

一、在诉江事件中去除私心

二零一五年五月份掀起了全球诉江大潮。刚开始我认为只是经受过非法关押、遭受酷刑折磨或家人被迫害致死的同修要控告江泽民,慢慢的意识到,每个有条件的大法弟子都应该参与。

投递前,思想又有动摇:家里这么多东西怎么办?再度审视,控告江泽民是天象变化使然,是大法的要求、也是大法弟子救人的过程,我不能用常人的得失来权衡,作为大法弟子这是我份内之事。我去了邮局顺利寄出控告状。

我天天上网查看我的控告状的投递情况。第三天它就到达北京后,而后就一直滞留北京邮件处理中心。周围有的同修的控告状是在寄出三、四十天之后才签收的,我就一直等着。期间一直在忙着大法和工作的事情,没主动为此发正念。

九月七日,我在第一时间看到了《关于诉江的通知》,心中有点疑惑:为什么现在才发这个通知呢?但转念一想,这一定是有原因的,不要用人心去衡量、猜测。那段时间,破网非常困难,许多同修还不知道《关于诉江的通知》。我立即通知了所有认识的同修。大家看到该《通知》后反应不一,有的不理解,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一位同修说:“一定是大法弟子有什么心被旧势力抓住了。”从诉江事件中,我看到了修炼人包括自己的不同境界。

十月份,单位领导、社区、派出所、总公司“六一零”人员通过不同途径找我谈话,我才知道我的控告状已被返回本地。我在心里求师父:“师父,请给予我智慧、给予我勇气,加持我。”我告诉他们:控告江泽民是我的权利,是我的个人行为,与单位无关;是谁扣留了我的控告状,是谁私拆了我的信件?是谁把信件内容私自扩散?我保留追究有关人员不法行为的权利。国家号召我们做中国梦,我也有个中国梦,那就是希望我们国家早日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法制国家!

对话中,我心里一点也不害怕,但心跳的厉害。事后我反思自己,语言带着争斗心,不够和善、慈悲。

几天后,领导找我谈话,说:“你的事情,总公司的大书记已经知道了,要我们做一个专题汇报,是调离现在岗位,还是调离本单位,等候通知。但我们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

我心情有点沉重,总公司四万多名职工,下属单位几十个,横跨三省,有些部门工作条件非常艰苦,相对来说,我的工作条件算好的。难道我真的会被调到其它下属单位?如果真是这样,调到哪个单位好点呢?胡思乱想了半天,突然意识到:我这不是承认迫害了吗?哪怕我有执着,也决不认可迫害。如果因为我诉江就被调离,本单位职工怎么看?其它单位职工怎么想?他们会想:“千万别与法轮功的事沾边,否则就像某某一样的结果。”有几个人会升起正念,钦佩大法弟子对信仰的坚定?不行,我决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旧势力不考虑众生是否得救,我不能不考虑。虽然我在邪党的部门工作,但我就要走出一条在邪党的部门工作也能修炼的路来。

向内找,发现自己确实有安逸之心,怕失去现有的稳定生活,但我绝不允许旧势力以帮助去除安逸之心而不考虑是否影响众生得救,大法弟子就是要在舍尽一切执着心的同时救度众生。

当我升起坚定的正念时,突然,思想中接收到一个信息:“它们不敢这么做,它们是怕你去上访。”我噗嗤一声笑出来。我自修炼以来,天目从未看到什么,从没感受到什么。知道是师父看我悟对了,及时点化我呢。在常人看来,在邪党的直属部门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肯定要掀起很大的风浪。后来,领导再没提此事。我的工作、生活、修炼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二、在矛盾中去除执着自我的心

我身边有一位同修A,讲真相、劝三退做的很好。但有许多常人中不好的生活习性,如性格急躁,不守时,爱评论人,喜欢强制别人服从自己,爱唠叨,有洁癖,等等。周围同修都很怵她,我自认为修的不错,能与她和平相处。

一天,因为一点小事,A对我大发雷霆,她把积压在心中对我的不满一下全倾泻出来,从十六年前我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开始抖落,我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包括我消业中身体的不好表现,列举了许多“证据”,说我不善,不象修炼人。有些完全是夸大其辞、无中生有。A在与我的两次见面中,四个多小时里滔滔不绝,没有停歇的意思。期间,我虽然静静的听着,没有打断她,但却人心起伏,看到前几天还对我笑脸相迎的同修,今天却变成这样,心想:今天才真正见识了A的面目,原来她这么小肚鸡肠,原来她误解我这么深。

回到家,心里沉甸甸的,心想:大家都说A难相处,今天算是见识了。人心翻腾中,我忍不住跟多位同修“曝光”了A的言行,而平时我很注意不在同修间传话,不在背后说人的。有几位同修说,A就是这样的脾气,别跟她计较,也有同修提醒我向内找。

冷静下来,我突然悟到,我天天求师父点化我还有哪些没有意识到的执着心,这边就是师父借A的嘴来点化我嘛。我发现,我向来认为A不修口,而这次她没有对任何同修提及我们之间的矛盾,反倒是一向自认为修口不错的我,竟在同修间见人就说A的不是。我真是无地自容。

真正开始向内找,发现我有很多不善,不能为同修设身处地的考虑问题,强加于人,自以为是,做事心、名利心很强。我现在真是发自内心的感谢同修A,没有她,我真不能深刻的认识自己,向内找自己。

现在我俩和好如初,没有一点间隔。前几天同修A对我说:“你修的真好。”我不禁哑然失笑,从不久前怒气冲冲的斥责“你不是个修炼人”到今天的“你修的真好”,并不是我真的修的多好、多差,是师父利用修炼人未去的人心碰撞,叫我们找到该去的执着心。谢谢师父的安排。

三、在剜心透骨中去除色欲心

我今年已四十多岁,自一九九九年初進入修炼的门,我就觉的找到了真正的人生归宿,决心一修到底,并发誓不再走進婚姻,要独身专修大法,并自认为修炼多年,已做到不会对任何人动心、动情。然而,人的思想真的很有限,我真没想到,旧势力会利用B从这方面入手企图把我拉下去。

B是二十年前我修炼前曾交往过的男朋友。当年他对我一见倾心。尽管B对我很好,但我谈不上喜欢他,对他一直不冷不热。后来B闪电般结婚了。本来我对婚姻也没什么向往,这颗心也渐渐淡了。

二零一零年,B很偶然的遇见了我的一位朋友,得知我一直单身,以为我是因他而为,而他此时正好婚姻亮起红灯,走到了离婚的地步。他给我打电话说,自己生活的并不幸福,透露了想交往的意思。我很坚决的回复他:“不要胡思乱想,不可能。”他很伤心,又发了几条很感人的短信。我想也不能太伤害人家,就约他见了个面。会见中我明确告诉他,我现在修炼法轮功了,没有了结婚的想法,希望他好好过自己的日子。

此后六年的时间里,我们只见过两次面,言谈都没超出普通朋友的界限。这两次见面,我一点没动心,说真的,以前我对他也从没动过心。多年来,我们没有任何联系,就连普通朋友间的新年问候的短信都很少发。

二零一六年四月,突然接到B的电话,说,好长时间没见面,约我吃饭。我想,这么多年,他也没有提什么要求,也没联系,也没骚扰我,就答应了。见面后也没说什么话,几乎就是默默无语。回家发完午夜十二点正念就睡了,心里什么杂念都没有。

第二天晚上,我象以往一样开始学法,却发现一个字都看不進去,满脑子想的都是他,满脑子都是以前他对我怎么怎么好,翻江倒海,思想怎么也拉不回来,我真愕然了,怎么会这样?!仅仅一天之隔,怎么情绪会发生如此大的逆转?!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海风浪,我能意识到是旧势力抓住了我未去的情和色欲之心,利用他来加强我在这方面的执着,我得警惕。道理上明白,可人心凡重。接下来的日子,克制不住的想他。那段时间,学法时眼睛在书上,思想走神了;炼着功,手在比划着,脑子里翻江倒海;做大法的事情也是手到心不到,心里一会想,感谢他不跟我联系,免得我们犯错,一会埋怨他为什么不跟我联系,害的我牵肠挂肚;一会感谢师父的点化与阻止,一会又想联系一下又何妨?一会正念占上风,一会人心占上风……

就这样不停的纠结、不停的犹豫,那种精神上的折磨太痛苦了!一天忍不住给他发了条短信,然后一直等,一直等。两三天过去,居然没有一点回音。我的心一点点下沉,甚至还哭了几次,真是吃不香睡不好,食不甘味,夜不能寐,牵肠挂肚,浮想联翩。

我问自己:你放不下他吗?回答:不是。我清楚的知道,我放不下的是情。虽然表面上我很坚定,一直保持单身生活,其实,我的内心深处还在幻想有一个关心我的人,能给我那种温馨、甜蜜、幸福的人间生活。

我开始理智的思考,在修炼时间十分紧迫的情况下,与常人产生男女之情,只会往常人层次掉,用师父延续来的时间谈情说爱,简直就是极大的犯罪!

我再次阅读《修心断欲》小册子,加强了学法、发正念的力度,正念一点一点强大起来。四个多月的时间,我才拖泥带水的走出这个莫名其妙的、突如其来的情关。现在学法、发正念、炼功都静得下来了,心里的压抑、忧郁情绪一扫而光,心情又恢复了光明、开朗的境界。想起同修写的《另外空间与人间》说:“一个浑身闪闪发光的纯净生命怎么会被一个业力满身的人迷住?”现在回头看看,我对B的情愫几乎是莫名其妙的突如其来。

师父说:“一个常人的大脑被控制那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3]一个放不下执着心的修炼人被控制同样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从这个角度来说,喜欢谁,不喜欢谁,也是可以被控制的。其实,旧势力在另外空间里能轻易的、直观的看到修炼人的执着心,甚至比我们自己更清楚、更明确。它会抓住修炼人不正的一思一念,加强这些执着,放大这些执着,直到把大法弟子迫害的掉队。不要以为有人对你示好,是真的喜欢你,那是自己情色欲不去招来的。我在心中默默对B说:别来干扰我修炼,等我圆满后给予你最好的,来了断我们之间的缘份。

希望和我有类似经历的同修,一定要清醒,人间的情和我们要完成的历史使命比起来简直太渺小,太不值一提。它只是历史上恩怨情仇的延续,周边的亲朋好友、甚至恋人也只是历史上与我们结缘想要得到最终的救度,千万别忘自己大法弟子的使命!

我深深的知道,自己离大法的要求、离师父的要求差距还很大,但我提醒自己,修心去执要如初。愿与各位同修共勉。

不足之处请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提醒》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