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时间实修自己、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一日】

讲真相中修自己

去年暑假,我主要是和同修A一块配合去讲真相。

我俩上午就结伴而行,先将大量的真相资料发到住户或车上,剩下少量的资料时再面对面讲真相发放。在来回的路上,把平时各自悟到的法理马上交流,把不好的人心立即曝光解体。无论谁不在法上的地方都及时指出,抱定一念:我们是一个整体,出去救人谁也不配干扰。我俩一出门就配合好,几乎没有心性摩擦,偶有不同意见也立即指出来,看谁更符合法,或更易于常人接受,或更有利于安全。

因我俩骑一辆电动车,为了不叫常人感到我们突然到眼前,我们发现可讲真相的目标后,提前下车,走过去,这样自然,不引起常人的戒备。有一次,我们看到前面一个老年妇女的自行车掉了链子,我和同修上前帮她,边修车子边讲真相,老人家非常感动,真心感谢法轮功。我俩热的大汗淋漓。师父说“辛苦是你修炼的一部份,你要想办法找到你该救的人。这都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1]有时,我看到同修贴不干胶时,动作慢,里面那层纸先撕在地上,再拣一遍,脑中老嫌她笨,这时我马上向内找:是自己那颗自以为是、看不上别人的心出来了,清除它!在师父的眼里,师父只看她纯正的救人的一念。

在去年七月二十日前后,当地受到邪恶干扰,我们出来时有时有怕心,在大量发放资料的过程中遇上了几次有惊无险的事情,我们牢牢定住一念:“我们是在做最正的事情,谁也不配干扰”。路上我俩交流:同修说自己有安逸心,怕热(气温摄氏35、36度)。我呢,在出去讲真相的头一天晚上动了情,看到丈夫整天晚上自己一边玩手机,一边看电视,孤单可怜,我陪他看了一会电视,导致自己的空间场不干净,第二天发资料出现了被追赶的假相。

经过几次发真相不顺利的事情后,我俩同时悟到:在大量发真相资料的同时,更应该用更多的时间面对面讲真相。因为有一次在给一个常人讲完真相给他资料时他说:“我门上经常收到,但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于是,我们拿出更多的时间用来面对面讲。同修提高很快,主动开口讲,不论讲多少,常人都受益。

多次出去讲真相后,突然有一天我从心里彻底明白了:给谁讲就是救谁,是最大的善。

去年八月中旬,我和丈夫(我俩是同学)参加了一次二十五周年大学同学聚会。在去之前,平时很愿意凑热闹的丈夫突然不愿去了,我知道: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在干扰我救人。因为聚会地点在外地,我需要他开车送我去,好带些光盘。我发了一会儿正念后,丈夫又改变主意了,我们按时到达。由于前段时间真相讲的比较多,面对三十个同学、四个老师,我没有了自己的感受,瞅准每个机会分别跟每个人讲,带包的就送上光盘,没带包的就送上护身符,除了几个早走的同学没来得及讲之外,讲了二十多人,接近二十人做了三退。回来整理三退名单时,心中真感谢师尊的精心安排,给了我这么大的勇气和智慧。

平日里,跟丈夫参加各个场合时,我也把它当作救人的好机会。即使讲不透彻,我也做好一言一行,让世人看到大法在修炼人身上展现的美好,告诉他们我的信仰,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把救人放在第一位。

我的感悟是:有时要出去救人时,家人这边就找点茬想牵扯你的精力。我知道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利用家人钻我有情的空子,阻碍我出去救人。识破假相后,我一点也不和家人争辩,说什么都行。因为我有更高的目标——出去救人。和家人的矛盾、情、怕心、求安逸心这些东西在救人这一念出来后,都变的非常渺小。

在帮助病业同修过程中向内找,修自己

在我家附近有一位同修B,近期受严重病业干扰。我知道后晚上就去她家学法,帮她发正念。有一次发正念时,脑中出现一念:某某是大法弟子,谁也不能迫害他。同时,我脑中出现一个画面:一边是师父巨大身体的一部份,一小边上是该同修。我知道是师尊在鼓励我和同修呢。在每次学法前我们先发正念,在这过程中我明白了:表面上是在帮同修,实质上提升了我自己—为他的境界。当时天气很热,我上午出去讲真相,下午到一学法组学法,晚上再到同修B家学法。同修B 怕风扇吹,有时开风扇,有时不开,热的我直出汗。一段时间后,我不太怕热了,安逸心小了。等丈夫、孩子放假后,晚上我去同修家的次数减少,我向内找:主要是情在作怪,白天晚上老出去怕家人不高兴。

有一天,我没去同修家,在家学了一晚上师父的各地讲法,收获很大。第二天晚上又想不去,结果在晚上发六点正念,刚想不去的一念一出时,一个“私”从微观打到我脑子里,我明白了:在家想为了自己多得法,没想到帮同修也是在去掉私和同化法啊。饭后,我立即去了同修家。

在七二零左右,同修B两次受到警察上门骚扰。我还去不去呢?用法来衡量,去学法是对的,当用正念来想问题的时候,我感到了师尊的加持。有的同修离开了一段时间,错过了该提高自己的机会。

总结这一件事,我体悟到帮助同修的过程,是实实在在提高自己修自己的过程,是修炼自己的好机会。

在曝光受到的迫害中去人心

十几年前,我因躲避邪恶的非法抓捕从楼上跳下,跌坏了腰椎,导致体型变形,腰疼。我一直没有曝光过此事。我曾经和同修交流过,是什么原因导致我一直腰疼呢?同修C说:“你应该曝光受到的迫害。”

那么,我为什么迟迟不曝光呢?首先是怕心,除此之外,还有爱面子的心,怕自己的体型被人笑话,这里面还有色心,希望自己的身材能恢复,好看一些。找到这些人心后,我除了多学法以外,加强了发正念。其中最难清除的是怕心,以前被抓的场景经常往外返。一段时间后,我从法上明白了曝光邪恶的意义:曝光邪恶就是解体邪恶,为了众生不受邪恶迫害,为了救人,为了警察不再受邪恶操控。这些完全是在法上,完全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于是,我详细的将迫害经过整理好,发给了明慧网。发出后脑子中出现师父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我知道,师父从另外空间给我消掉了许多不好的东西,特别是怕心,腰疼也减轻了许多。

珍惜时间多学法,体悟修炼的美妙

我是上班族,特别忙,我不舍得浪费一点时间。早上四点多起床,炼一个多小时功(没炼完),发完六点正念后,做饭、吃饭、洗漱,中间间隔四十分钟,我再发完七点正念后上班。中午从路边店买几个水煎包做午餐(家人中午在单位吃饭),赶点发十二点正念。吃饭时边吃边看真相光盘,或听交流文章。晚上,做饭前每天都打电话问丈夫几点回家吃饭,我好安排学法时间,只要不回来吃,我就不用做了,吃点什么都行。平时有找我辅导功课的,我都委婉拒绝。

每到寒暑假,是我学法最多的时候,也是悟到法理升华最快的时候。每个假期我都参加好几个学法小组,除了与同修学《转法轮》外,有时间就学其他讲法。假期中每天就干这三件事都忙的不可开交。这个暑假,每天下午我带着孩子到同修D家学法,她是我最信任的同修,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一件去我执着心的好事。

同修D晚上要下乡放电影,可以同时放两台机器,一台自己放,一台丈夫或她儿子放。完成规定的场次就行。我希望自己的儿子能跟她儿子学点吃苦和动手能力。打算的挺好:下午一块学法,晚上去放映,以免孩子晚上没事干上网,同修D答应了,每次问同修D什么时间能去时,她很客气的说孩子不想去或丈夫疼孩子不愿意去等理由。当有一次决定晚上去时,我感到同修说话的语气、表情有点不对劲。回家后我赶紧向内找:我儿子去完全是给人家添麻烦,没有为别人着想。为什么越想去越没有机会呢?太执着孩子的动手能力了,说到底,是执着情。因为孩子在我眼里笨手笨脚的,什么也不会干,真让人担心孩子的将来。这时师父的法打到我的脑子里“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2]“想左右别人的命运,人各有命啊!”[2]“所以人的一生中干什么,他可不是按照你的本事去给你安排的。佛教中讲业力轮报,他是按照你的业力去给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没有德,你可能这一生啥都没有。”[2] 通过学法,渐渐的,感觉这个执着放下了。

可随之而来的,是又一新的冲击:我起了埋怨同修的心。感到同修做的象在应付我耍弄我似的,自尊心受到了刺激。但是,我在表面上忍住了,我把握住了一点:向内找。同修之间一定不能有间隔,那样会被旧势力钻空子。即使心里很难过也要想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师父告诉我们:“忍苦精進去执著”[3],我 使劲向内找,心再苦也要忍,消业一定会痛苦。

几天后,师父的法出现在眼前:“这个事我们是遇不到的,但是修炼人在常人中受到屈辱、受到羞辱的时候,也不一定比这差。人与人之间心性中的摩擦,我说不亚于这东西,有过之而无不及,也是相当难的。”[2]我一下子坦然了,遇到这件事情是冲着我心的容量来的,什么也不是。当我心性提高了之后,我敞开心扉跟同修交流这件事情,她根本就没当回事,因为她没有那样的心,是我误解了人家还埋怨人家,我俩都加大了心的容量。

当有心性关过不去时,一定要与你身边的同修交流,旁观者清,无论这件事情多么难于启齿。只要会向内找,别就事论事,跳出这件事的本身用正念看问题,就明白这件事是冲着你的什么人心来的。

完成这篇初稿的中午,在似梦非梦间,看见一块两立方大小的水,清澈、透明。我感觉那是修炼人的心灵,没有死角,干净、澄澈。

每天最大的幸福就是学法时溶于法中,最大的快乐就是体悟到新的法理和做了救人的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登泰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