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不正”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了。但是在最近五、六年以来,一直处于半修不修的状态中:学法,只是在每天晚上睡觉前学法十几分钟;炼功,一周经常连五套功法都炼不完整,经常一天都不能好好的发一次正念;讲真相救人只是以第三者口气跟周围的人讲共产党的邪恶,很少進一步劝三退。这种状态从二零一二年下半年就已经开始了。我自己也意识到这种状态不对,但总是以工作忙为借口,不努力突破,为自己的不精進寻找种种借口。

从二零一四年开始,我出现了腰椎盘突出的症状,工作累了,经常腰疼的走路都费劲,这时候我也没有从法上找,而是以常人的观念对待,去中医正骨医院找医生按摩,缓解腰痛症状。直到二零一六年七月的第一个周一,突然左腿疼的无法正常上班,回家躺在床上疼痛难忍!甚至于无法下地行走!在床上躺了将近一周的时间。单位医生要求我做手术,而且把住院单都开好了,交钱后马上就安排医院院长亲自主刀实施腰椎盘手术。

这下我才真正意识到了我作为一个修炼人问题的严重性,意识到我必须做出选择了,恐怕这也是我最后选择的机会了。在这个时候,我才反思我这几年来的修炼状态,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是非常危险了。痛定思痛,最近通过反思,找到我自己的一些非常大的问题:

1、心不正。这应该也是我所有问题的核心所在。师父说:“心一定要正”;“什么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1]我一开始出现上述消业症状的时候,并没有真正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向内找,而是用常人的观念外找,向外求,所以几年积累下来,业力越来越大,导致现在卧床。现在面临的是手术还是不手术的抉择。

2、名利情太重。师父讲法中反复强调作为一个修炼人,名利情必须要放淡,最后要放下,但我还是从常人的角度在考虑问题:我必须要养家,我必须要对这个家庭承担责任,我必须要好好教育孩子,我必须要挣钱。所以虽然修炼这么多年,自己的执著心并没有明显放淡,尤其是对自己可爱的女儿,更是情重的不行。

师父在讲法中明明告诉了我们人各有命的法,我却依然执着不放!去年单位资金紧张,没有给涨工资,还从内心不平,努力开发自己的第二职业。

3、色心依然存在。平时在单位、在街上,遇见身材好的、长相漂亮的女性,我会忍不住会去关注,下意识的去“欣赏”人家的身材、皮肤,然后才意识到自己是个修炼人,不应该关注美色,更不应该受到迷惑和引诱。

虽然还有其它各种问题,但我“心不正”才是各种问题的关键所在,“心正”了,才会真正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才会对自己的人生道路作出正确的选择:做一个炼功人,努力修去自己的各种执著心。

意识到了种种问题以后,我最近一个多月以来,通过自己反思,还有几个老同修偶然得知我的状况,来跟我交流、鞭策、鼓励我,我也悟到了,这是我最危险的时刻,是师父慈悲,没有嫌弃弟子的不争气,不精進,派同修来帮助我。

我一开始躺在床上听法,只要能下地,就忍痛下地炼功,疼痛的最厉害的时候,忍不住喊出声音来了,几乎都要晕倒的感觉。感觉无法忍受的时候就求师父加持,心中发出“求师父给我加持,助我度过劫难”后,我迷迷糊糊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居然就没那么疼了。

就这样,三、四天时间,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听法、看师父讲法录像、炼功。可以在屋子里走一走,又过了几天,可以到小区里走一走了,大约十天的时候,已经可以到小区外面马路上走一走了。

我坚持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经过一个多月,最近已经可以回单位上班了。单位同事问我:“恢复的如何?”我跟同事说:“跟朋友学炼法轮功,恢复的很不错!”同事回应:“嗯,那就好!”我把我这次过病业关,不但当成一次提高的机会,而且也当成了一次向周围同事讲大法真相的机会。

虽然这次劫难是险险飘过,但我心里知道,是因为师父慈悲,对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不离不弃,通过这次病业关点化了我,同时也考验我,到底是选择做常人还是选择做修炼人。

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必须从改变自己原来固有的旧思想、观念开始,去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东西,更必须以法为师,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救人。努力弥补自己之前不精進的罪过!

同时也希望,如果有跟我同样不精進的同修,以我为鉴,吸取我此前的教训,赶快归正自己,跟上正法進程。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