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执着总协调 是对法理的误解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前几次明慧发表了是否需要总协调的切磋文章,我感触很深。前两年我参加了所谓“总协调人”小组。据我所知我地大规模绑架都是因为大范围交流、手机被监控定位造成的,都太好为人师了。今天就这两年的经历说一下自己个人认识。

现在我地资料点遍地开花,同修互相都认识,也都在有序的做着救人的事。如果说前几年需要协调的同修多跑跑多付出,把未走出来的同修找出来,成立学法小组,让大家有个环境取资料互相配合出去讲真相救人,真是起了大作用。现在协调同修放下愿操心的心吧,我个人认为真不需要整体协调做台历、发资料、购耗材了。现在也的确不用统一采购,大家也能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了。前年负责总采购的同修被迫害后,现在每个小组都能自己独立做台历了。同修都独立了多好啊!

师父法中明确说明国外情况不适合大陆。国外的协调人、佛学会负责人都是师父指定的,并不是同修想当领导、执著心指使组织几个人,在同修中组织活动,指导同修修炼。当然想法也是为整体提高,都不是有意去做。但是基点要对啊,指导同修修炼的只能是师父、是法,而不是我们自己,不能被执著心指使,神神叨叨什么大话都说,别人提出来还说别人有嫉妒心。没有当领导的心怎么会说别人嫉妒心呢?

我们大陆同修,大部分同修党文化严重,被邪党灌输喜欢集体做事大帮哄。前几个月负责大协调的其中几个同修联系有汽车的同修,每次都是四、五辆汽车二十多位同修去县里发资料,包括天天出去讲真相一线救人的同修也跟着去,中午有同修请客吃饭,跑一天就为了发资料的那十多分钟,一辆车就可以解决的事非要追求形式大,太浪费人力资源和财力。目前有四位有车的同修被绑架,一位已被迫害致死,与不注意安全有直接关系。

每星期聚一次就像单位每周开例会一样,总结发言,说些假大空的话,并不见一句向内找如何修自己的话。看完前段时间明慧发表的切磋文章,我就没有再去这个小组。离开这个环境才发现自己也有当领导的心,现实生活中没达到的常人愿望,想在同修中实现。

我个人看到的情况是,这几个所谓的大协调人并不是修炼很扎实的人,也不是法理清晰的同修,在整体中起的负面作用远远大于正面的作用,部分技术同修拒绝和她们合作,整体出现间隔。现在其中两位又开始频繁组织学员开交流会,解释师父讲过的法。

我们走到今天应该清醒了,几年前已经出了十多位乱法同修被绑架被迫害严重,至今几位还在监狱受囚禁,应该吸取教训了。别再给她们市场!指导我们修炼的是法是师父,我们应该听师父的话多救人,共同督促向内找,而不是同修帮我们提高能走捷径,不要再给这样的同修市场了。近一年本地多位同修被迫害,绝大多数同修因诉江被干扰,我们不能只看表面的迫害形式,归根结底还是我们自己的心招来的。

看到问题写出来,出发点是不希望同修走错路。大家还是把心放在实修上吧,形势好了又把名利心勾出来了。自己不好好修还干扰别人走师父给安排好的路。

师父说:“正法在最后阶段了,宇宙中那些干扰的因素也在从学员中拉出那些不能够精進的,例如:一、理智不清的,二、神神叨叨的,三、执著心不去,越来越膨胀,造成强烈的向外看、向外求,失去理性的。它们干扰的手法,还是叫人在不理性的执著中冲昏头脑,干出有损学员、有损正法的坏事,从而使其想回头从新做好都很难了。因为一旦对学员造成了巨大损害,使一些学员掉下去、甚至处于被淘汰之列,这巨大的业债怎么还?而且因他(她)而毁的又是大法学员,这与在正法中起迫害作用的有什么不同?与邪恶是同罪的。”[1]

我们大家都能静下心来学习师父的教导,就知道什么应该马上放下。对任何人心的执着,放下还是不放下都是自己个人的选择,放下不放下的后果同样也是自己个人来承受的。只有理性、明智的对待,才能走正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淘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