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劳教所、监狱多年折磨 南昌市姜凤英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江西南昌市法轮功学员姜凤英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五日早上四点左右在租住房内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政治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姜凤英多次被邪党流氓机构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二年多、判刑五年,遭轮番毒打、皮带抽、铁棍打、吊铐、关禁闭、野蛮灌食、奴役、曝晒等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姜凤英从江西省女子监狱出狱后,就经常产生幻觉,胡言乱语,疑被下过不明药物。据她本人曾说,有时饭里有红颜色。

姜凤英自九八年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因去北京上访被青云谱公安局非法劳教二年,被迫与丈夫离婚,女儿才五岁,只好由姜凤英父母照顾。

江西女子劳教所为了达到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将姜凤英编入严管队,不让接见、长期关在两平方米的小屋里,有四人包夹。夏天高温酷暑逼她走队列,不给吃饱饭,包夹把马桶放在她睡觉的头边拉屎拉尿;在所长宋波、大队长洪创华、周茜勤指使下,包夹轮番打、骂,强迫做奴役。姜凤英绝食反迫害,恶警就体罚她,强制她靠墙站立。即使到期也不放回家,并延期迫害。

二零零二年七月,姜凤英讲真相时被恶警跟踪绑架,十七日深夜,南昌市东湖公安分局恶警将已绝食六天的姜凤英铐在铁柱上开始惨无人道的迫害:用力拽她的长发、用皮鞋打她的嘴、用穿皮鞋的鞋后跟跺她的脚大拇指、把头往铁柱子上撞、用皮带抽她的身体、用铁棍打她的腿等见不得人手段折磨,致使姜凤英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精神也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姜凤英遭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关押在江西省女子监狱。姜凤英坚持自己的信仰,被江西省女子监狱恶警编入严管队迫害,就是在她绝食虚弱的情况下,还将她强行拖入七监区(织布车间),在恶警任淑珍、徐慧珍、王芬、赵丽萍、袁海珍的指使下,犯人将卷好的布(里面含铁柱)重约两百来斤脱手打她的头部、打她的身体,致使她昏倒在地。待她好了一点之后,再将她铐在高的铁窗上每天有几小时至二十小时。二零零三年七月底至八月初,夏天四十度的高温就将她反铐在冲织布丝的蒸汽管上,在烈日下曝晒,致使她昏死过去。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恶警还达不到转化她的目的,就将姜凤英关在禁闭室,不让她洗澡、不给衣服换、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并指使犯人用粗糙的长满了茧子的手磨擦她的身体让她二十四小时无法休息。还叫来犹大当着她的面进行人身攻击。用撑女人阴道的铁钳强行塞进她的口中进行野蛮灌食,每次灌食都有十几名犯人参与;有的坐她身上、有的坐在肚子上、有的紧揑住她的 鼻子、有的用指甲扣她的嘴,致使她的嘴鲜血直流。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据悉,二零零四年七月至八月酷暑,姜凤英被关押在禁闭室,恶警却不给她水洗澡、不允许她换衣服。零五年五月至六月,姜凤英再次被非法关押在禁闭室,恶警罗艳君、徐慧珍、袁海珍、刘音指使犯人对她进行非人性的折磨,不让她睡觉,不给她饭吃等。在姜凤英用绝食方式抵制、拒绝“转化”期间,恶警王芬、任淑珍、袁海珍还对其每天上铐二十小时,上铐时不准大小便,用强浓盐水灌食等。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八日,监狱长魏秋玲、丁红梅、中队长刘萍伙同南昌县莲塘镇居委会主任喻淑梅强行闯入姜凤英家中对其家中进行摄像,并诱骗其母亲回答问题。邪恶之徒说姜凤英不想与家人见面、炼功炼得很瘦、头发白了、走火入魔等鬼话(姜凤英当年才三十五岁,实为迫害所致),遭到其母亲和众邻居强烈谴责后离开。

姜凤英被非法关押后一直绝食抵制迫害,被警察强行送进江西省监狱局中心医院迫害;警察强行撬开她的嘴,将直径约两厘米、长约两米的橡皮管强行插入她的胃里,警察还拿着管子抖动着搅动她的胃问她:“你还绝不绝食,你不绝食就不这样对你。”姜凤英还是继续绝食反迫害,恶警见达不到目的就将她铐在铁床上强行输液。过几天又拿来橡皮管,强行从鼻子里插入胃中,一边灌一边上下抽动管子,致使她的鼻腔出血。

二零零六年底,姜凤英从监狱回来时,江西省女子监狱伙同京山派出所及徐坊街道以姜凤英未去派出所为理由,企图绑架她,被姜凤英识破恶人的阴谋,因此被迫流离失所。就在她走后的次日警察就气势汹汹的来到她家,恶狠狠的问其母亲要人,在达不到目的的情况下,徐坊街道的恶人唆使其婆家不给其女儿生活费。(因九九年被非法关押,姜凤英被迫与丈夫离婚,女儿被判给姜凤英)。派出所还不为其办理身份证。

姜凤英从江西省女子监狱出狱后,就经常产生幻觉,胡言乱语,表现为不理智状态。据她本人曾说,在江西省女子监狱里有时饭里有红颜色,怀疑被下过不明药物。家属送她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她肺部有阴影,估计是遭野蛮灌食所致,家属还说其胸前有一个疤,并且鼓起来一个包样,怀疑被烟头所烫,背部也有一块很大的黑影,可能是被铐在江西省女子监狱的蒸汽管上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