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保护我稳健的走过风雨十八年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三日】我的家庭环境非常好,家人都认可法轮大法,很支持我修炼。尤其是我丈夫,若有人说不利于大法的话,他立刻上前制止:“人家法轮功怎么了,人家做好人不对吗?”他还经常帮我发真相资料。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八岁,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了十八年风云变幻的正法修炼之路。在此期间,我感慨颇多,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

一九九八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人把 《转法轮》 这本书介绍给我,我说我不识字,他说很多没文化的人都在学,并且很多有病的人学了之后都得以康复了。我一听这么神奇,就请了一本《转法轮》,让家里人教我认字。我打开书,看到书里的字都是金黄色的,并且一个一个在我眼前蹦。我惊讶的喊我女儿来看,女儿却看不见。当时我觉的这本书真是不同凡响。

从此我生活中的空闲时间都用来拜读《转法轮》,还学会了五套炼功动作。读了一段时间,懂得了这本书是教人做好人的,比模范英雄人物还要好的好人。我认定法轮大法这里是一片净土,正是我所需要的。又拜读了一段时间,我才真正懂得了这是一本让人修炼的天书,是我生生世世寻觅的,放下人间的一切执着走向超常人的天梯。因此我更加坚定的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

修炼后,我严格要求自己,每天坚持炼功、学法,从没间断过,有时忙没有炼功,抽空都要补上。法轮大法的法理让我知道了如何做人,“真、善、忍”成了我生命的信念与追求。和亲戚朋友,邻里之间都能和睦相处,我把吃亏当成了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掀起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其疯狂程度席卷了中华大地的每一个角落,给中华民族带来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我失去了集体学法的修炼环境,怎么办?已经知道了生命意义的我,决心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我始终没有对大法怀疑过,师父叫我们走的是最正的路。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师父看到了我的心,一直保护我稳健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

因我没有受到直接迫害,我更有机会去给有缘人讲真相。有人问我天安门自焚是咋回事,我把自焚伪案的真相告诉他们,他们听后恍然大悟,清除了邪党造假宣传对他们的毒害。当我弟弟(同修)被绑架后,我去向邪恶要人,正念制止邪恶对我弟弟進行迫害。警察低声对我说:“你也炼吗?如果觉的好就在家炼,不要去外面说。”

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这场迫害的真相,救度那些被邪恶谎言欺骗的世人,我和同修长期不间断的发放真相小册子、真相光盘;有时面对面递给世人神韵光盘,讲真相。晚上,我和同修出去挂条幅,还到很远的地方给同修送资料。由于夜色昏暗、道路崎岖,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有时就踩進了满是污泥的臭水里。

夏天,我们顶着炎炎的烈日;冬季冒着刺骨的寒风。无论风雨交加、还是冰天雪地,我们都没有停止过救人的步伐,其间的酸甜苦辣,常人是难以理解的。但我们总是乐呵呵的,以苦为乐,因为救人要紧啊!也曾遇到不明真相的人恶告,但都在师父的保护下化险为夷。

多年以来,我虽然做了许多证实法的事儿,但那都是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师父给予我的太多了,我所做的和师父给予我的差的太远。

我们全家人也都得到了福报,不仅经济条件优越,而且在一次次突如其来的灾难中,有师尊的保护都能够化险为夷。这样的大恩大德,我就是倾尽所有,也无法报答其万一。下面我列举几例:

二零零三年,我家买了几部大车,雇了好几个司机。我给这些司机讲了真相、做了三退,每个车上都放了护身符。负责送轮胎的那部车出了几次交通事故,仅车头就换掉了三个,但是都在师父的保护下化险为夷,司机都安然无恙,其中之神奇,使人难以置信。

二零零三年的冬季的一天,大雾弥漫。我丈夫开车出门遇到特大交通事故,五十多辆车追尾,车内人员都受了伤。我家的车头被撞坏了,玻璃撞得粉碎,我丈夫也卡在司机驾驶坐上。大家都认为他的腿折在里面了。大家用了很大的劲才把他从车里拽出来。当把他拽出来后,他走了几步路,好好的,人没一点毛病。这是我丈夫支持大法、维护大法得了大福报啊。当时我们心里那个高兴啊,谢谢师父又救了我丈夫一条命。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夜里,我家的大车拉货,车翻到十多米深的路旁沟里。车子底朝天连车带货把两名司机埋在下面,车头也撞坏了。和我们一起搭伴出车的人都吓坏了,都认为人肯定不行了,马上给我家打电话。我接到电话后吓得浑身发抖,哭着求师父救救他们。等我们慌慌张张的跑到医院,看见一个司机正在缴费,他只受了一点皮外伤,耳朵、唇部破了一点;另一个司机也只是肋骨有点裂痕,情况都不是太严重。当时在场的人都觉的很神奇了,交警处理事故的人也觉的太不可思议了,猜我们家肯定信佛,有神佛保护我们,要不然不会有这么好的结果。

二零一五年,全世界诉江大潮此起彼伏,我也用真名实姓控告了江泽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当地派出所无端到我家骚扰。一下子闯進来七、八个警察,带着照相机、摄像机来到客厅。我的大法书和资料都在离客厅最近的第一个房间里。当时我求师父,如果邪恶進来,请师尊把他们推出去。结果他们把客厅挂的挂历和台历共五本全都抢走了,然后一个三十多岁的男警直奔我的第一个房间,刚到门口转了个身,只听那门“啪”的一声重重的关上,吓得他退了回来。但他们还不死心,又去第二个房间里翻,嘴里嘟噜着:“我就不信,搜不出一本书和资料。”我没理会他们,在一旁不停的发正念。一个警察拿起我丈夫去公园里散步听的小收音机,在我面前晃着说:“这是啥?”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他得意的打开一听是常人歌曲,马上蔫了。在师父的加持下,邪恶妄图迫害我的因素解体了。

回首这十多年的修炼路,师父给我显现的神迹太多了,在此我就不一一赘述了。在修炼路上,我感到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我做好时鼓励我;我做不好,或不精進时,师父用各种方式点化我。我时刻不忘师父给我“向内找”的这个法宝,用法来归正自己,去掉我身上各种不好的东西,用师尊赐予我的神通除恶灭邪,救度更多的众生来答谢伟大的师尊。

上述体会由我口述、同修整理,层次有限,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