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里逃生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三日】我叫孙长城,家住辽宁康平县东关镇陶岱屯村,今年五十三岁。我把在二零一零年四月八日死里逃生的传奇故事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修炼法轮大法以前,一身病,嗜酒如命;鼻子流鼻涕,不通气;两只眼睛流眼泪,不能见光,就连向空中看一眼,都不行。到医院也看不出是啥病。一天只能戴着黑黑的墨镜躺在炕上。每年的六月到十月份这段时间都这么度过,别提多痛苦了。

我妻子是二零零三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八月下旬的一天,妻子正在听炼功音乐在炼功,当我听到录音中“法轮桩法”时,我正在炕上躺着,妻子对我说,你也炼炼法轮功吧,看你那难受的样。

就这样,我就做起了“头前抱轮”动作。哎,真神了!当时就感到双眼不那么疼了,鼻子也通气了。从鼻孔到前额,到头顶,到后脑勺,就象一扇大门被打开了,太舒服了!我当时别提多激动了,对妻子说:“我也要修炼!”从那以后,我就走上了修炼的路。

当哥哥姐姐听说我真要修炼大法时,就横加阻拦,说孩子正在上高中,你这不是影响孩子上大学吗?因为刚刚炼功病就好了,怎能因为他们的几句话就不炼了呢?我决定要坚持修炼下去。炼静功双盘,对我来说真是太难了,刚开始双盘的时候,疼的我无法形容,只能坚持一、二分钟,后来五分钟,后来终于突破三十分钟,我从心底感谢师父,更增强了我修炼的信心。

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

二零一零年,我在大平矿的干粉厂打工。四月八日那天,风特别大,沙尘暴席卷大半个中国。厂子的铲车库是彩钢瓦房盖,被风刮得松动了。领导见后,让工人上去,把房盖用石头压住。车库房顶离地面有七、八米高,领导让用铲车把我和另外一人送到房顶。

我俩刚被举到房顶站稳,意外发生了,罕见的狂风席卷而来。当时将我俩抛向空中,把另外那人抛出三十多米远坠地,当场死亡。我被风抛起十六、七米高后,因彩钢房盖直立,我大头朝下,落在铲车烟筒上又摔在地上。当时,我头脑非常清醒,脑子里非常快的闪出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而后我就不省人事了。

后来听其他人说,当时领导见我还有一口气,马上就打120急救中心。可当时一个车都没在家。老板听到这个消息非常着急,从十几里外赶到厂部,用最快的速度将我送到县医院。到医院后,医生们忙个不停。做CT检查时,医生说:赶快做手术吧,看似腹内有伤。

我的妻子和弟弟赶到医院,弟弟沉默不语,妻子见状,心中想:我俩都是修大法的,自有师父保护,她不承认任何形式的迫害,一边想一边在做手术单上签了字。我的哥哥也赶到了,见我都这样了,非常痛苦的低下了头。

护士们迅速将我推進手术室,大夫边检查边做手术,做完手术出来后,告诉我的家人:“左大腿骨粉碎性骨折;左侧六至八根肋骨骨折,这都是小事。胃、肠跑到胸腔里,隔疝也摔开了。胃、肠把心脏挤出来了,肝、脾挫伤。肺被压扁,胸内混沌,血内流。左侧颧骨骨折。”也就是说,我的五脏六腑全都错位了。医生说:“第一,这人没希望了;第二这人活过来也是个植物人;第三这人活过来是精神分裂症;第四这人能活下来,最好下半生也只能是坐在轮椅上。”

现在情况是:各器官已放回原位。脾已摘除,肝、肺挫伤很严重,隔疝又做了修补手术。现在命是保住了,但还有五天危险期。

家人一听,这人简直是七拼八凑起来的了,还有救吗?真是晴天霹雳!谁的心里也没有底,不由得都低下了头。妻子并没有害怕,只想着:修炼人的一生,是由师父安排的,其它的都不承认。

手术很顺利,当天下午三点我就被推出了手术室。更令医生惊讶的是,次日检查时,危险期已过!

我及家人都泪水涟涟,感激师父的救命之恩。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因需要先做其它手术,腿的手术暂时就没有做。是因为医生怕我当时下不了手术台,就只给我打上了牵引。我昏迷七天。渐渐的苏醒过来,明白过来后,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不知道了,好象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后来,妻子在我耳边念师父的《洪吟》,我就像刚会学话的小孩跟着念。在妻子的提示下,一点点的、渐渐的恢复了记忆。并且在不知不觉中,将打上牵引的腿抬了起来。我哥哥看到这种情况非常惊喜,急忙告诉医生。医生说:“这不可能,腿都折了,哪能抬起来呢?”哥哥说:不信你去看看呐。医生随哥哥来到我的床前对我说:“你把腿抬起来我看看。”于是,我把带着牵引的腿抬了起来。医生情不自禁的说:“真神了!法轮功太神奇了,还是法轮大法好!”

因为我的心性没有到位,在对待腿粉碎性骨折上,没有像明慧网上登载的那个同修做的那样好。护士第二次把我送進手术室。麻醉师给我打了三只麻药,我仍有知觉。稍后又加两支,我还是有知觉。后来,麻醉师把带药的毛巾,放到我鼻子前让我吸,又把一个大吊瓶,放到我嘴上让我呼吸。十分钟后,我仍有感觉。麻醉师说:“赶快拿掉,不起作用。”这时,麻醉师急得满头大汗,只好在麻醉不起作用的情况下给我做了手术。那种疼痛真是剜心透骨!

这时我开始背师父的《洪吟二》中的元曲〈断〉“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 都知苦海总无岸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不知不觉我背出声来。医生问我,你在说什么呢?我告诉他我在背我师父的诗词,又告诉他们法轮大法的美好,和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医生连连说:“还是法轮大法好,和你同时掉下来的那个人当场死了,而你却奇迹般的活过来了,法轮功太神奇了!”

四个月后我就出院了,秋收时还能下地干活了,还能骑摩托车了。出院时,大夫告诉我的家人说,像我这种情况,自己能起床坐起来,至少要半年时间,如果想下地走,就不知要多长时间了。而我却在半年时间内痊愈,现在一切都恢复正常。医生在我出院时都说,你好的真快,法轮功真神奇!

法轮大法真实可信!中共媒体造谣污蔑法轮功卑鄙与可耻。愿大法弟子写出自己的亲身经历,叫仍被谎言迷惑的人们看看,到底谁正谁邪?谁好谁坏?谁善谁恶?愿所有善良的人不要昧着良心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保持沉默,视而不见,甚至推波助流。汇聚人间一切正义力量,用实际行动(退党、退团、退队、)赎回属于你、我、他的明天!随着向两高(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江泽民消息的传出,你要不要明天,要不要光明的未来,自己说了算,神只看人心一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