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教化故事几则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六日】孔子一生以传承传统文化为己任,他重视教化,一生“学而不厌,诲人不倦”。颜回说:“夫子循循然善诱人。”朱熹说:“夫子教人,各因其材。”以下为古籍中记载的几个故事,可以看孔子在为人处事的过程中对学生的教导。

一、待人之道

一次,孔子与他的学生们在一起谈论待人之道。

子路说:“别人以善意待我,我也用善意待他;别人用不善待我,我也用不善待他。”孔子评价道:“这是没有道德礼义的夷狄之间的做法。”

子贡说:“别人用善意待我,我也用善意待他;别人用不善待我,我就引导他向善。”孔子评价道:“这是朋友之间应该有的做法。”

颜回说:“别人以善意待我,我也用善意待他;别人用不善待我,我也以善意待他,并引导他向善。”孔子评价道:“这是亲人之间应该有的做法。如果能够把它扩开去,以诚心对待天下人才是真正的与人为善啊!”

二、送别之言

孔子的学生子路要远行,前来向孔子告别。

孔子说:“我是赠送给你一辆车呢,还是赠送给你一段话呢?”子路说:“请夫子送给弟子一段话吧。”

孔子说:“不能自强不息,就不可能达到远大的目标;不勤劳地做好自己的事情,就不可能有功效;不发自真心而有分寸地去对待他人,就不可能得到他人的亲近;自己不讲信用,就不可能使别人对自己讲信用;不拿出诚心而谦逊地对待他人,就不可能符合礼义。如果能够慎重地从这五个方面去做人做事,就能够做得长久。”子路拜受领教而去。

三、蒲邑三善

子路治理蒲邑三年后,有一次,孔子路过,刚进入蒲邑境内,孔子便称赞说:“子路做得不错,做到恭敬而又有信用了。”走到城中时,孔子又称赞说:“子路做得很好,做到忠信而宽厚了。”到了子路办公衙府内,孔子不由得又称赞说:“子路做得真好啊,做到明察而又有决断了。”

子贡听了很奇怪,手握着缰绳问孔子:“夫子尚未见到子路就三次称赞其善,他做得好的地方,弟子能得以听闻吗?”

孔子说:“我已看到了。入其境见田地整齐,庄稼茂盛,杂草都铲除了,田间的水道也加深了,这是因为他恭谨敬慎又有信用,所以百姓才会尽力去做啊。入其邑看到垣墙和屋宇都完好牢固,商贾繁荣,树木茂盛,这是因为他忠信而宽厚,所以百姓才不苟且马虎啊。至其庭满院清净,下面办事的人都很认真、尽心,这是因为他明察善断,他的政令没有扰民啊。看来子路的仁政取得了斐然的成果,即使我连续三次称赞他做得好,又怎能将他的好说尽呢?”后来,蒲邑被称为“三善之地”。

四、为政在于纠正时弊

子贡问孔子说:“从前齐景公请教您如何才能使政治清明,您说:‘政治清明在于节省财用。’鲁哀公请教您如何使政治清明,您说:‘政治清明在于教育臣下。’楚大夫叶公请教您如何使政治清明,您说:‘政治清明在于使近者悦,远者来归。’三个人问的是同一个问题,而您的回答却不同,难道是有不同的解释吗?”

孔子回答说:“因为各人有不同的情况啊。齐景公治理国家,亭台楼阁建筑得太奢侈了,打猎时所圈的土地太大,一个早上就赏赐了三个能够提供一千辆车子的采邑,所以我说‘处理政务在于节省财用’。而鲁哀公有孟孙、叔孙、季孙三个权臣,他们在国内结党营私,在国外则抵制别的诸侯国来的客卿,所以我说‘处理政务在于教育群臣’。至于楚国,其地方大而都邑小,民众怀有离散之心,没有愿意在那里安居乐业的。所以我说‘处理政务要使近处的人高兴,远方的人归附’。这是针对三种不同情况,以不同的方法处理。《诗经》上有说:‘经过长期的丧乱,已经民穷财尽了,可是上面从来没有给民众一点救济呀!’这是感叹奢侈浪费因而造成的祸乱。又说:‘那些阿谀逢迎的小人一味进谗言。’这是讽刺奸臣蒙蔽君主所招致的祸乱。还说:‘在丧乱中有离散之忧,有死亡之痛,到底要逃到哪里去呢?’这是嗟叹离散所造成的祸害啊。仔细考察这三个方面的问题,难道政务上所要解决的困难,可以用同一个方法吗?”

五、五种不祥

鲁哀公有一次问孔子说:“寡人听说,在房子的东面再增盖房子,是不吉祥的,这个说法可信吗?”

孔子回答道:“不吉祥的事有五种,但是在房子的东面再增盖房子,却不在其中。损人以利己,是自身的不祥;遗弃老人而只顾孩子,是家庭的不祥;舍弃贤明之人却任用不肖之徒,是一国的不祥;年老智慧者不愿意教导,而年轻的人又不肯好学,是风俗的不祥;有才德之人隐退起来,没有智慧与德能的愚昧之人却来掌权,这是天下的不祥。不祥之事,有此五种,但在东面增加房子,却不在其中。”

六、君子无所不慎

子贡去做信阳的长官,准备上任了,向孔子辞行,孔子说:“要勤恳,要谨慎,要依照自然时令指导农业生产。勿夺勿伐,勿暴勿盗。”子贡说:“我从年轻的时候,就在夫子这里学习,难道犯过偷盗的过失么。”

孔子说:“你没有进一步了解啊。用才德兼美的人去取代才德兼美的人,这就叫做‘夺’;用不才的人去取代有才的,这就叫做‘伐’;政令很宽松而处罚很暴躁,这就叫做‘暴’;把好的东西都归于自己,这就叫做‘盗’。盗,不是一般所谓的盗窃财物。我听说:善于为官的,遵循法令办事,使百姓得到好处;不善为官的,歪曲法令办事,使百姓受到损害,这是民怨产生的根源。整顿官风,没有比公平更好;面对财货,没有比廉洁更好。清廉和公平的操守,怎么也不能变易啊。隐藏别人的好处,这就是埋没人才;不是在内部互相规劝,而是在外面互相诽谤,便不可能和睦地相处。所以有道德修养的人,没有一个地方不谨慎啊。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才能用自己的德行智慧,造福百姓。”

(源自《孔子家语》《说苑》《韩诗外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