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白龙乡村民韩兰俊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七日】我叫韩兰俊,一九九七年得法,婚前体弱多病,经常感冒,精神不起来。婚后发现丈夫爱玩麻将、喝酒整天不回家,我们经常吵架,大人小孩生病也不管,因为三个女儿还小,大女儿上学交学费只好靠卖点粮食,孩子交不起学费就上不了学了。我痛苦得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身体也不做主,整天浑身疼痛,脖子后边的大筋疼,头歪一下就扯得头嗡嗡地疼;嗓子里长了个嗓喏子,一上火嗓子就疼,吃不了东西,咽不下去,只好喝点稀的;后来又添上了脚后跟疼,走路脚后跟不敢着地;妇女病也时常犯,想死的念头常往上冒,想到三个女儿我也就忍住了。与婆婆关系也很紧张,谁见谁都不顺眼。

修炼大法获新生

一九九七年,我们村有人炼法轮功,但是我对人生没什么信心也就不感兴趣。一天邻居对我说咱们也去炼法轮功吧,听说法轮功能治病。我抱着凑热闹的想法就去了学法点,有人很热情的给我们让坐,见学员们一人一段的念。我听完一讲,就感觉这个法真好,教人如何做好人,讲的都是人生的真谛。在那儿我还感到全身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舒服。心情激动,我想这法我一定要学。我请到一本《转法轮》书。正好村里住着拉练的部队,一位军人也是学大法的,他抽出时间到我们的炼功点教我们动作。天天学法、炼功、修心性不知不觉成了我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我时时刻刻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丈夫不回家我也不觉得委屈了、不给他脸色看了,说话心平气和了,不知不觉折磨我多年的病消失了,脖子不疼了,不感冒了,身体那儿也不疼了,气色也好看了。压在我身上了巨石也没了,我激动的心情无法用语言形容。接下来我只想如何修好自己,家庭和睦,家人都平安。丈夫不知不觉中也大有好转了。

发真相遭绑架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一日,我与大法弟子殷秀琴到徐水县义联庄乡发放真相资料,遭不明真相的村民构陷,被义联庄派出所几个警察强行抬上车,劫持到义联庄派出所。我们被分别关押在两个小屋子里,遭到非法审讯,逼问哪里的人?叫什么?他们还哄骗说:“你说了就放你回家。”。我信以为真就说了家庭住址及姓名,他们还做了笔录。我说完后,那几个人又逼我按整个的大手印。那时我特别相信他们,急切的想回家。等到天黑他们也怎么不理我们。到了晚上我们却被义联庄乡派出所两个不法人员劫持到徐水县拘留所。我才恍然大悟,我已上了他们的大当。大女儿托关系送礼还花了四千元。我们被拉到徐水县医院检查。

八天后的早上,拘留所催促我们赶快收拾东西,谎称家人接来了。出去后看到一辆车,当问他们拉去哪儿时,一人凶恶的说“叫你们上车就上车!”他们野蛮把我们推上警车,未经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非法押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在非法检查身体时徐水县警察对石家庄劳教所的狱医说,摘她们的器官,她们炼法轮功没有病。非法检查完后徐水县三个便衣警察开车就跑了。

遭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迫害

在当天劳教所警察指使人先把我们的头发剪的短短的,然后搜身,把我们扒得一丝不挂,然后关小号。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警察张燕派两个犹大给我灌输歪理邪说,采取伪善、诱惑、威胁、恐吓等方式逼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期间有一个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三顿饭都是她给打来不让我出监室,上厕所时她也紧跟着不许与任何人说话,早上被子必须军事化,叠得四四方方的。

第三天我被转到专门洗脑逼转化的屋子,每天由一群已经被转化的犹大,她们声称已经圆满了,她们一帮帮的换人,目的就是为了让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每天变换方式,要么逼看诽谤大法的电视,要么长时间逼坐带疙瘩的小凳子。坐一会屁股就向坐针毯一样疼痛难忍。有时整天整天的逼坐。除了出工,站队,睡觉以外都得坐,劳教所真是人间地狱。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劳教所迫害的神智不清,不能自理,劳教所给她输液怕花钱就通知家属送钱,家属不配合,警察就把第二大队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叫到院子里站着,时间长了有的累得哭了,警察说你们到这里来还想舒服吗,你们就得夹着尾巴做人。干活加班加点,每天晚上十一点才收工,劳教所种植葱头,长期让我们吃煮葱头,稀粥,馒头,白水煮葱头,劳教所不定期来检查的时候我们吃得才好点,土豆加点鸡块,三顿饭前站着唱邪党歌曲,谁不唱都不行,当不干活的 时候就逼着背劳教所的所规所纪,谁不转化就不许家属接见,不许打电话,囚服颜色有红的有绿的,穿红的就是不许乱走动,穿绿的就可以自由活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家里养的十几头牛无人喂养,丈夫只好赔钱卖掉。女儿出嫁也没让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