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成为品学兼优的好青年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一九九七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时只有七岁。这二十个年头的成长岁月,既象是一瞬而过,又觉的是历经险阻,然而我更深知,没有师父的时时看护,我难有今天。

师父帮我把难挡 给我新生命

打我记事起,我就知道自己体弱多病。后来听母亲说,那是一种称为小儿淋巴结核的病,这在当时可是个严重的病,看了许多专家医师,花费无数仍不见好,因此我身体一直很虚弱,发烧住院已成常事。

母亲和我一样,身体常年遭病痛折磨,且当时家境并不富裕,所以家中一直言少寡欢。而这一切,都在我们一家修炼了法轮大法后发生了本质上的转变,李洪志师父不仅给了我们一个从此滴药不沾的健康身体,也教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高尚法理,这一切都从根本上改变了我,我想说:谢谢师父!

记得七岁那年,我随母亲到县城伯父家玩儿。一天晚上,正在吃饭的时候,母亲突然问我:“弟弟(我的小名),你想做好人,想学真善忍么?”我头也没抬,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学喔!”现在想来,这就是缘份吧,感谢师父慈悲救度。

第二天,我就在伯父家第一次看到了师父的法像,也第一次听到师父的讲法录音。当时我正坐在地板上,懵懵懂懂的听着师父在广州的讲法,突然母亲发现我的小腿上长出一些星星点点的红斑,在接下来的三天内,红斑一股一股的很快便起满全身,一直延伸到脸上,并且伴随着高烧。直到深夜,母亲边照顾着高烧不断的我边问:“弟弟,难受么,要不要去医院?”其实当时我一点儿也不觉难受,只是想睡觉,迷迷糊糊中说:“我没事。”后来才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在替我消去病业,从我说要修炼的那一刻起,师父就管我了,感谢师父。

在之后的一年里,我陆续发过好几次高烧,并且都是高烧不断,最高烧到43℃~44℃,最长时间是持续烧了十七天。按常理来说,这可是会烧坏脑袋的,然而我当时就是一心认为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我不想打针,也不要吃药,还记着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所以,我也没有被烧坏脑,也没有耽误上学吃饭,而我的一身疑难杂症却神奇的消失了,换来的是一个健康的身体,直至今日未打过一剂针,未吃过一粒药,身体健康。

记得有一个晚上,很难受,睡不着,我便细声细气的和母亲说:“我想听师父讲法录音。”母亲就用被子垫高我的头,使我半靠半坐,然后放师父的讲法录音给我听,没几分钟,便听到我睡熟后匀称的呼吸声了。后来我听母亲说,当时看到我那般情况,她的心很定。她说她知道是师父给她的信心,若是以前,她必定心慌如刀绞,奔波在大小医院了。

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予了我新的生命,让我能在往后的修炼路上健康前行,我怎能不颂师恩,我想对师父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师父不仅给了我一个好身体,危难中,师父总是帮我把难挡,只因我想修炼。

从小到大遇到过很多次危难,关于大小车祸就有好几件,而每次都会有惊无险化险为夷。小时候,有一次,我的腿被一辆成人骑行的自行车碾过去,我却毫发无损,我深知这都是师父救了我,而这种力量是无法用常理去解释的。最近就有这么一件事,因为时间近,所以记忆犹新。

今年年初的一个晚上,我与母亲在家。当时我的鞋子底部因为脱胶,我便想用胶水将它粘牢固,就去找来家中的一瓶强力胶(是那种铁罐装,气味刺鼻,具有腐蚀性的工业胶水)。瓶盖粘的很紧,徒手打不开,我便一手将瓶子压住,另外一只手用螺丝刀去撬瓶盖,之间的力是很大的。然后,“砰”的一声,瓶盖“啪”一下弹到我的脸上,而盖子带出的一大股胶水一下子溅到我的左眼睛里,我顿时觉的一股粘稠而冰冷的液状体钻進了我的左眼中,我条件反射的捂住眼睛,哭腔般叫道:“妈,進眼睛了!”

母亲就在我旁边,她马上跑过来,扶着我去卫生间,一边在我身边不断说道:“快求师父,快求师父,没事的。”我也马上在心里念:“师父帮帮我,师父帮帮我,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会没事的。”然后嘴上也跟着念出来。

在卫生间里,我不断的念,边用水冲洗眼睛(其实胶水遇水会凝固,反而不好清理),心中却不慌乱,我知道师父就在身边。一会儿,我的眼睛能睁开了,我看着镜中自己的眼睛,由模糊渐渐清晰,我的眼睛,没事了,没有任何异物。我哭了,我知道是师父为我化解了这次危难,师父再一次救了我,感谢师尊。

看着手上残留的胶水硬化物,我知道,若是平常,这些胶水有着强烈的腐蚀性,多少常人因同类情况而导致残疾。而当时我真实的知道胶水已喷入眼睛,短短两分钟,眼中所有杂物不翼而飞,师父将我从惊险中救出,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无痛无伤度过险关。师父的慈悲伟大无法用言语表达,大法的神奇再一次验证在我身上。

改恶习 明事理 大法使我逐渐成为一个好孩子

师父教给我的无上法理,使我精神本质升华上来。

我曾经染上一些很不好的恶习,尤其是打电动和编谎话,这两样恶习一度让我成为大人们眼中的坏孩子。

上小学的时候,由于贪玩,跟着别人出入电子游戏厅,然后就像着魔一样迷上了。由起初的看别人玩到自己上阵,由开始的省下早餐费去玩到编谎话向大人要钱,甚至偷钱,而这些恶习在父母遭非法判刑关押(江氏发动的全面迫害法轮功)不在身边后,变本加厉,着实已经是一个不良少年,在修炼路上渐行渐远,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初中。

慈悲伟大的师父并没有因此丢下我,只因当初我想要修炼,师父就把我当弟子带,哪怕我只是知道大法好,学过少量的法,心存善念,师父就将真、善、忍的法理深深印刻在我的心中,所以我的本质是想归真的,是想向善的,是想做好人的。因此在大人同修回来后,我跟着学法多了,很快就在思想中归正,找回自我。其间又犯过几次同样的错误,但在大法的威严和教导下,我一次比一次做的好,思想一次比一次归正,最后就把它去掉了。我在学校的成绩也逐渐提升,然后在师父的看护下,顺利升高中,上大学,直至现在,做着一份稳定的好工作,亲朋好友称羡。

这一切都是师父给我的,我自己并无多大能力,相对的,有多少人就是因为染上这些恶习最终害人害己,在这个道德下滑的社会,诱惑无处不在,想要做坏事容易做好人难上加难。师父不仅给了我一个健康的好身体,也教给我修炼的真理,使我明白真相,从本质上升华上来,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好孩子,这是千金难求的,我怎能不颂师恩,谢师恩?谢谢师父!

以上我所举的几个小例,也只是我在这二十年的修炼过程中所受师恩的沧海一粟,而我也只是千千万万个受到师父看护的修炼人中的一员。我也想能让更多众生知道:“李洪志师父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