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从鸡犬不宁到和睦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我娘家和丈夫家相隔几千里,由于原籍经济不发达,娘家较穷,我嫁到丈夫家后就受到婆家人的轻视和另眼相看。刚开始我还默默忍受,时间长了就据理力争,对公公、婆婆和丈夫产生了怨恨,和他们矛盾不断,经常吵架,最后到大打出手。当地人都知道我们家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鸡犬不宁,没有平静的日子。

在此仅举两例:在九十年代,我丈夫参与赌博,那时的钱还很值钱,他却拿上万的钱去赌。我和他讲道理、争吵也无济于事。我管不了他,就把他赌钱的事告诉公公,本想让公公帮我劝劝丈夫,可是公公却说:“你们老家穷,和这没法比。赌个一万正常。”我当时气的火冒三丈,上去就扇公公的嘴巴子。有次婆婆说我,我火一上来暴跳如雷,上去就和婆婆大吵大闹一顿。

公公、婆婆找来了大队妇女主任、找来亲戚评理,我就给他们倒上茶水,一一列举事实经过。清官难判家务事,时间长了,我和公公、婆婆、丈夫之间那种积怨越来越深,无人能化解。如同一座大山压在我们的身上和心里。我们在互相伤害着对方的同时,也在伤害着自己。

由于家庭的不和,几年下来我心理压力很大而导致严重失眠,有时几天几夜不能入睡,即使睡着也是处于似睡非睡的状态。长期的失眠,造成我心跳加快,低烧,手心、脚心发烫,头顶、背心和膝盖等处冰凉,几乎每天早上起床后嘴里鼻子里都有象脓痰一样的血块,精神也极度紧张,像是有根弦埋在我的头里,绷得紧紧的,随时都可能绷断。

那种唇枪舌剑、生死肉搏、天昏地暗的日子一直充盈着我的生活,我无法排解这一切,也解脱不出来。我几乎丧失了生活的希望,对生命也失去了信心。我经常恍恍惚惚地想到跳楼、自杀等。

二零零五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中,我听到了法轮大法的真相,心想法轮功洪传到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这不是一件小事。当我拿起了《转法轮》看完后一切都明白了,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我全身的病痛都不翼而飞了,真的是感到无病一身轻。

在真、善、忍法理的指导下,使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生命的真谛,生命得到升华,打消了一切冤怨,主动与公公婆婆道歉。公公的半个肺几乎处于坏死状态,婆婆患有障碍性贫血,我从生活上事事处处关心两位老人,精神上安慰他们。

去年年底公公的另外一半肺发炎,住了近两个月的医院,经常口吐鲜血,期间医院下了多次病危通知书,我与丈夫二十四小时轮流着照顾他,同病房的病友问道:这是你的女儿吗?公公说是我的儿媳妇,病友说:现在的世道就是亲生的儿女也没有几个愿意这般的陪伴照料父母了。

家庭关系和睦了,丈夫赌博的恶习也都改掉了,一家人真是其乐融融的。

以前,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们一家人能够和睦相处,那种喜悦的心情真是难以描述,我从心底里感激法轮大法、感激师父,如果没有法轮大法,我的人生会继续一路走到黑,是法轮大法照亮了我的人生,融化了我心中的怨愤,给我整个家庭带来了幸福。

二零一四年八月的一天,因我有事到晚上八点多才回家,刚打开家门,就看见丈夫怒气冲天,满嘴酒气,并提着一把斧头冲上来一把抓住我的头发,说你在外面给我戴绿帽子,我要劈死你。我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面对他的这个架势,我非常平静,想到我们修炼人要有大忍之心,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于是很平和的问他发生什么事了。他气愤的说我今天给你打了一天的电话都是一个男人接的(由于中共迫害法轮功,我的电话是被监控的,所以和同修有配合做事我都不带电话),我明白了他一定拨错了号码,我说今天我没带电话,电话就在家里的某某地方,他一手抓住我的头发一手提着斧头,把我拖到放电话的地方,他看着我拿出电话还余愤未消,又把我拖到座机旁,命令我用座机拨打我的手机,电话铃响了,一切都很正常!

我看着他瞪的圆圆的双眼,轻轻的说:你拨错号了,是场误会,早点休息吧!

第二天,丈夫主动跟我道歉,从这件事情也让他更加明白按照真、善、忍做人给家庭带来的和谐和能化解一切怨缘。

希望还不了解法轮功的人特别是中国的父老乡亲,谁能先了解法轮功谁就能识破中共的邪恶,得到法轮大法的福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