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变了我与公婆的紧张关系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五日】一九八四年,我生完孩子满月后,不适合我干的活(收拾大白菜)都干了,落下了许多疾病,如,手、肩、各骨节一动就咔咔响,手肿胀,伸不直,胳膊象火烧一样疼痛,后背沉,整天象压块大石头一样难受,眼睛象抽筋一样的酸痛,阴天下雨更严重,吃各种药,使多种偏方也不起作用,这样时间长了也干不了重活,还得花钱吃药,由此公婆与我之间的矛盾从这时就不断的发生了。

公婆看我吃药花钱多了,有次公公不耐烦的说:“有这钱干啥不好。”我回答说:“谁没事闲的吃药?这病也不是我从家带来的。”

一天晚上,婆婆告诉我说:你爸(公公)明天早晨开会得早走,你早点起来做饭吧。可孩子晚上不睡觉,我一直到后半夜才睡,等我起来时,一看饭已做好了,就看见公公用饭勺盛完饭后,使劲把勺子“啪”一下摔在饭盆里,没给我好脸色,当时我心里非常压抑,心里寻思:以前我身体好的时候所有的家务活都由我一个人操持,也没有发生过矛盾,现在我身体不好,你们对我这样。

随着心情的压抑,脾气也越来越不好,疾病又增加了,如乳腺炎、胆囊炎、低血压、心脏也不好了,经常半夜三更出不来气,去医院查不出原因,就这样煎熬着,直到我丈夫单位分了房子,我们才搬出去住了。可房证还必须写公公的名字。

虽然不和公婆一起住了,但是我丈夫每月开工资却得先给公婆送去,只给我留三百元的生活费。我丈夫单位发奖金也得由公公掌握。这样我与公婆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僵化,过年过节我从不去,和公婆也不来往,像仇人一样,见面都躲着走,都不说话。我常想,这样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呢?

没多久,我有幸得到了万古难遇的高德大法——法轮大法

学法炼功后,我身体上的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了,浑身真是轻轻松松,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真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

这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后。学法炼功对自己的要求有些放松了,没按着大法严格要求自己,有时为了一点小事生气,挑别人的缺点毛病,不找自己。经同修们及时提醒和帮助,纠正了自己的不足,遇到问题时向内找,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

修炼后,我对公公也没有了种种的怨恨了,并经常主动给做好吃的饭菜送去,还帮干活,使家人也受感动,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说我象变了个人一样,性格开朗了,干啥也没有怨言,真的变好了,公公还说过“给金子”都不换的话。去年十月的一天,公公打电话叫我去,我去了后,他非要给我一万元钱,让我自己买一件貂皮大衣穿。我没有要钱,就回来了。第二天他背着女儿和老儿媳妇亲自骑自行车把钱又给我送来了,我又给他送回去了,他还是不要,非给我不可。

我深深感受到,是法轮大法不但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同时也彻底改变了我与公婆之间的紧张关系。

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