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师父导航 我们不言放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一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大家好!

值此第十四届大陆大法弟子法会,现把修炼中的心得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异地同修被关押 我们配合营救

二零一六年年底,我地一同修从看守所回来,说还有一个外地同修B在里面,情况不太乐观。由于长期不能学法炼功,周围环境比较恶劣等因素,非法开庭时,B违心的承认自己有罪,希望早点回家。

我和同修A商议,既然同修在看守所里和B结缘,又让我们听到了这件事,一定不是偶然的,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1]我们想办法看看如何营救,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这也是我们的责任。

因不认识B所在地区的同修,我和A迅速联系了B周边地区同修,让他们帮忙打听B被非法关押的原因,反馈回来的信息说不知道此人此事。

我们开始联系B的父母。打听着村名驱车前往,走着走着,不知往哪走了,脑里闪出一念:找出租车司机。接着就看见一出租司机在路边收拾后备箱,我上前询问,司机半闭着眼睛非常详细的给我描述路线图。走到大约第六个路口,又不敢确定方向了,脑里又闪一念:去加油站。一看旁边就是加油站,我的车还没進站,一辆三轮车加完油往外走,我忙问司机:××村怎么走?司机就像等着我们似的笑着说:跟我走吧,我就去那儿。一路上,我们真真切切感受到师父就在身边。

辗转找到B父母家(另一城市),老夫妇听我们说明来意,很抵触与我们配合。我们和B父亲说,不管怎么样,那是咱家的孩子,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十几个人挤在一块侧着身才能睡觉,您也一定于心不忍。考虑老人的承受能力,我们只说了B在看守所里的部份情况,B的父亲说在里面呆着吧,省得回来再出去发资料。

我们又和B的母亲(同修)交流,B母亲含泪告诉我们,B刚被抓时,他们老俩口数次坐车往返于两地,B父亲手里拿着宪法规定信仰自由的农村法律手册,挨个部门找,邪党政府部门工作人员互相推诿,可怜两位老人辛辛苦苦跑了四个多月,孩子一面没见着,也没有一个人肯为他们说话,老人实在是跑不起、跑不动了,心灰意冷、心寒至极。老人常絮叨一句话:没法啊。

我们深深理解在这个世风日下、唯权、唯钱的社会,老人的那份心酸、无奈,看着身心交瘁、老泪纵横的二老,我们也很难过。我们和B的母亲交流,营救家人同修,不管多难不能放弃,师父慈悲众生,咱们得继续去讲真相要人。

后来,我们又辗转联系到B所在地区的同修,和B父母所在地的同修,加上我地同修一起,三地同修整体配合拉开了正邪大战的序幕。

师父导航 勇往直前

我们和B所在地区小组的同修针对此事,从法上做了交流,小组同修表示会努力配合发正念。

同时了解到B的小组同修以前多次找过B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给他讲真相。为让B早早出来,B的丈夫给B请了律师做有罪辩护,希望法院能少判轻判。B的丈夫托关系找人投入了很多,近一年了,却没有任何音讯。

我地一名八旬的同修决定和B的母亲一起再去要人,B的母亲勉强同意了。经过两个小时的颠簸,到达关押B的城市,老年同修奔走于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看守所、派出所等相关部门,大门口不让進,老年同修就给看门的讲真相,个别的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几个部门走下来,最后都没能進去。返回的路上,B的母亲唉声叹气:“我就说不该来吧,我都来过多少次了,你看看,让你進吗,谁搭理你啊?”同修间也出现微词,有的认为白费力,没有用。我地也有同修说,那是人家地区的事,咱地区还有很多事要做呢,还有同修善意的劝我不要跨地区协调等等。

沉思过后,我和同修A又一次去B的父母家。路上,狂风夹杂着大片的雪花打着旋的打在车前玻璃上,雨刷快速的清扫也看不清前面的路。走着走着,突然就晴空万里了,前一步后一步间,漫天飞舞的雪像从中间齐刷刷的一刀切开了似的。再走一段路,又是暴雪迎面的场景,然后又是从上到下一刀切开,前進一步,万里无云,退后一步,满天飞雪。我当时悟到是师父点化:只能往前走,不能后退,不管前面的路多难,一定会柳暗花明。

见到B的父母,两老人说,这么老远,不用来了啊,没有用啊。我们嘘寒问暖,表示了对老人身体的关心,对老人的理解。师父要求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因我是上班族,所以,我想下午上班前赶回去,尽量不请假。同修A觉得来一次不容易,还在和B的父母说着,我一看都到上班时间了,就起了急躁心,说话声音也不对了,脸色也不好看了。同修A没有一丝怨言,默默的和我往回赶。下午三点半到家,我赶紧打电话请假,同事说,领导不在家,班上没什么事,你不用过来了。我一下子明白了,师父在帮我看着呢。我很内疚,想想同修A,六十多岁的人了,放下家里事,为了我工作时间方便,随叫随到,我为自己的人心浮动感到愧疚。

接下来,我们委托当地律师去会见B同修。开始时我们给B抄写了一些师父讲法,请律师捎進去,律师大为恼火:我不能为了一千元钱(会见费用)丢了自己的工作。后来和律师达成协议,捎進去六个字:坚定、正念、否定。虽然我们给律师讲了真相、做了三退,但目前律师还不能完全按照我们的意愿去做。律师会见回来后,我们给律师留下一些从法律角度阐述信仰合法、迫害有罪的真相资料,希望她能明真相,有个美好的未来。

我们在和律师接触过程中,每次都会给她不同内容的真相资料,包括律师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的精彩辩护词。我们善意的告诉她好好看,你的善念、善行、善举定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好运。又一次委托律师会见,律师拿着我们为B准备的师父讲法,二话没说就去了看守所。

这次会见的人比较多,原计划上午的会见只好改成下午了,可是下午我还没请假呢。我的心刚要急,一下子想起来,不能动心,一切有师父,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我可不能再上当了。下午四点回到家中,拿起电话请假,班上说,啥事没有你去逛街吧。我眼眶一热,双手合十:有师父真好!修炼真幸福!

几次会见后,同修B在看守所里的正念越来越强。这时律师打来电话说,法院方面怀疑B的转变与她有关,律师表示了自己的担忧。恰逢此时看到明慧网交流文章《与律师接触中展现大法弟子的胸怀》一文中这样写道:我会考虑他们的安全,在我的角度,哪怕是自己同修的案子拖一拖,哪怕是少接见狱中同修一次,都希望他们保持好心态做好心理调整再开始下一步,不愿他们有损失,也不愿他们路途折腾奔波,这样才能更有效率,更相互信赖。安全问题是师父一再提醒大陆大法弟子的,同样包括有正念的众生,哪怕是我们的事耽误一些,都不愿让律师冒太大的风险。

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一路提醒、一路点化、一路导航。我拿起电话真诚的和律师说:“虽然我们十二分的想去会见,但是,如果对你的工作和生活哪怕是有一丝一毫的影响,我们宁可不见。”电话那头,律师怔住了,然后,和我约定了会见时间。会见完毕,我赶紧向律师打听同修在里面的情况。忽然,我意识到一个问题,我看似为律师着想,为律师的人身安全着想,那律师出来后,我为什么满脑子都是同修怎么样了呢?为什么没有先问问律师:你没事吧,看守所没有为难你吧?我悟到,一个生命要做到无私无我,完全为他的境界,不是学样学来的。那是修炼者法中升华的体现,是一个生命同化了大法后,法的威力所为。

腊月二十八那天,我们大约是第六次驱车到B父母家。那天雨雪交加,前一天夜里的积雪还没有化,路面锃亮。同修A因不会开车,没有考虑路况,指引我走了一条非常险陡的盘山路。我开车技术也不太强,面对大上坡、大下坡、急转弯,我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求师父加持,二档的速度、脚一直踩在刹车上,我感觉双脚有些麻木,大腿僵硬,全身肌肉紧绷。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好不容易看见平坦的路了。

B父母见到我们,非常吃惊。我们再次说明,我们和B素不相识,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是师父让我们这样做的。我们得一起努力让我们的家人回家。B的父亲非常感动,说:这年头,只有法轮大法弟子才能做得到啊。

下午,我和同修A驱车返程,雪还在下着,傍晚我们快到家时,本应该是夕阳西下的晚景,却出现了艳阳高照的场景。我一下子想起师父的法:“天清体透乾坤正 兆劫已过宙宇明”[2],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们,往前走,不放弃。

整体配合 同修回家

B的母亲开始给看守所所长打电话讲真相,虽然遭到训斥、责骂,但我们一直沟通、交流,相互鼓励,不断从法中归正。我地同修又配合给负责此事的法官打电话讲真相,法官一开始态度恶劣,打官腔、说官话,不让同修说话。在同修们慈悲、善念救人的能量场下,在锲而不舍的坚定信心下,法官的态度开始改变。有一次非常认真、耐心的听同修讲了六、七分钟真相后说:我会促成近期再开一次庭。

二月中旬,在B所在地区的法院一审二次开庭。庭外,B的父母所在地区、我地、B所在地区有很多同修来声援,前去近距离发正念。庭审现场,法官让B认个错,马上可以和年迈的父母回家,B的丈夫给请的不明真相的律师也在一旁帮着法官说话。B不被一切所动。通过和结缘同修的交流切磋,一次次带给她师父讲法的正念加持,这回在庭上,B堂堂正正、义正词严的说:信仰自由,信仰法轮功无罪。无论法官怎样诱导B认错,B就是坚定正念,全盘否定。

休庭后,三地同修交流并达成共识:不能放松,整体配合邮寄真相信、打真相电话、发正念、近距离发正念。我地同修再一次给刑庭庭长打电话,庭长说,让她们别再寄信了,别再打电话了。同修悟到,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受不了了。

几天后,B堂堂正正的由家人接回家。解体了邪恶欲非法判B一年零六个月的阴谋。

当看到B走出看守所的刹那,我的泪水夺眶而出。B没有和我们说话,因为她不认识我们。我心里就是一个念头:感恩师父,感恩师父,感恩师父!

B回家后,我们又去了一次B的父母家。见到B的父亲,我说,大叔,法轮大法好!大叔眼睛眯成一条缝,憨憨的笑着:真、善、忍好呢!那是一个生命见证了师父伟大、大法神迹后发自内心的感叹!

感恩师尊!合十
感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劫后〉

明慧网第十四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