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三封真相信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海内外同修好!

想到去年我完整的看了上届法会的每篇交流文章,感到受益很大,每年的大陆法会确实是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交流提高的平台,于是自己也有了参加这届法会交流的愿望。

这两天回顾自己的修炼历程,和“六一零”、公检法人员打交道、讲真相的一幕幕呈现在眼前。借助这次法会交流,如果能让更多的公检法、“六一零”人员明白真相,让他们明白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世人得救、让尽可能多的公检法人员得救,也未尝不是一件一举两得的好事。审慎构思文章的题目和主旨,心里也求慈悲伟大的师尊开示,于是有了法会交流稿题目输入电脑后,不知为什么,眼泪止不住流下来,我想这是慈悲的泪水吧。

第一封真相信

言归正传,写给“六一零”人员的第一封信,是在二零零三年我被关洗脑班期间。二零零三年三月份的一天,和同修在乡下大白天挨户发资料,当发到一个村时,因我俩在配合上出了问题,起了争执,各干各的了,被另外空间的邪恶钻了空子,被群众举报,我俩被抓,因在拘留所坚决不写“转化”书,之后又被关当地洗脑班长达十个月。

刚关洗脑班不久,当地“六一零”副主任(不长时间就提了主任)找我谈话,我借机给他讲真相,刚开始不敢给他讲高了,就讲大法祛病健身、提高道德、让人做好人。可他好像对这些不感兴趣,一上来就问:《转法轮》第三十八页上说“修炼的最终目地就是得道、圆满”[1],你还是说这个问题吧。我一看这个生命来头不一般,想深入了解真相,于是在之后和他接触的过程中,我尽量展现大法弟子的慈悲,心里不把他当恶人(他当时已上了明慧恶人榜),并抓住机会和他讲真相,给他背师父的《洪吟》和有关经文。

记得当时我给他背“同心来世间 得法已在先 它日飞天去 自在法无边”[2]。我跟他说:“我们是怀着共同的心愿来到人世间的,我只是先得法而已,希望你日后一定要修大法呀。”他每次都很感动,感慨的说:“我是上了你们的恶人榜的,怎么你不把我当恶人呢?”我总是说:“我们师父说了,世上的人都是我们师父的亲人,也是我们大法弟子的亲人,能和大法弟子接触的人也是和大法和大法弟子有缘的人,因此,师父要求我们大法弟子对你们要有溶化钢铁般的慈悲,这样才是真的为你们好,才能救了你们。”

后来师父在梦中点化我,他在历史上真是我的一个亲人,有一世他曾经是我的一个表哥,到我家里串门走亲戚……师父让我通过这种方式和他了愿、还愿,救度他。慈悲的力量解体了他背后的邪恶,他在我面前完全变了一个人。在洗脑班后几个月,他指使洗脑班负责人员给我拿来《转法轮》,让我天天看。还给我打印师父的新经文,二零零三年师父连续发表了好几篇新经文,他都打印下来,让保安传给我。看了师父的新经文,增加了我破除旧势力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的正念和信心。

为了更好的帮助我们,让我们尽快回单位上班,因我和同修是机关事业单位的职工,在当时邪恶还很猖獗的时候,我们被抓后单位不敢接纳我们。有一天,他拿来一支笔和一摞信纸,让我给他写一封信,称呼就是某主任,详细写写是什么原因得法的,得法后身心的种种变化,以及为什么要坚持学炼等等。我一看这不是让我写证实大法美好的文章吗?机会难得呀!于是,就从我如何得法,得法后一身疾病全无,为什么在残酷迫害、电视上造谣诬陷频出的情况下仍坚持修炼,大法的神奇超常以及对每个人的深远意义等等方面进行了生动详细的讲述。

师父看我有一颗证实大法的心,还让另一名对大法很有善念的“六一零”人员给我偷偷拿来师父的《精進要旨》,我把大法与世人有关的经文也原封不动的穿插在真相信里,写明作者、出处,以震慑另外空间的邪恶,唤醒世人的良知。真相信写好后,“六一零”主任和相关人员看了,对我的文笔大加赞赏,还夸我的字写的好,其实我深知这是他们明白的一面了解真相后的喜悦。

我从洗脑班出来后好长时间才得知,“六一零”主任让我给他写信的真正用意是把这封真相信给我们单位的主要领导看,让单位领导明白我们是善良单纯的好职工,消除对我们的戒心,为我们顺利回单位上班打基础。单位领导看了信后,明白了真相,知道我们是真正的好人,之所以坚持修炼不“转化”,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更多的人。

后单位又把这封信转给我丈夫(因丈夫看我坚定修炼不“转化”,长时间关在洗脑班,要和我闹离婚),我丈夫看后也更加明白了真相,不忍心和我离婚了,就这样这一封真相信发挥了应有的作用,救了一圈众生。

当然,我们在洗脑班也对照大法向内找,去除名利情等各种执着心,决定从心性上达到大法对我们的要求,突破旧势力的安排。当时一个强大的信念支撑着我们:大法弟子只能证实大法,不能破坏大法,妥协和“转化”就是破坏大法,即便是让我们用生命证实大法也在所不惜,因此我们在洗脑班发正念、讲真相、绝食反迫害。当时的心性也是放下了世间的执着,放下对工作的执着,提出为了不让单位领导为我们担惊受怕,宁可辞职放弃工作,为了免于家人受牵连,我在丈夫送到洗脑班的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后来才知道协议书是假的)。可能我们的心性达到了当时层次的标准,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在“六一零”主任的帮助协调下,我和同修没有“转化”就走出洗脑班,回单位堂堂正正上班,工资待遇没受任何影响。

这位“六一零”主任因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善行,得了福报,不长时间提了副县级,之后离开“六一零”到一权威部门当了一把手。在近几年里,为了给这位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我和同修还多次找到他,给他送翻墙软件、《九评》和真相优盘。

第二封真相信

大概是在二零一零年前后,这时候前边提到的那位“六一零”主任已经调走了。他当年的属下接替了“六一零”主任的位置。我在洗脑班被关的时候,这个新上任的“六一零”主任当年是专门负责洗脑班的头头,常驻洗脑班,曾经酷刑折磨过很多大法弟子。也真是巧合,他是我高中校友(在洗脑班说起来才知道的)。

二零一零年前后,我身边的一位同修被抓后从派出所走脱,流离失所一年多,为了帮助同修破除迫害,回单位正常上班,也为了跟当地“六一零”、公检法人员更好的讲清真相,救度他们,我决定以老同学、老乡的身份,真名实姓落款给这个“六一零”主任写了封真相信,告诉他们大法弟子这些年来历尽种种魔难,不顾个人生命安危的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完全不是为了个人,更不是参与政治,而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得救,躲过劫难;劝他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将功补过,也会有美好未来。

写完这封真相信后,为慎重起见,我还让一位同修大姐帮忙修改、完善,同修建议信后面加上《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等劝善文章。这封透着大法弟子慈悲、真诚的真相信寄出去之后,不久他善意的传话给我们单位的纪委书记,说老同学(指我)给他写了一封信。我知道“六一零”主任如期收到了真相信。之后我在上班的空当,找一个合适的时间,去单位找他面谈讲真相,加深他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正念。

后来又听说他还把这封大法弟子写给自己的信公布给公安部门,不知他是为澄清自己呢还是授意警察不要动他的老同学,使这封真相信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这位“六一零”主任和大法很有缘份,当地还有其他同修给他写真相信,面对面讲真相,跟他洪法,近两年得知他早已看大法书。当地两位同修因诉江被上面当作典型被抓,他主动提出放她们回家;在某一年快过年的时候,当地一同修拉着几个同修到乡下发资料,村委发现举报,被警察抓到派出所,就听到警察请示“六一零”主任,“六一零”主任在电话那边说:“快过年了,让他们回去吧。”

因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善念、善行,这位六一零主任也是得了福报,离开“六一零”,被提升到某局当一把手。

第三封真相信

第三封给公检法人员的真相信,是在近一年来营救被迫害同修的过程中写的。当时我地有三名同修被非法起诉到法院了。为了让法院法官、院长,检察院检察官、检察长,公安、国保、“六一零”人员明白真相,达到让法院撤卷、检察院退案、公安部门放人的目地,营救小组协调人让我给他们写一封真相信,让迫害同修家属面对面送给公检法人员。

我知道责任重大,这封真相信的质量要求很高,跟公检法人员讲真相要从大法的基本真相讲起,全面讲清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被迫害,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讲真相、制止迫害,公检法人员参与迫害的后果,以及全国各地法院、检察院退卷、撤案的实例等等。

在写真相信前,我求师父加持,给弟子智慧,结果智慧和灵感来了,就写了《提请××法院对法轮功案件退案的意见和建议》的真相信,大法的基本真相、洪传世界真相以及为什么被迫害的真相,在明慧台历里面都有,语言风格非常慈悲祥和,很适合给公检法人员看,于是,我就把台历里面的真相内容按逻辑穿起来,这样大法基本真相的内容就很全面了。

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顺利写完真相信。在真相信里,着重体现大法弟子是为了救度众生才做的这些讲真相的事,公检法人员也是要被大法和大法弟子救度的可贵的生命,希望他们能认清形势,顺应天象变化,主动弥补罪过,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真相信写好后,几位协调同修又补充、完善,完善后的真相信没有任何过激的语言,语气平和慈悲,打印多份交给被迫害同修的亲人同修。在当地同修的正念加持下,几位家属把真相信堂堂正正送到当地的法院、检察院,同修们还积极配合,把真相信寄到人大、政协,公安、“六一零”等部门。这封真相信公检法人员当面接收后,没有引起任何负面反映,没有给当地同修带来不安全隐患,在一定成度上完成了我们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当地公检法人员全面讲清真相的愿望和使命。

弟子叩拜师尊!
感恩师尊给予弟子的一切!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了愿〉

明慧网第十四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