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袁秀英被城关分局非法关押四个半月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法轮功学员袁秀英女士,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早晨被城关国保大队警察苏俊东等人从家中带走,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

袁秀英女士,现年五十岁,大学本科学历,原兰州民百集团职工,一九九六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十八年中,她被非法开除公职,被非法拘留两次,非法抄家三次,被无数次所谓回访,私人信件被非法拦截和查阅。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早晨,城关国保警察身穿便服到袁秀英家里非法抄家,并绑架了袁秀英,至今城关国保还在认真的查询袁秀英家中与法轮大法有关的物品是袁秀英母亲所有还是袁秀英个人所有,试图对袁秀英加重迫害。

一、修大法获新生

袁秀英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是一个患有严重乙肝的肝病患者,脸色蜡黄,走路无力,上不了楼,病得很严重。为了治病,到处寻医问药,什么药方、偏方各种办法都试用过了,可病就不见好转,当时袁秀英只有二十七、八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也正是家庭、事业顺畅的时期,得了这个肝病,袁秀英绝望到了极点。

在精神与疾病的双重打击下,她身体每况愈下,朋友渐渐远离,连平时相处不错的同事都变得疏远,眼看着自己刚刚组织的美满家庭就快要破裂了,袁秀英成天以泪洗面。每每站在窗前向外眺望,唯有无助的期盼,想活无路,想死又不敢,在将要走到生命尽头时,一个朋友给家人介绍了法轮大法。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在一九九六年九月袁秀英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自修炼法轮大法后,每天一大早袁秀英到公园里去参加集体炼功,炼完后就去上班。不久身体好了,病好了,家庭和睦了,一九九八年还顺利的生下一个聪明、活泼、可爱的男孩。老人也有了笑脸,家里又恢复了欢声笑语。

二、做好人讲真话屡遭迫害

当袁秀英和家人都沉浸在这宁静、祥和的幸福生活之时,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和中共相互利用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

第一次被抄家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兰州国安对当地的一些法轮功义务辅导员进行了抄家,抄走了法轮大法的书籍和音箱制品。

袁秀英与兰州大法学员一起到省政府和平上访,甘肃省政府竟然动用武警、防暴警察持枪、持警棍,将和平请愿的法轮功学员强行拉上车,拉到兰州市七里河区体育场,逐一的进行登记,包括家庭住址、身份证、电话号码、工作单位等个人信息。从那以后,法轮功学员就经常受到他们骚扰、非法抄家、非法监视居住、非法没收法轮大法书籍及各种音箱制品等非法行为,在当地频频发生。使得本来平静的百姓生活变得家无宁日了。袁秀英也因和平上访遭到了这样迫害。

第一次被非法拘留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袁秀英独自一人去北京上访。出门到北京,经过了重重阻力、道道关卡盘查,绕道最后才到达北京。到了北京,不仅住店卡的严,要盘查“是不是法轮功学员”身份之外,到了天安门广场到处是便衣警察。往天安门广场一站,就有便衣警察上来无端盘查,如:问你是从哪里来?重点是问你是不是法轮功学员,如果回答是,马上就被抓起来;如果不回答,盘问几次再不回答,同样把人抓起来送到天安门派出所(九九年就叫天安门派出所,后来才改成天安门分局)关押起来,轻者在盘问后通知当地驻京办事处领回由当地公安及派出所处理,重者有的被重刑折磨后再送往各地;有的就送往北京很邪恶的团河劳教所或马三家劳教所进行迫害;有的就不知去向了。

袁秀英刚到北京天安门时,就被警察盘问,在不回答他的问题时被抓到了天安门派出所关押,由于不报姓名、家庭住址,被天安门警察用手铐把手反铐起来后还从后背往上提,后来被送到兰州驻京办事处,被兰州城关区国保大队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半个月,后因接受不了兰州桃树坪拘留所警察的非人待遇绝食抗议才被放出。由于幼小孩子无母亲照顾,孩子在家口吐白沫、抽风。给家人、给老人,也给才一岁多的孩子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第二次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的三月,为了要求还法轮大法清白,袁秀英再次直接前往北京信访办上访。还没到了信访办大门口,就看到有很多人在把去信访办的路都堵死了,若要进信访办,就必须说自己是从哪里来的,随后就会被来自全国各地的公安、派出所的人员拦截到当地的驻京办。然后由当地的国保大队及派出所、单位联合接回并加以迫害。袁秀英幸运的走到了北京信访办,可是到了信访办,问是从哪里来的?为何事上访?一说是法轮功,不仅没人接待,同时很快就有人通知当地驻京办接走了。

到了甘肃兰州驻京办,就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被投入了一间只有大约六个平方的洗澡间。里面又脏又不见光,外加潮湿,很多学员就被关押在那里,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被子,没有床,大家就只能互相依靠着,坐在潮湿的地上,等待各自被管辖的派出所、单位来接人。袁秀英当时也是从这里被单位——兰州民百集团接回后,没有让回家,被兰州城关区国保大队再次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半个月,并在里面被强制劳动,致使晕倒过去。几个人关押在一起,吃住大小便都在一个房间里。平时不让出门,只有吃饭时才让出来。

第二次被抄家

一九九九七月年至今,袁秀英被非法抄过三次家,被无数次所谓回访,抄走了法轮大法书籍,非法查询私人电脑,连自己给亲朋好友的私人信件,被拦截后私自打开信件,并持本人信件找到家中迫害。

大约是二零零二年,兰州市国保大队、七里河国保大队(由习明杰带头)、还有小西湖派出所(其中一人是片警韩冰)联合非法抄家,七、八个壮汉,半夜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私闯民宅,象土匪一样闯入家中,把熟睡中的老人及孩子吓醒,当时孩子只有三岁多,吓得孩子半夜大哭,把邻居都吵醒了,给家人、孩子造成了极大伤害。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把家人抓到派出所而后送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他们强行拖走家人时,连鞋都没有穿上,结果是被光着脚硬拖走的。他们走时把家里的钥匙都拿走了,因及时发现,袁秀英半夜里抱着三岁多的孩子追出家门,在大马路上他们的警车里才将家中钥匙要回。

第三次被非法抄家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清晨,兰州市七里河区小西湖派出所警察、兰州市特警等约十人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闯入法轮功学员袁秀英、高军夫妇家中,强制将夫妻俩用手铐铐住,在家中随意乱翻,后来又叫来兰州市城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警察,同样没有任何手续就开始非法抄家,将家中的四台电脑、一台打印机、法轮大法书籍、资料和其他电子设备等私人物品抄走,并将夫妻二人劫持到渭源路派出所。后高军被放回,袁秀英被非法关押至今。

被非法开除公职

一九九九年底,袁秀英就被兰州民百集团以炼法轮功为由,被强行开除了公职,以红头文件的方式通知本人,从那以后就失去了工作,没有了收入,截断了本人的生活来源,导致家庭经济陷入困顿状态。

特别是二零零零年,丈夫也被迫害送至甘肃省兰州市平安台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全家四口人(婆婆、自己的母亲、孩子及袁秀英本人)没有一分收入,生活十分困难,特别是婆婆,看到这一家人为了做一个好人,屡遭迫害,被邪党掐住饭碗迫使家人放弃法轮大法,成天以泪洗面。老人退休工资低,想资助儿媳又无能为力,在极度悲痛中,老太太还要挺着精神为一家人的生活苦心张罗,为被非法劳教的独子四处奔走,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给袁秀英的母亲、婆婆及孩子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原来只有两、三岁的孩子现在已经是某大学的大学生,可是伴随这孩子成长的这场迫害仍在继续。昔日袁秀英被绑架、被拘留,孩子只是一、两岁左右,今日已经成人的孩子看到自己的母亲竟被人民警察穿着便服直接从家中劫持,非法拘禁至今,还在借公检法之名,利用法律侵害着一个中国公民最基本的人身权利,在公然违背《宪法》规定,无视公民的人身及财产权利的保障,城关分局究竟是在依法维护百姓的合法权益,还是只为了用分局警察穿着便服公然劫持守法公民的行为向世人诠释什么。

希望在这拥有五千年文明历史的中华大地上,早日结束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还大法师父一个清白,还法轮功学员一个公道。

如果兰州的执法警察连最简单的“真善忍好”都无法理解和认同的时候,兰州的检察院、法院的法律守护者们,能够一如既往的随同和附和分局警察的这种行为,那么兰州百姓是何等的处境,相信曾在和仍在公检法工作的执法人员们,人人心中一面镜,照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作为司法人员,在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十八年里,不敢将“真善忍好”给予正确的位置,那么我们的心里还有什么东西的位置是正确的?我们生命的位置已经错位了,如果不能用我们自身的良知和善念唤回对“真善忍好”的内心定位,我们将毁掉的是自己和家人的未来与幸福,绝不会摧垮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大法的正信,也无法毁掉任何一个坚守“真善忍好”的大法弟子。在邪恶面前抵制邪恶保护良善,是在维护我们自身的合法权益,并不是他人。

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王立军、张越、虞海燕、王三运等人的下场已经在告知所有参与其中仍不遗余力的迫害信仰“真善忍好”的大法弟子的司法人员,他们的今天就是您不听劝告、一意孤行的明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