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个喜欢默默无闻的人,平时除了集体学法时交流切磋外,修炼中的一些经历大多没和人说过。觉的自己的修为很平常,很多时候还做得不好。今天,回首自己二十年走过的路,证实法轮大法的博大精深,师父救度之恩山高水长。

一、求法之路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遍地气功热潮。在师父的家乡,法轮大法的发祥地——长春,气功不仅在公园、广场,也進入了很多高校校园。当时有不少教师、大学生纷纷走入炼功行列。我是一职业学校的教师,虽然以前没见过气功,可一听说“气功”两字就觉的神奇,也产生了兴趣。但那时是我工作、家庭负担最重的时候,基本没有炼功时间,就到图书馆借气功书、自己买气功书看。看完几本后,觉的虽然气功门派众多,但书上讲的内容很类似,都是功理功法那些东西。我身体没有什么病,又时间紧张,就没参与练功。可心里一直没忘记气功这个事。

一九九七年五月初的一天,我校一位老师,也是我熟悉的同事,拿着一本书找到我,说:“炼这个功吧!”我连书皮都没看就说:“没有时间不炼了。”心里想等着看佛经了。同事说:“这个功很适合你,先看看书再说。”说着书已经塞到我怀里。盛情难却,我看一眼书皮是《转法轮》,不再是“什么什么功”,就带回家了。

白天没时间,要睡觉时,我趴在床上打开书,急忙在目录中找有没有“辟谷”的内容。找到了,一口气看完,还有些失落,因为这里说辟谷和层次没什么关系。再回过来从头看,第一句就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1],“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我们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同修,我们炼的功很大。”[1]我震惊了,心想,这是气功书吗?是不是我要找的佛经?来不及多想,赶紧往下看,当第一讲还没看完,也就是到三十页左右时,小腹的肚皮突突突动起来,当时只穿的衬衣,感觉非常明显。接着就是小腹以下到两条腿呼呼的冒出凉气,左腿的气最凉(我左腿膝关节有关节炎,以前没在乎)。第二天,问过给我书的人,才知道师父给下了法轮,凉气是师父给排除腿上的病气。经过三、四天的时间,凉气逐渐消失,我明显感觉到以前沉重的左腿和右腿一样了,轻松了。激动过后,我把以前的各种气功书、练功带烧的烧卖的卖,清理干净。拜托同事帮我请回法轮功的所有书籍和资料。从此,我找到了离家不远的学法小组,又参加了正在长春举办的“李洪志师父传法五周年展览”。参观完展览,我眼界大开,如梦方醒,如愿以偿。

二、师恩难忘

得法时,我已从教二十多年,除了专业教学之外,我也看过一些其它方面的书籍,几十年接受的是文革以来一系列的政治思想教育。可是,当我静下心来,认真看过两遍《转法轮》后,多年被灌输的邪党思想在我头脑中开始土崩瓦解。自认为是塑造灵魂的工程师,现在意识到,这么多年我象一个井底之蛙,看见只是手掌大的一点光亮,是师父的大手把我捞到地面,让我见到了广袤的大地蓝天。我庆幸,没等我去找佛经,伟大的佛法已呈现在我面前;我激动,我虽然没见过师父,可慈悲的师父已牵住了我的手,引领我走向修炼的路。

因为当时很忙,我只是学法,两个月以后才开始炼功。学法才几天时间,我身体就有很大变化。在学法小组上,我全身阵阵发热,有时热得在屋里坐不住,没学完就出来了,就象《法轮功》书中说的“出功”的状态。后来学会炼功近两个月,前额就出现了《转法轮》中说的那样:“胀的天目很疼,太阳穴也发胀,眼睛也往里眍,一直到它挤出来”。有时胀的剜心透骨,难以忍受。但我从中深深体验到法的威力,师父的洪大慈悲。无论怎么疼痛,我都默默咬牙坚持,从中享受佛法修炼的玄妙过程。

前额胀痛之后,又随之带来一道亮丽的风景——眼前法轮旋转。开始时在前额里边转,后来外边、头的周围都有小法轮不停旋转。有白色的、灰色的、金色的。一次我自己在家躺在床上,突然出现三个部份重叠的大法轮在屋里转起来,直径有近两米,充满了整个房间。我激动的翻身坐起,几秒钟大法轮就消失了。神奇的展现让我激动不已。眼前的法轮大约一、二年的时间就看不见了,而法轮的形象却深深扎根在我心中。后来在我身陷囹圄的日子里,每当想起神圣的法轮,全身倍增信心和力量。

在我修炼半年以后,家人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先生就放弃了练过几年的其它气功,和孩子同时走入大法修炼。我们一家三口每天准时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我孩子身体也越来越好了。

就在我们身心愉悦,享受修炼的美好时光之际,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镇压开始了。法轮大法的发祥地,顿时黑云压城,血雨腥风。我们开始了请愿、上书、上访等证实大法的活动。我曾两次進京上访,后一次被非法劳教两年。当时因劳教所人满为患,就通过体检释放几个身体不好的。我在犹大连续六天七夜没让睡觉的围攻中,身体没有任何不适,却很意外地因“高血压”被释放回家。两年非法劳教,我在劳教所只呆了两周时间。由衷感恩师父为我慈悲化解了巨大的魔难。

从劳教所回家后,又开始了大规模集中消业的过程。二零零一年初,突然在一夜之间,除了头部以外全身变了样。两臂长小包,脊背长大包;臀部和两腿生出两排大泡;两个手腕、手掌的皮肉鼓开了花,十个手指的肉每天傍晚化成水,早上再变成肉。几个月自己都不能洗脸,洗头。连续近一年的时间,手上还有一串串的小泡。更为神奇的是早上起来,在肚脐等凹处出现了两团象蔗糖一样黏糊糊的黑色物质,就在这个空间,家人亲眼见证了。我自己也在冥冥之中感受到为我消去罪业的神奇力量。

我工作中尽力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九十年代末,我兼任班主任工作,我的班级多是远离家乡,生活比较困难的学生。每当有学生生病,我就从家里做些病号吃的饭菜给学生送去,经常把自己孩子还没舍得吃的水果都送给有病的学生吃。有学生不解的问我:老师,你家的水果是买的吗?每到节假日,学生都以班为单位自费会餐、包饺子等。每逢这时,我让学生每人象征性的交几元钱,其余全由我负担,每次我至少拿出全班费用的一半。平时学生缺钱找我借,我总是有求必应。有毕业时没还的,我都通通不要了。尤其是每当学生毕业前,都集资买纪念品送班主任老师,且纪念品价值一年比一年高。有高档自行车、名贵手表等,每个学生要摊很多钱。我在修炼之前也不要学生买的东西,但笔记本、相册之类的小东西就收下了。而修炼以后,我是早早就通知班干部,我不要任何纪念品,想要留念,只需在你们的毕业纪念册上留个言。多年后,我们见字如面,并可通过留言互勉,这才是真正的纪念。这样全班学生拿着毕业纪念册排着队让我留言,并用班费买一个三、五元钱的本子,每个人在本上写了对老师的祝福与感激,签上自己的名字送给我。后来别的班学生问:你们老师为什么那样?我班的学生说我们老师是炼法轮功的,心地善良,一心为学生着想。遗憾的是,随着镇压逐步升级,我被赶下讲台,也不允许再和学生接触了。

二十年的修炼路,我切身感受到:在红尘毒世的茫茫人海中,师父把我捞起、洗净,牵手领我走上修炼的路。为我消去满身的罪业,化解了重重魔难,风雨中送我一程又一程。浩荡师恩,我无以为报,只能紧紧跟随师父,突破任何艰难险阻,精進实修,圆满完成助师正法的神圣使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