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清是与非好与坏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一位在海外十多年的老乡,我和他讲大法真相,他面带难色的说:“这个政治的东西吧……”

我平和的打断他,微笑着说:“这可不是政治的问题啊,我也是后来才明白的,共产党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其实,共产主义是外来的东西,如果不把中国的传统破坏了,它在中国社会是立不住脚的。您想,中国的传统文化讲敬天知命,共产党讲无神论;传统文化讲天地人和,共产党讲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传统文化讲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但中共要党性战胜人性,叫你和亲人划清界限。它和我们中国的东西完全是反的,而法轮功真、善、忍的理念才是中华传统的精髓啊,我们才是中华正道。”

话音一落,他震惊的睁大双眼,也许是从没从这个角度想过,也许是没料到一个受迫害的对象,能堂堂正正说出这番话。后来,我们成为朋友,他主动发信息给我,说想听法轮功真相。

实际上,能这样来讲真相,我经过了很长的一个过程。自小生长在中国大陆,被灌输了很多党文化的我,虽然从小厌恶政治,不喜欢共产党,但是仍然被灌输了“说共产党不好是搞政治”的观念。尽管理性上知道并非如此,但却解释不清楚。

后来,偶然看到一位台湾学者的访谈,终于使我分清了是非。

那位学者在接受采访时,正说到中共的暴政,记者就打断他说,那你不是在说共产党不好吗?他堂堂正正的看着记者说:对啊,我就是要说共产党不好,因为它本来就不好。为什么不能说呢?

这句话在我脑中如同一记洪钟,震的即有观念彻底崩塌。对啊!垃圾可以说它脏,强盗可以说他坏,因为他们本来就那样。那么,说出中共本来的样子,为什么不可以呢?连常人都能这么平静的去说清这一点,而我在顾虑什么?

此后,由于工作的关系,我需要大量查阅有关共产党历史和理论的资料。反复阅读这些资料,不久我就发现,这是我修炼中珍贵的机缘,由此让我分清了真正的好与坏,能够更好的讲清真相。

通过不断查阅,我逐渐看清了共产主义理论的荒谬。例如,它声称要消灭“私有制”,但实际上,罪恶的不是黄金,而是对黄金贪婪的心。而共产党煽动的正是对别人财物的贪婪,美其名曰为“革命”,实质上是纵容人性中恶的一面,肆无忌惮去抢夺、杀戮。

而马克思所谓“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不可调和,也是错误的。所谓的“无产阶级革命”,并没有像他预言的,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发生,反而是发生在相对落后的农业大国俄国。我意识到,那是因为共产主义充满了恨,它无视人性中的善,不愿承认人和人之间的矛盾可以通过协商和让步来解决。而是把恨灌输给不同的人群,欺骗他们说利益受损,为了夺取利益,就可以消灭其他人群。

我终于分清了,共产党所谓的“好”,根本就不是好,而是仇恨、贪婪和罪恶,是人性中最黑暗的部份。这些内容都成为我讲真相中很好的例子,我尽量用简单朴实的语言,加上实例,来让人容易明白,容易记忆。

正当我满心认为,已经看清共产党,共产主义已经彻底失败的时候,今年底《九评》编辑部的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出版,每一篇都震撼人心。原来,共产主义是一个邪灵,已经蔓延全世界,姓“社”还是姓“资”对它来说根本无所谓,只要能达到它的终极目地——毁灭人类。

我又進一步分清了好与坏,明白了共产邪灵有多么的邪恶,将璀璨的神传文化毁坏到这般地步。而当下向人们讲清共产党真相,有多么的紧急和重要。

新书《中国篇》的结语中说:“神要救人,共产邪灵要毁人。历史的这一刻无比凝重 ,因为它关系到文明的存续和人类的命运;这一刻,危机与希望同在,处于“迷”中 的人,却难以一眼看清。”

因此,不再被党文化的观念干扰迷惑,不再有怕心,抓紧时间,理智的向世人讲清真相,那才是修炼人真正的善,真正的好,真正的是在救他们。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