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的营救 同修成功走出看守所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前段时间,我地区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近半年的大法弟子净莲,经过家属与本地大法弟子的配合营救,成功走出看守所。现将营救的过程写出来,希望能对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家属与本地同修有所帮助。不足之处,还请同修包容指正。

净莲同修先是被本乡综治办人员从家中抢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复印机各一台、装有大量大法资料与本地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真相资料的U盘两个、未装订成册的二十本明慧期刊《慧生》。随后,警察三次翻墙入院。六月三日,邻乡派出所所长协同本乡若干警察在本村集市上非法抓走净莲,带到邻乡派出所关押(当时本乡派出所所长到外地去了),并于当天下午就移送至本市看守所拘留。尽管同修家属当天下午就赶到邻乡派出所要人,但还是晚了一步。

当天晚上,本地同修与净莲的妹妹和儿子在商量营救的过程中,认识到这也是一次面对公检法人员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机会,同时也是一次修炼自己、去掉更多人心执着的机会。净莲的儿子认为,他母亲没有做过任何犯法的事情,却受到非法抓捕这种不公正的对待,想要控告这些犯法的官员。同修们大部份也同意走控告的形式;一来可以对这些官员起到一种震慑和牵制的作用,二来可以减轻被关押同修的压力,三来可以阻止这些官员继续做出这种毁掉自己未来的事。

得知有邻乡派出所所长参与抓捕净莲,第二天,净莲家属与本地同修就到邻乡派出所,在家属向所长要人的过程中,同修穿插着讲真相。所长态度很强硬,表现出来非常邪恶的一面,同修还没讲多少真相,就被打断,甚至往外赶人。一次讲不清,就多来几次。在随后的几天里,控告书也在同修的帮助下写好了,这第一份控告状,只有两个被告人——邻乡所长和本乡主事警察。

这时我们兵分两路,净莲妹妹和一部份同修继续到邻乡派出所,给所长讲真相,希望他能早点明白真相得救,有一个好的未来。在讲的过程中,也把当前的国家政策“过错终身追责制”、“警察执法过错零容忍”讲了一下。净莲儿子和一部份同修到县里递交控告状,为了近距离跟公检法人员讲真相,县里能够递交控告状的部门几乎跑了个遍。

检察院控申科、公安局督查科 、信访局、涉法涉诉 、县政府纪检委、公安局国保大队,以上这六个部门从各自的职责来看,只有检察院控申科是受理控告状的部门,另外五个部门以反映事情的方式把控告的事情和一部份真相也告诉了他们。尽管讲的真相还有许多不到位的地方,有的部门也承诺帮我们把事情反映一下。

随后的几天中,邻乡派出所所长承受不住家属频繁要人与控告这两方的压力,给我们交底了,告诉我们,他其实就是协助一下,真正办这件案子的还是我们本乡派出所,让我们去找本乡派出所所长,还把所长电话也告诉了我们。

于是,我们来到本乡派出所找所长,劝说所长将净莲从看守所接回。所长完全不听,也不听真相,向他索要从净莲家中抢走的物品清单也不给,完全无法正常交谈。

在某个周六的中午,所长趁净莲儿子不在家时,强行诱骗净莲的丈夫在一个文件上签字画押,随后在这个文件上私自添加了大量的所谓“证据”,递交到检察院批捕科,批捕科科长看到这些所谓的“证据”正式签发对净莲的批捕文书,案卷正式递交了检察院。

之前联系的律师也过来了,在家属与同修的陪同下到检察院查阅案卷,然后去看守所看望净莲。在与净莲的谈话中发现,案卷中所谓的“证据”里有大量不是净莲的,可上边又有净莲丈夫的签字画押。律师会见完净莲,从看守所出来后,将情况告诉了家属和同修,整理控告状,控告本乡所长诬告陷害、私自伪造证据。

新一轮的控告和讲真相开始了,县里的六个部门,我们又去从新讲了一遍。

这时净莲案子進展到了检察院公诉科,这是挺重要的一个部门。公诉科要对案卷的证据从新调查一遍,没有问题,就会递交到法院了。净莲儿子和父亲给公诉科科长写了一封申冤信,净莲儿子开车载着他父亲去公诉科跑了几趟,终于寻到机会让科长对净莲丈夫从新做了一个笔录,用来推翻签字画押的那个伪造的证据。律师写的“非法证据的排除与认定”文件也交给了科长。这件事过后没几天,检察院公诉科以证据不足退卷,案子又回到派出所。

家属和同修步步紧跟,又一次来到派出所,所长迫于控告和退卷的压力,在这次谈话中,态度没有之前的嚣张气焰,真相也能听進去一些。最后告诉家属,他只是负责办案,真正盯着这件事的是本乡人大主席,他才是法轮功案子的负责(构陷)者,只要他开口了,我就给你们把人接出来。

于是,家属和同修又找到了乡人大主席及家属,他也不让同修讲真相,同修一开口,他就打断,还不断挑拨同修与净莲家属的关系。对净莲的事,说一定会按照程序走到法院,肯定会判刑。

控告的名单中又多了一人,面对六个部门的第三轮讲真相开始了。

这时也到邪党“十九大”召开的时候了,同修们听说召开过程中,所有案子都要停一停,在各种人心的影响下,有所懈怠,被邪恶乘虚而入。第二次搜集证据,还要求净莲丈夫签字,净莲儿子陪着一起到派出所,拒绝签字。

过了几天,案子再次被送到检察院公诉科。案子走到哪个部门,同修和家属就跟到那个部门。通过多次和公诉科科长的谈话,科长也了解到更多的真相,对我们说:我知道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过了没多久,检察院公诉科再次以证据不足而退卷,案子再次被退回到本乡派出所。

家属叫着本村村长一起去乡里要人,在多次被控告与两次被退卷的压力下,答应去看守所将净莲接回来。

过程中有大部份同修向参与迫害者家属讲真相,向各部门邮寄大量真相信和打电话,同时,净莲在看守所里把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也做完了。内外两方都做到位,整整六个月,净莲回家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