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传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五日】二零一七年,金鸡之年,我的本命年,六十岁生日,自己心想放松放松,过一个轻松年。我就去农展馆购买年货,心也放松了,很高兴,虽说不执着,随便买了许多,快快乐乐往家走。

刚到家,常联系的一位老太太同修给我打来一个电话,说来看看我,我说:“您来吧!我等您。”

我收拾东西,哎!同修小王来了,他在外边敲门,我一边开门一边问谁呀?门一开,哟!你呀!我一瞅,拿来一箱真相资料,马上在我脑子反映出:“我刚有一个想放松一下的想法,看来是不对。不能歇,过什么年啊?”

王说:“做资料的同修家里存的太多了,赶紧给你拿一箱,咱们过年救人不能松懈呀?”

我笑了笑说:“是,是,是!”

小王和我正交流着,老太太就到了,打电话让我去接她,是她侄子开车过来的,拿来两大箱真相资料,老太太说:“我把家里存的,和新打印出来的都给你拿来了,不能让这些真相资料放家里啊!过年也不能闲着……”

我嘴上没说,心里说,修炼无小事,心有放松一念都不成。修炼严肃、严格。打开这两箱资料,一瞅,老太太这么多呢?有挂的、贴的、发的,还有光盘。简单说,我暴露出的人心,求安逸心,在正法接近尾声,救人的事多么紧迫,我怎么有了放松放松的念头呢?俩位同修让我真正明白救人的紧迫感。

我一直坚持发放真相资料,上午炼功、学法、发正念。下午整理小册子,每一本套一个塑料袋,以免弄脏。把贴的真相条幅一张一张从角上挑开,挽一角,晚上贴时一撕就下来。下午基本上做这些,当然还有一些其它事情,写个文章,上明慧网,等等。

腊月二十八晚上,我去了一个公园开始发、贴、挂。二十九,大年三十儿,我一个人每晚在街上遛弯儿,人少,电线杆子上,广告牌子上,社区的橱窗上,反正能贴的地方,我就贴。

大年三十的晚上,我一个人在街上,贴真相条幅,发小册子,看到楼群里的万家灯火,人家都在团聚,我一个人有一种孤单感。想起大刑期间在监狱里过年的情节,一幕幕,映在眼前,那个苦就更甭说了。同样一个人孤孤单单,没有一个说心里话的人。

总有四个字在我心里:“如履薄冰”,师父说:“你的每一个执着,都会造成你修不成。每一个执着可能都会造成你在身体上出状况,在大法的坚定信念上造成动摇。”[1]我的根本就是大法弟子, 谁也改变不了我,我心里明白。在邪恶迫害的风口浪尖上,我深知修炼的艰难。

我走到一个社区的橱窗下,拿出一张“法轮大法好”的条幅贴了上去,又贴了一张其它真相条幅,我没有怕心,因为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其实我已经习惯了,有人我也没有怕心,但我会完全安全的做我的事情。不管是贴、发,都是以安全为第一。

我时常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助师正法,救人,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你够标准吗?这一世我们都知道就是为当大法弟子来的,跟师父签了约,助师正法,救人,这是使命,在最后的路上,不能有轻松、放松的想法,一定要走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