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去色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二日】师父讲:“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1]修炼人如何摆脱这个关,跳出这个墙,作为我们修炼人,如何对待这个关系都很至关重要。这是摆在我们修炼人面前的一个死关!能修不能修?在这方面都相当重要!这可不是说去就能去得了的,因为它就是一个灵体,深深的钻到人的更微观、更微观身体中去,根深蒂固!拖着人表面肉体,把人拖的精疲力尽!有的甚至会拖一辈子的,直到一命呜呼!

在我修炼之前,对名、利、色、情也是看的很重的,尤其在色欲方面,虽然表面上道貌岸然,能把握得住,但内心却很执着。三十多岁就患上了多种疾病,整日昏昏沉沉、精疲力尽。是师父救了我的命!我是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刚修炼几天师父就给净化身体,身上十来种病都不翼而飞!通过学法使我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以真善忍为标准,看淡了名、利、色、情,是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救了出来。

在这些年修炼中踫到过色关的事,或许是师父安排的,或许是旧势力安排来考验的,看我是不是真的把这些东西看谈看轻了。一次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同事见我说:“明天是情人节,我姨给你买花吗?”(因为我跟她父母是平辈,平时她跟我叫叔,所以跟我妻子称姨)我说:“我们老夫老妻的,就没那么浪漫了!”她红着脸说:“要不我给你买束鲜花吧!”我严厉的说:“可不要开这玩笑!”一次我原来的一位工作徒弟(现在是位处长)见我说:“师傅,你脸红扑扑的,我只想亲你一下。”我正色的跟她说:“不要胡说!”

还有一位徒弟(是一位副总的妻子),她对我很崇拜,曾几次请我吃饭,还给我买过衣服,经常对我说:“你是我的靠山,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因为在工作上有时找我帮忙,我也不以为然,总把她当作师妹来看,从没有过份的想法。可有一次在一起朋友聚会时,她跟我挨着坐,她突然在桌下狠狠的抓着我的手,我挣脱后站起来离开了宴席。

就是我们在遇到这些关时, 能不能马上把自己当成大法弟子,守住这一念,就象师父讲的:“如果第一关过不去,第二关就很难守的住”[1]。如果守不住这一念,那后果就可想而知了,修了这么多年等于白修,彻底掉下去了。色是修炼人的死关,过去有许多宗教中的僧人、道士都很忌讳这东西。有的已经修的很高了,结果在过色欲关时一念之差掉了下去,前功尽弃、毁于一旦!何况我们是大法修炼的人。

俗话说:色是刮骨的钢刀,酒是惹祸的根苗。色心人人有之。其实色也是个魔,人很难摆脱它。色心勾起人的欲望,使人类道德败坏,使人干坏事从而造业,甚至于最后走向地狱! 尤其现在社会上的乌七八糟大染缸的污染,常人在这个环境中是很难摆脱它的!要想脱颖而出、不受污染,只有真正的修炼法轮大法才能做的到。可惜的是,有些同修到现在还不够注意,在男女之间很随意,有时说话很轻薄,甚至于打情骂悄开玩笑。要知道我们大法弟子说出话是带有能量的,一句不正的话就使自己掉下来!可能就被旧势力钻空子,有些同修被邪恶绑架迫害;有的出现严重病业现象,甚至被夺走了生命,这方面的教训太多太多啦!

常言道:“君子不说狂语”!何况我们是修炼人呢?过去有一个书生進京赶考,走到一条小河边,对面一个身穿红裙的年轻女子大声喊着:“大哥、大哥!过来把我背过去”,书生就脱了鞋,趟水过去背女子,本来是件好事,可是背到河中间,书生张口吟了一句诗,是:“玉女过银河,红裙映青波”。女子接着说:“只因一句诗,了却状元科”。书生心里高兴心想:今年能考上状元。本来神安排这位书生是今年的头名状元。那女子原来是位菩萨,是来试一试他有没有色心,结果他说了那句诗,神就把他的状元之名给削了下来。虽然那诗不是邪淫之句,但也是轻薄之语。结果考榜下来名落荪山,真是了却状元之名。

这里讲一个故事:宋朝翰林院的大学士苏东坡,前世是一个寺院的大主持,法号“五戒”,修了几十年了,因一念之差犯了色戒而坠入凡尘,前功尽弃当了常人,一直到晚年在师弟“佛印”的诱导下,回到了前世修炼过的寺院才开悟了,痛心疾首、捶胸顿足地后悔自己走过的弯路,使自己耽误了几十年。像这类例子很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我虽然自觉的在色欲这方面把握的住, 关过的还不错,可这色魔就象是花岗岩一样根深蒂固,有时在梦中还会出现。走在街上看见那个漂亮女士还想偷看一眼, 我就努力排斥它、修去它。这两年已经很少了,但是还有,有时还会反映出来。其根结还是色心没修干净,我想我会把它修干净的。只要多学法,把自己当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遇到色魔时就一定能战胜它、清除它,这一关就一定能过的去!

自己所悟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