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一路“护着”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八日】这是一名老年女同修的事。今年除夕下午三点多钟,她和另一老同修出去挂真相树挂,这种树挂是用A4或A3纸打成竖字条,然后塑封,栓上细绳,另一端拴沙袋,然后扔到树上。优点是好扔,字看的清,不象布条幅有时会打卷。

她正挂着,这时过来一个小伙子,“大娘你干啥呢?”她很平静的说:“过年了,俺们修炼人给大伙送福”。小伙子说:“这挺好,我帮你挂行不?”,她说行,在挂的过程中得知他入过少先队,同修刚一讲小伙子便说:“大娘,你给我退了吧!”同修说好,起了名退完他就走了,同修想他是找上门来的。

真相树挂带的过多很重,塑料袋漏了,她抱着找个亮的地方整理一下。她来到路灯下,这时一辆巡警车开来,停在跟前,“大娘,你干啥呢?”她不慌,说:“过年了给大伙送吉祥,让大伙出门抬头见喜,五福临门。”巡警边问边打电话。

不一会派出所的人来了,巡警车走了,来的警察骂巡警,“不让过年啊?看不着不就完了吗?”他们怪巡警多管闲事。

到了派出所,一大包树挂扔在地上,值班警察说:“你看这么多!”同修说:“这多好哇!”警察说:“是好啊,怎么不白天挂,晚上出来?” “白天都忙过年,晚上吃完饭出来蹓跶。”她俩就跟他讲。警察问你们挂多少?这一堆怎么办?

所长跟另一警察说,把这大包放仓库去,留那几个放着,少了罪还能轻点,上级来了,你就说你只挂四五个;到拘留所,你就说你俩都七十多了。同修说,不行啊,我六十七岁不能说谎啊,我们是修真善忍的。警察说,这样吧,你俩别吱声,我说,你七十二,她七十一,七十岁往上拘留所就不收了。同修问他戴的什么,他说是党章,她俩就讲江泽民和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共产党是西来幽灵等。所长说我们也是上指下派,我们也不愿意干,同修讲那你也不能吃锅烙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多大的罪呀,天理不容。但是最后他俩同意三退。

分局局长来了,進屋说:大过年的不在家呆着出来干啥呀!同修说是为了叫大伙明白真相,局长说你们这样做也起不到多大作用,国家也不允许。同修说宪法允许啊,得把真相告诉人,你说现在做个好人多难啊?我们就想做真善忍的好人。警察说你做到了吗?同修说这次没做好,给你们添麻烦了,对不起了,你得给我机会呀,我以后会做好。局长说瞅你那手套,手指头都露出半截来,你们省吃俭用的,钱都用到这儿了,大过年的,我也没办法,巡警报的案,咋整?同修就背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

局长走了,屋里剩下的那个警察跟她俩说,到拘留所别怕,现在公安部大清理、大整顿,都知道,不敢乱来,并且说,我要外出探亲,节后等我回来,有资料给我送来。那警察还嘱咐别忘了给他三退的事。同修说你串门见了亲朋好友别忘了告诉他们三退保平安的事,他说他记住了。

她俩当晚被送到本市拘留所,果然不收,第二天八点又被送到一个县城的拘留所。那儿警察奇怪,你市里不有拘留所吗?送的警察说,我们那拘留所叫法轮功“买通了”,不收。

在那儿要先上医院体检,同修就跟大夫讲大法好,教人向善,要退党团队,那位医生很感动,并且还说谢谢大姐。也怪,同去的警察也不管,好象他是陪她讲真相似的。

在拘留所里,她俩就跟那儿的警察讲是怎么回事,警察讲他妈身体不好,同修就跟他讲自己亲身的例子,自己得了胃癌,为了活命九二年去北京治病,幸遇法轮大法办班,在班上师父一挥手就把胃癌彻底根除了,她说万幸啊,要不是法轮功早就没命了。这位同修父亲患的也是胃癌,没赶上早去世了。同修告诉警察先三退,然后告诉他母亲念法轮大法好。

这是大年初一,端来了饺子她俩也不吃,说没犯错不能吃你们的饭,问那你啥时候吃,她俩说回家吃,送来时她俩连个拘留证都没有,因为她们不说姓名。

第三天,警察说,不吃不喝,回去吧。市里派出所来人又接了回去放了,具体情况同修说也不清楚,同修说也许是那个局长叫走过场吧。

两位同修就这样过了个年。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