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加持我们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日】时近中午,六一零人员闯進我的家。我问他们来干什么,他们说,你家属(指我妻子同修)在外面发资料被我们抓住了。随后,那“六一零”的小头头打电话,叫来二十多个 “六一零”、国保及几个派出所的人。他们挨个房间拍照、登记、查抄与法轮功有关的物品。

一些得知我妻子出事的同修,陆续赶过来告知情况、帮助转移物品。哪知恶警早已進家,这样進了门的和刚到楼下的六个同修都被绑架了,形势异常严峻。

一、讲清大法真相 警察心生善念

坐在沙发上,我问靠近我的警察:都这个时候了,你们怎么还干这个事?他们问:什么时候了?我说:李东生、周永康都被抓起来了。再说都这么多年了,炼法轮功的都是些什么人你们也不是不知道,你们要去抓个贪污盗窃、杀人放火的,群众也欢迎你,你说你们这是干的什么事?

挨着我坐的一个警察,三十来岁,细高个儿,长相也不错,接言道:说起来,我还是你同学的学生,某某(指我校友),你知道吧。我点头:噢!他接着说:他们都觉得你太可惜,要不然,你早就是正县(级)了。

我说:我要不炼法轮功,我也许早就不在人世了。我炼法轮功时,刚任镇委书记半年,正是年轻时候,由于受无神论影响,原先根本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更别说什么气功了。可是人有了病,为了延续生命,也就顾不得那些了。这样我在身体状况极差、自知命不久长的情况下,经朋友介绍走進了法轮功。修炼后,我才知道,原来法轮功是佛家上乘的修炼大法,他不仅能使人强身健体,还能使人道德回升,恒心修炼就能使人返本归真。通过学法炼功,我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了。这你们也看到了,我都六十岁的人了,你看有几个六十岁的人象我这样年轻的?这还不说,自从炼了法轮功,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得与失的关系和善恶有报的天理,从此与横行于世、愈演愈烈的官场腐败彻底决裂,成为一个真正清正廉洁的人。

他说:你的工作做得很好,这个大家都知道,你也很会教育孩子,孩子也很有出息(其实我还真没怎么去教育孩子,孩子也修炼大法,是大法归正了他,给他开启了智慧)。因为你的家庭情况我们都知道,所以你回来这几年(我曾被中共江氏犯罪集团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判刑六年),俺也没来骚扰你。我说既然你都知道,那对待今天这件事情上,你可要心中有数。他低声说:我只能保证我自己,可我说了不算,你看这么多人,上面还有领导。

细高个儿离开后,一个身体矮胖,大约四十岁的国保人员坐在我身边。我说你怎么也干这一行?他说:我原来不干这个,原来是教师,公务员考试考進来的。我说:咳!你干点什么不好啊,你干这个,净抓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这对你、对谁都没好处啊!他说:没办法,俺吃这碗饭。

那个比较邪乎的“六一零”小头头走过来,说:国家不让炼法轮功,你就别练了,锻炼身体,你练别的气功不行吗?我说:法轮功是最正的!他问:怎么是最正的?我说:法轮功修炼“真、善、忍”,教你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教你善待别人,遇事忍让,你说世界上还有什么比“真善忍”更正的?难道你愿意别人对你蒙骗说假、作恶、施暴吗?他无言以对。

一个国保的头头,站在一边,静静的听着,一言不发。

在这过程中,每一个進门后被绑架的同修,都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他们毫无惧色,都正念十足的给那些人讲真相,直到被警察强行带走。

二、说清根源维护法 恶人黯然恶难张

他们那帮人在我家折腾了五、六个小时,把家里的大法书、资料、电脑、打印机、手机、真相币等劫掠一空(后来得知,另三位同修的家也被非法查抄)。然后,三、四个便衣把我劫持到一派出所。那第一个闯進我家的“六一零”小头头(别人称他某队长)和另一个参与抄家的年轻人对我非法讯问。我牢记师父讲给我们的法,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不回答他们为制造迫害伪证而问的任何问题,包括他们明知故问的我的名字,只是给他们讲真相。

“六一零”小头头愚迷的想贬低师父。我想让他明白,就说:大家都知道释迦牟尼佛,他是古印度一个小国的王子,十九岁出家求道修炼,在菩提树下打坐四十九天开悟,记起了他以前修炼证悟的法,传出来度人。两千多年了,他讲的法还在人间流传,谁教的他?没人能教了他!神佛、圣者都是生而知之,并非学而知之。我们师父下世度人,也要转生在人间,以人的形像、人的语言传法度人,才能度了人,救了人。我们师父讲的法,有那么多的专家、学者、教授都在听、都在学,为什么?因为我们师父讲出的是宇宙的大法,是那些专家、教授闻所未闻的法,是世间常人根本就不知道的。所以说,我们师父是来度人的,法轮大法是救人的,包括你们在内,都是应该被救度的人。

那个年轻的警察说:你们说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那么你们为什么还反对共产党呢?我说:江泽民一个人是迫害不了法轮功的,是他利用了共产党这个组织系统及其掌控的国家机器,才造成了这么大的一场迫害。其实我们也只是告诉世人共产党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它到底是什么货色?让人们认清它,别跟着它一起干坏事,别跟着它一块倒霉。他又说:被利用者是没罪的,就象这台打印机(他指着桌子上的设备),别人让它打印什么它打印什么,它是被动的,别人利用它干了坏事,它是没罪的。我说:从我们这个角度讲,它也是有罪的,当然,物和人还是有区别的。就象一个黑社会的头子指使一个黑社会成员去杀人,把人杀了,那黑社会头子有罪,那杀人的人就没罪了吗?他无言以对。

看到我始终在微笑,那年轻人说:你还能笑的出来?我说:我们修炼的人,心地善良,心态纯净,所以我们能够笑得出来。

我不想回答的问题,他们在记录上全写上“不回答”。最后让我看记录我也不看,让签字我也不签。

三、向内找因去执着 师父加持出魔窟

晚上十点多,他们把我送進派出所值班室,铐在铁制老虎椅上,让值班的人看着,他们回去了。在老虎椅里,我在想:这次被迫害虽然是因妻子被绑架引起,但肯定还是自己有漏造成的,要不也牵扯不到我。漏在哪里呢?我一丝一缕的找,噢,自己还有一定的怕心,做了一点事就自我感觉不错的心、瞧不上别人的心、不让人说的心,甚至还有一些色欲心等等。

我想: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不是来承受邪恶迫害的。我有执着有漏,我会在修炼中修去,认识到了师父会给我拿去。任何旧势力的因素不配以此来“考验”我、迫害我,不被承认的强加的迫害是有罪的,谁迫害谁的罪。我决不承认邪恶的迫害,我要回家,我也一定能够回家,请师父加持弟子。然后我开始发正念。

将近午夜,窗外一声霹雳响彻夜空,大雨倾盆而下。我知道,这是宇宙正神在灭邪灵。整整一夜,我发一阵正念,背一阵师父的《论语》,找一阵执着。心中很平静。

第二天上午九点半,国保大队来了一个警察(他没有参与昨天的抄家),说要和我谈谈。在谈话室里,他问我名字中间的字是不是那个什么,问我的电话号码。我说:我不会回答你的问话。因为你们昨天对我的抄家绑架是违法的,是在践踏宪法、践踏法律。修炼法轮功是我的权利、是我的自由。那国保没等我说完,就打断我的话说:老某(指我的姓),我就是个跑腿的、干事的,领导叫我来和你谈谈,你看还没等我说什么,你就说了这么一大堆。

我说:我也不是对着你来的,咱们过去也不认识,我是说这个事。他说:领导正在开会,让我来给你说说,我就说一句话,就叫你走。我问:上哪走?他说:让你回家。我又问:我家属呢?他说:也回家。

他说:从十八大以来,对这个事(指法轮功)也比较宽松了。你们还讲个祛病健身(和我们)也比较容易沟通。他接着说:我们也不愿意管你们这个事,可是你们在街上发材料,有些人因急上班不耐烦,举报了你们,我们就得管。我说那不是在救人吗?他说:你给他们说说,以后注意点儿。

十点前,我离开那派出所,独自回家。到家以后,等到中午十二点,妻子也没回来。就想:莫不是被他们非法拘留了?那国保对我说了瞎话?发完正念,我就到另一同修家去,想把这事先上网报出去。见到同修,他们很惊讶,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出来了,并且惊喜地告诉我,妻子同修昨天下午被铐在某派出所里,在师父加持下,正念脱铐,闯了出来。

很快我就得知,这次被绑架的八个同修,在师父加持下,二十四小时内都闯了出来。一个被绑架的同修的哥哥在公安系统工作,弟弟被绑架的第二天早晨,他去找公安局长要人,局长正好出门去上班。见到他就已知其来意,挥手对他说:别找了,开了会了,都放,都放,证据都销毁。

许多同修简直不敢相信我已离开魔窟回家的消息,激动的流下了眼泪。在我们地区的这类案例中,群体被绑架而又这么快就全部回家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我们无比感恩师父的慈悲呵护,也非常感谢当地同修在得知出事消息后,在最短的时间内,整体配合、正念除恶,全力营救的正义之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