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没啥可怕的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三日】那是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五日夜里,我做了个梦:一群警察从东往西跑,跑到我家楼下,我就吓醒了。那天下午大约五点有两个人敲门,说是收电费的。我问他:“你是哪里收电费的?”他说是百货大楼。我说:“我才去了,二个月收一次。”那人又问:“电表在哪?”我说:“电表在楼下,怎么来家里找电表?”他没说话就走了。我才明白是东关派出所的便衣。

不一会又来了一车,约有六、七个警察,这时我想起师父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1]

一个警察问我谁让我学大法的。我说:“自己找到的。我原来是个多病、什么家务活都不能干的人,看孩子也看不了,就是在家受罪,真是觉的‘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成’。就在这时我得到了这本大法书《转法轮》,抱起这本书就看,看到第二页,上面写到‘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我一下子明白了。从那以后,我再没吃过药,所有的病全没了,真是神哪!当时看书的时候越看字越大,越看眼越明,一口气儿看了四十多页。我叫老头也学,他学了一年半,身体也好了。江魔开始迫害大法弟子,他吓的不敢学了,你看他桌上的药一大堆,谁给他拿一分钱?我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我师父是个更好的人,我知道做好人好,我叫孩子们都做好人。做好人对谁都好,对哪个单位都好,对不对?”他没话说就走了。后来听老头说他们想把我带走,怕我上北京。

第二天早上炼功时,我天目看见一条大狗在我身边趴着,老头上班时我听他问:“又来了?”到了约八点时,我想我得出去。我不能叫他们管住我,谁也管不着我。一开门,警察问我:“大姨,你上哪?”我说去买菜。他问:“你骑车子?”我说走着。他说:“我带你吧!”我说不用。他推着摩托车跟不上我。因为大法弟子走的快,走了一段路,他把摩托车寄下了。我买了一元五角钱的菠菜就往回走。回来的路上我给他讲真相,讲了一路,他真的听明白了。他小声对我说:“大姨,大法就是好。”我说:“对!不好谁学?”看到他的转变我真的为他高兴。

下午约四点钟又来了两个人叫门,我问谁,他说:“收电费的。”“哎,你们怎么都来收俺的电费?”我说:“你当警察的应该是保护老百姓的,怎么都来骗老百姓的电费钱,一个老太太在家,谁敢开门?”他说:“才来了一个新的领导,来看看你。”我说:“我不用他看!”我不开门。他说:“这是第一回也是最后一回,行不?”我很坚定的说:“你说话得算数!”就把门打开了。三个人進来了,我说:“坐下吧。”我就跟他们讲真相。一个样子很凶的人,可能是个领导,问我:“你几个孩子?”我说:“你还不知道吗?一生下来就在你那有名字。”他又问:“在哪上班?”我说:“都出嫁了。”他又问我学不学。我说:“这么好的法,怎么能不学?”他说:“你再上北京,我就把你送大沙漠里去。”我说:“你说了不算。”他说:“你试试我说的算不算。”我说:“你说了就是不算。”他看我很硬气,再也没说什么,就走了。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因为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心里没有怕意,就这样一场正邪大战过去了。谢谢师父保护。

把过去的这一段故事讲出来,是想告诉大家:警察也是人,没啥可怕的;只要我们保持正念,堂堂正正讲真相就能清除邪恶的气焰。

我看了《明慧周刊》第660期,救人需要所有大法弟子都行动起来,同修很着急。我想我写这段经历对还没走出来救人的同修有点借鉴。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