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法轮功学员2016年受迫害情况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据明慧资料记载,二零一六年一至十二月份,广东省广州市610及各区610操纵公、检、法、司、社区人员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导致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至少有法轮功学员退休女教师许慧珠、法律讲师赵萍被迫害致死,七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起诉或开庭,二十九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其中十位被绑架到洗脑班,至少有九位已回家),另外至少有四位法轮功学员遭经济迫害或流离失所,法轮功学员十多人遭非法骚扰。

一、迫害致死案例

广州退休女教师许慧珠被洗脑班迫害致死

广州退休小学教师许慧珠女士,现年七十八岁,一个人独居,二零一六年七月下旬再次被发现失踪,八月上旬被发现在家中已离世多日。

经查,这次“失踪”,许慧珠仍然是被绑架到黄埔洗脑班(由 “610办公室”操控的所谓“黄浦区思想教育学习班”)。据悉,洗脑班人员徐少奇曾指着一张床,十分得意嚣张地说:许慧珠当时睡的就是这张床,她从这里回家几天就死了。

许慧珠,家住广州市天河区六运二街小区,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在过去十几年中,多次被绑架和非法拘禁。 许慧珠于一九九六年夏天在广州天河体育中心炼功点学功,开始修炼法轮功。广州的夏天很炎热,但当时许慧珠怕冷,穿着厚衣服,还穿着棉鞋,说脚很痛。修炼法轮功后,许慧珠的身体很快恢复健康。她家住在六楼,没有电梯,她却感觉上楼很轻松。修炼不久,五十八岁的许慧珠还来了例假。

迫害发生后,被绑架六次,其中五次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一次广州市洗脑班,另外四次是黄埔洗脑班。因诉江,二零一六年七月下旬许慧珠被第六次绑架,劫持到黄埔洗脑班。八月初,许慧珠被发现在家中已离世多日。

遭十七年迫害 广州法律讲师赵萍离世

赵萍
赵萍

原广州市公安管理干部学院法律讲师、二级警督、律师赵萍女士,心地善良,心胸宽广,为人真诚大方,能干,工作也很努力,她所参与编写(副主编)《中国警察法教程》(广东省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是广东省警察院校教授警察法的通用教材,也是广东省警察学习警察法的必用材料 (广东省公安厅明传电报通知)。

赵萍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患有神经衰弱,皮肤病、副鼻窦炎等疾病,修炼不久后不翼而飞。修炼法轮大法后如脱胎换骨,身心健康,精力充沛,工作上得心应手,成绩突出,看世界和看人都发生了变化,内心充满喜悦和快乐。

那些年她工作的学院教法律的老师严重不足,赵萍常常连续每天上课,不但不觉得累,反而感到从未有过地轻松自在。因为她按照“真、善、忍”的大法原则做个好人,与人为善,做事为他人着想。她看淡名利,在利益上不去与人争斗,单位分配的住房,位置地头都很好,她都退出给其他需要的同事。赵萍年年被单位评优、公安系统嘉奖。

赵萍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开除公职,多次被抄家、非法关押,四次被送洗脑班,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十多年来,这位曾经年年被公安系统嘉奖的法律讲师、律师被剥夺了工作,没有了收入,社保都是家人在二零一三年交钱补办的,生活在社会最底层,还经常担惊受怕。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七日,因揭露迫害的文章在明慧网发表后,她曾多次被贵阳、广州国安、610、居委等骚扰。

因为赵萍屡遭迫害,十七年来,她的丈夫和儿子时常生活在恐惧之中。她的父亲,面对善良的女儿被迫害,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最终忧郁成疾、怀着遗憾过早地离开人世。

赵萍因诉江,她与家人多次遭电话骚扰、威胁,于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四日在迫害中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八岁。

二、非法判刑案例

广州刘清阳两次被非法庭审

法轮功学员刘清阳,家住广州市番禺区洛浦街道南浦岛广州碧桂园,刘清阳被绑架时,妻子怀孕九个月,现在孩子快一岁了,还没见过父亲。

刘清阳任职一家汽车用品公司,担任过车行主管,刘清阳工作勤恳、务实,是公司公认的好人。刘清阳在学校也是品学兼优的学生,就读于省重点中学,还获得过省奥林匹克竞赛二等奖。在高考前学校迫于当时的政治压力,要求刘清阳保证放弃信仰才准予高考,刘清阳坚守“真、善、忍”的信仰,被迫弃考。刘清阳妻子是艺术老师,其作品和学生在国际上曾获金奖,深受学生和家长喜爱和认同。刘清阳非常支持和照顾妻子的事业,工作繁忙之余,总是帮助接送学生。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日晚,被广州市番禺区610洛溪新城派出所二十多人绑架和抄家。当时抄家时没有搜查证,是违法行为,而且也没有发现任何证据,但刘清阳却被扣上“勾结境外势力”的帽子非法关押到番禺沙湾看守所。

由于证据不足,刘清阳的案子被番禺检察院两次退回补侦。刘清阳的家属聘请北京的余文生律师和广东的范标文律师作为刘清阳的辩护律师。

律师在十月十四日阅卷,发现卷宗中并没有搜查证,刘清阳及家属也证实警察在抄家时没有搜查证,属于非法闯民宅,另外还发现卷宗中存在明显的伪造证据。 为构陷刘清阳,番禺公安分局警察到海南绑架一位与刘清阳有手机短信联系的法轮功学员,将其非法拘禁在宾馆,通过强制、诱骗等手段录口供,作为证据之一。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番禺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对刘清阳第一次非法庭审。

质证过程中,律师指出:办案人员涉嫌非法闯入民宅和胁迫证人,要求办案警察和受到胁迫的证人出庭质证,被庭审法官章莹无理拒绝。

律师正告法庭:在非法证据没有被依法排除前,不会出具该案的辩护意见。随后,法官章莹因为违法操作被民众举报。刘清阳也在法庭上正告当日参与庭审的人:你们都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人在做,天在看。

庭审过后几天,法庭再次通知律师阅卷。律师发现,原来在卷宗中没有的搜查证,不但“有了”,而且还有“办案民警的签字”和当时已向刘清阳宣读的“注解”,还有一份情况补充说明。可能是因为违法操作被举报,也可能是法院自知理亏、捏造证据被揭穿。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广州市番禺区法院在番禺刑事审判庭第二庭第二次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刘清阳。

第二次非法开庭,610补充二项证据。其一是番禺区国保大队出具的一份“关于核查在册法轮功人员刘清阳的说明”,说接到上级指令,发现在册法轮功人员刘清阳上明慧网,经过五个月核查,情况属实。律师立即质疑,是哪一个上级?公诉人无言以对。其二是在卷宗补充了搜查证,而且还有派出所警员的签字和“注解”。

以上两项补充的证据都被律师驳回,刘清阳也陈述案件存在明显的构陷:一是没有搜查证,二是手机短信内容是什么等等,公诉人无言以对。在第二次非法庭审结束时,刘清阳妻子对刘清阳说:我和孩子都等你回来,并表示保留对所有参与构陷人员的控告权。其实,这些原本应该执法为民的公安、检察官和法官,枉法勾结在一起,构陷刘清阳,是受到江泽民为首的政治犯罪集团及广东省610指使和操控。

广州市黄潜女士因发表文章揭露迫害被非法判刑五年

黄潜
黄潜

广州市越秀区法轮功学员黄潜女士,四十七岁左右,原广州购书中心职工。二零一五年初,黄潜在国内微博网络上以“越狱档案”刊文揭露中共610系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发表五条长微博,命名为《古拉格回忆录》。她于二零一五年二月三日晚在广州市海珠区的住处被610瑞宝派出所绑架,这是黄潜第六次被非法抓捕。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黄潜被广州市海珠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五年二月三日晚十一点,有人谎称“楼下漏水”,骗开了黄潜出租屋的门,这伙人闯进屋开始非法搜查(没有搜查证),随后黄潜被非法关押到海珠区南洲看守所。

在南洲看守所,黄潜受到残酷的对待。警方对她进行了车轮战式的审讯,无法休息。即使不提审时,也把她单手铐在铁椅子上,使其根本无法休息。

因为修炼法轮功,黄潜曾多次被迫害,致使脊椎变形。绑架到南洲看守所后,经常发烧、头痛、抽筋,看守所狱警不但不让她炼功调理,还强制她做苦工。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海珠区法院非法庭审黄潜,北京的张传利律师和广东的刘正清律师为黄潜做合法辩护,认为黄潜的信仰和行为完全合法。

张传利律师指出:公安部在一九九九年后,公布的十四个邪教里面没有法轮功。至于指控黄潜破坏法律实施,公诉人一直没有能指出破坏哪部法律、破坏哪条法律实施。刘正清律师指出:“法轮功是×教是江泽民说的,不是法律。”

但公诉人却不顾以上基本事实,居然当庭公开说:“虽然十四个邪教里没有法轮功,可是这么多法轮功的案子都判下来了,建议给判三年半以上七年以下。”辩护律师及时指出:“没有条文就不能成为法律,不管多少场都是错案。”

过程中,黄潜一直用手捂腰,并向法官邹世发表示需要休息,黄潜当庭曝光说,腰痛是在天河看守所遭到酷刑虐待,穿针戴镣长达五十八天造成的腰损伤。

酷刑演示:穿针戴镣
酷刑演示:穿针戴镣

在过去遭迫害的十多年中,黄潜被开除工作,被绑架、关押六次,被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判刑四年,经历暴打、烟头烫、鞋底抽脸、圆珠笔插指甲、穿针戴镣、电棍电击、气温零度以下时被反复浇冷水等酷刑,导致脊椎变形、身体虚弱。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二零一五年二月三日晚上十一点,在广州市海珠区的住宅内,黄潜再次被非法抓捕。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黄潜被海珠区法院非法庭审。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黄潜被非法判刑五年,黄潜坚信自己信仰真、善、忍没有错,当庭提出上诉。

网上刊文揭露迫害 郑景贤被非法判刑

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软件工程专业的法轮功学员郑景贤,因在国内微博网络上以“华夏正道”刊文揭露,中共610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于二零一五年二月三日晚在广州市海珠区的住处被瑞宝派出所绑架。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被广州市海珠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

二零一五年二月三日晚十一点,有人谎称“楼下漏水”,骗开门,这伙人强行闯进屋开始非法搜查,他们不但没有搜查证,还将郑景贤打伤,随后将郑景贤非法关押到海珠区南洲看守所。

在南洲看守所,郑景贤被非法提审七、八次,郑景贤坚持认为自己无罪。因证据不足,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三日,郑景贤被无罪释放。释放当天,郑景贤却被秘密绑架至广州市洗脑班迫害,但他坚守“真、善、忍”的信仰,拒绝写“转化书”。

被广州市洗脑班非法拘禁三个月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郑景贤又被劫持到南洲看守所,并被非法批捕。

现年三十一岁的郑景贤被绑架后,他母亲阮美女士委托朋友发了一份声明,说明郑景贤的网上言论完全合法,他是一位好学生、好儿子,呼吁中共广州当局释放无辜的人,呼吁海内外正义人士营救郑景贤,随后郑景贤的家人遭到广州610国保人员的上门威胁。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郑景贤在海外网站发表狱中自白书,表明自己在狱中不改志向的心声,他写道:“我常在深夜静思,心中悠然向往无数先贤,悲愤屈原、激越骆宾王、豁达苏轼、正气文天祥、坦荡谭嗣同,他们忧国忧民,纵然身受迫害,却不会退缩。纵无缚狮驱虎之力,我也是家国一匹夫!现今身陷囹圄也未曾妥协,我心中所向,浩然正气永存天地之间。更何况,现在民智已开,在前已有无数为正义付出的义士,危墙欲倒,只差轻轻一推。”郑景贤还呼吁:“希望外界关注在中国大陆千千万万正在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关注中共长达十六年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制止这场严重的人权迫害。”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早上九点三十分,郑景贤在海珠区第十法庭遭非法庭审。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郑景贤又在看守所写下了自辩词《一切都是为了孩子》。他写道:“坚持不懈地追求公平正义,让你我的下一代生活在一个自由、法治、道德的社会里,可以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让你我的下一代可以坚持自己的信仰,可以自由地看自己想看的书,上自己喜欢的网站,可以自由地在公园炼功而不受干扰。”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郑景贤被海珠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郑景贤坚信自己无罪,很坚定的说,我要上诉,我是无罪的,我是清白的!最后在法庭上郑景贤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广州法轮功学员谢坤香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谢坤香被非法判刑四年,谢坤香及家人都认为信仰无罪,提出上诉,于二零一六年一月被秘密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谢坤香女士一九五三年出生,原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街派出所户籍民警。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她因修炼法轮功而屡遭610迫害,被非法劳教和判刑各一次,非法拘禁时间长达五年。

广东梅州罗小玲被广州番禺法院非法判三年半

罗小玲,年约五十八岁,广东梅州市工业学校法轮功学员,在广州市番禺帮儿子带小孩。二零一五年十月八日晚上九点左右,罗小玲在祈福新村小区张贴大法真相时,被恶意举报遭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逮捕,并于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被广州番禺法院非法庭审。

据悉,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广州番禺法院非法庭审梅州法轮功学员罗小玲,非法庭审未当庭宣布结果。八月二十五日上午,广州市番禺区法院再次非法开庭,非法二审并当庭非法枉判罗小玲三年半。

广州法轮功学员刘跃丽被非法判刑二年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一日,广州法轮功学员刘跃丽被第三次非法开庭,其女儿因带着一岁多小孩,不给进去旁听,聘请的律师因突发心脏病,未能出庭辩护,在证据不足情况下,仍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二年。现刘跃丽已上诉,还将第四次非法开庭。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 广州法轮功学员刘新香被绑架 刘新香,六十七岁,于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在广州市白云街向世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当天被广州市白云街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抄家,并送到广州越秀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广州610拟准备对刘新香非法判刑。

三、洗脑班迫害

洗脑班是广州市区“610”特务系统对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迫害方式,劳教所解体后,劳教所的所有罪恶它几乎全都有,且洗脑班是法外机构,它更加肆无忌惮、气焰嚣张。多年来,广州市“610”,利用犹大邪悟精神迫害、邪恶手段暴力迫害,为所欲为,迫害肉体惨烈导致直接迫害致死多人,动用经济迫害(非法开除、非法停发养老金),非法关押时间长,有的短则几个月,有的迫害长达一年以上。致使广州各市区、街道“610”,有恃无恐,利用洗脑班来当“杀手锏”恐吓讹诈法轮功学员。

广州市洗脑班的幕后黑手就是广州市“610”,由广州市“610”操控司法局、政法委、街道、派出所共同维持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法外黑监狱。广州市洗脑班的直接责任单位是广州市司法局,“610”机构挂靠于司法局的“社区矫正工作处”,该处的全名叫“社区矫正工作处(司法局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由其局党委委员、治部主任李沃生主管。目前广州市洗脑班的规模相当于一个劳教所,全部员工约四十多人,其中一半为司法警察,其余为在社会上招聘的临时工,如辅警、保安等,还有负责食堂、清洁等人员。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洗脑班将学员隔离关押,学员如不写出洗脑班规定的材料,则不允许出房间,无限期非法关押;学员如绝食反迫害,洗脑班立即进行摧残性灌食,如侯月平、潘明霞等都遭野蛮灌食迫害。洗脑班还雇佣犹大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被广州市洗脑班长期雇佣的犹大是王忠诚和冯灵萍,还有邪悟者徐少奇,是北京人,曾经当过司机,他的妻子李小兵也是个邪悟者,夫妻二人经常谋划参与迫害。

许多法轮功学员一出班,收到的第一份“礼物”就是单位的开除通知,这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经济上截断”邪恶政策的真实体现。从绑架、关押到释放,无不体现出广州市洗脑班黑社会式的运作模式。由于“610”附体于政府机构,不受任何机构监督,同时凌驾于法律之上。因此由“610”撑腰的洗脑班行起恶来无法无天,是任何黑社会都望尘莫及的。

除广东省司法厅开设的三水洗脑班、市司法局开设的广州市洗脑班外,广州各个区都设立了各自的区级洗脑班。

其中三水洗脑班和广州市洗脑班的员工全部是司法警察。这两个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的时间一般都在三个月以上,法轮功学员在被劫持到这两个洗脑班之前要按要求进行体检,体检指标不合格者则会被拒收。

区洗脑班则不需要体检。广州市各区“610”还利用街道直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街道的洗脑迫害主要针对被派出所绑架后因各种原因被看守所拒收的法轮功学员,和因年龄原因会被洗脑班拒收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街道洗脑在程序上由综治办人员参与就行。

综治办主要通过背叛信仰的邪悟犹大进行洗脑。一般有几种方式。一种是临时找个地点,综治办威逼法轮功学员每天准时去临时洗脑班,听邪悟者灌输邪悟歪理或观看污蔑光盘,这种临时的洗脑班在出班时也要通过十几人的验收;还有一种是邪悟者呆在综治办,综治办人员通过各种方法将法轮功学员骗去然后洗脑;另外一种是综治办人员带着邪悟者强行闯进法轮功学员家里洗脑。

广东省广州法轮功学员潘明霞绝食抗议非法关押

潘明霞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日被荔湾区“610”、荔湾区彩虹派出所、荔湾区社区街道办事处及小区居委会绑架到广州市洗脑班四个多月。据悉,潘明霞曾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洗脑迫害,曾被强行送广州市武警医院灌食,已回家。

吕春夏被广州市洗脑班劫持逾五月

吕春夏女士,现年三十岁,二零零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家住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北。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九日中午,吕春夏在福建省泉州石狮市永宁村公婆家被绑架,被劫持回广州后,非法关押在广州市白云区黄石街道办事处私设的洗脑班,已经超过六个多月。

二零一六年八月,范标文律师几次去洗脑班要求面见吕春夏,却遭到无理拒绝。

并且律师很快收到各自律师事务所打来的,要求其赶紧离开洗脑班的电话骚扰,另一外地律师则被要求当天立即返回。

吕春夏的丈夫董文钟已经向广州市白云区检察院控告广州市洗脑班负责人曾彬、广州市白云区黄石街综治科科长章光明。

广州法轮功学员已依法向广州市政府、广东省政府等部门申请对洗脑班的职责范围、年度工作报告等内容进行信息公开,并向广州市民深入揭露在广州这个现代化都市中还存在着绑架关押、强制洗脑的迫害真相。

广州武扬珍被党校洗脑班迫害致眼睛失明

广东省计量科学研究院退休员工武扬珍女士,现年七十二岁,家住广州市天河区名雅苑小区。武扬珍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在过去十几年中,曾被非法关押到白云区戒毒所洗脑班、三水洗脑班、白云区景泰街看守所,以及在槎头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等迫害。

武扬珍因诉江,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晚被广州市天河区林和街及华新社区居委非法抓捕,劫持到设于广州天麓马术(骑术)俱乐部内的黄埔洗脑班,后又被转移到广州市天河区委党校。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因诉江,广州市天河区610社区居委黄小兰带着洗脑人员徐少奇、李勇军和另一北京的女人等五人恐吓武扬珍,当时她开始吃闲头疼并呕吐,右眼不停流泪,几天后右眼视力开始减弱。十一月二日下午,广州市天河区社区610诱骗武扬珍和其家人,将其非法带到设于广州天麓马术(骑术)俱乐部内的黄埔洗脑班,被非法拘禁于楼下靠近二号沙池的房间,由两位包夹日夜监视。

来自社区610居委长时间的骚扰,施压使武扬珍的身体变得虚弱,武杨珍在洗脑班遭受着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洗脑班每天专车从外面至少拉五人过来,包括一名医生和四个包夹人员(包夹人员两个一组轮班),每天都是不同人员,半个月时间,动用一百多人。并且洗脑班人员徐少奇、戴艳梅及另一个林姓潮汕人每天对武扬珍进行高压洗脑,强迫看诬陷法轮功的录像,被武扬珍拒绝,并被罚站两天。

黄小兰等绑架者不但拒绝告知家属非法关押地点,反而欺骗家属说:武扬珍生活很舒适,吃好的喝好的。

十一月十六日,武扬珍被转移到位于龙口西路的广州市天河区委党校接待室二楼的一个房间,窗户被床垫和柜子完全挡住,两个包夹人员二十四小时监控。十七日,徐少奇和林某两人,从晚上七点开始,逼武扬珍罚站三小时。

到晚上十点,徐少奇撕了一条白床单,对武扬珍实施强制双盘腿捆绑酷刑。按炼功的双盘反向把双腿盘上,并用床单捆绑,一小时后松开十几分钟,又接着绑,反复捆绑了四次。由于盘腿方向和炼功姿势相反,武扬珍疼痛难忍。至凌晨四点,武扬珍出现看东西模糊不清的症状,才停止捆绑酷刑。

徐少奇说武扬珍眼睛看不见是装出来的,二十日,欲继续行恶。遭武扬珍严肃警告。洗脑班人员找医生检查后发现武扬珍的右眼已经失明,左眼视力模糊。武扬珍要求家属陪同到医院检查。二十一日上午,医院检查结果为:眼压分别为75mmHg和50mmHg,为正常值的三~五倍,右眼已失明,左眼严重伤害,需要急诊。

七十二岁的武扬珍女士,遭连续七小时罚站和捆绑导致眼睛失明后,洗脑班林姓人员却还威胁她,称要送她去市级或省级洗脑班,后来武扬珍已回家。

广州法轮功学员刘竞被劫持到洗脑班

广东省电网有限责任公司职员、法轮功学员刘竞因诉江,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被广州市天河区“610”绑架并劫持到三水进行洗脑“转化”迫害。 据查,绑架刘竞并送到洗脑班,是广东省“610“谋划已久的,从去年底到今年初就一直逼其单位让刘竞写认识,并称刘竞不写就送三水洗脑班。最后单位被迫屈服“610”,同意在单位办洗脑班。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四人来到单位,天河“610”来了两人,男的姓徐,(北京人)此人很凶,女的姓戴(广州人)及另一个男帮教,继续逼迫刘竞,最后在单位的配合下强行把刘竞绑架到三水洗脑班。

其他遭迫害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六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早上和四月十八日下午,广州市越秀区法轮功学员叶慧群和黎佩珍,广东省人民医院的眼科护士和耳鼻喉科护士长,两人都是科室的技术骨干,因诉江,分别被居住地的610派出所、社区街道办事处及居委会及单位人员绑架到广州市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六年七月六日上午八点多,广州法轮功学员徐秀玲,在上班途中经过地铁燕塘站时,被六个人强行绑架到一辆蓝色的车上,然后被送到广州市洗脑班迫害,已回家。

在二零一六七月二十日上午,广州市天河区法轮功学员莫炎燊,被天河分局和岗顶派出所非法抄家并绑架后,强行被劫持到天河区洗脑班迫害。八月十日前后,因莫炎燊被迫害致身体不适,被送往天河区一家医院救治。在洗脑班期间,一直逼迫并迫害严重,从医院回家后,被天河南派出所和天河分局非法监视居住,610部门曾以试图枉判他为借口,妄图施压逼其放弃信仰。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一日中午,广州法轮功学员陈茂华,遭七个没有表明身份的人冲进家中,强行绑架并非法拘留十五天,已回家。

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广州法轮功学员刘广丽,因“诉江”和举报江泽民,在广州同德围一酒店内住宿时被绑架到谭岗洗脑班。 四、绑架案例 花都法轮功学员孙岩被绑架 广东培正学院位于广州市花都区赤坭培正路五十三号,该校法律系教师孙岩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底在学期最后一次复习课上向学生讲真相,被学生举报,学校将孙岩非法除名。花都610及赤坭派出所多次去孙岩家骚扰、非法抄家,孙岩被迫流离失所。广州花都“610”声称在网上非法通缉孙岩。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广州市花都区610国保大队队长谭某、魏某、徐某与刑警队长乔某等四人在大庆市的租房内绑架孙岩,当天将她劫持回广州。孙岩丈夫为她聘请律师,后被区政法委610强制解聘,据传花都610花十几万元请北京的“犹大”,对孙岩迫害,孙岩仍被非法关押中。

广州市花都区610操纵警察绑架赵伟和李清

十月二十六日,广州市花都区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政法委、国安人员驱使城西派出所警察共十余人,在法轮功学员李清儿子家中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赵伟和李清。

法轮功学员赵伟因诉江,长期遭受花都610的干扰和恐吓,以致流离失所,在这期间610的人时常骚扰她的儿子,并恐吓称:如果你妈妈赵伟不回来,被找到要重判。

赵伟回家给儿子交代生意,以致遭到花都610监控、绑架,李清在花都区儿子家也被610一同绑架,现二人被非法关押在花都区狮岭看守所。 广东省广州法轮功学员植育升被非法刑事拘留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晚上七、八点左右,广东省广州法轮功学员植育升、一位女学员和一位男学员在开车途径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勒流镇发时因发真相短信,被刑警大队人员绑架,后带到勒流镇派出所,后三位学员被非法转到佛山市顺德区看守所。一位男学员因身体出现严重高血压、心梗现象而回家,现植育升被非法刑拘,关押在佛山市顺德区看守所。

其他被绑架的十四位法轮功学员

广州市法轮功学员张丽因讲真相,被送入天河看守所,广州市法轮功学员侯大姐被大塘街社区610派出所非法抄家,广州市法轮功学员谷海玲因诉江被当地610伙同当地片警绑架,广州法轮功学员张素贞被天河区“610”绑架,广州市法轮功学员牛奔因讲真相,被非法关押到海珠区看守所,广东云浮法轮功学员徐树华被绑架到广东铁路公安处已回家,广州法轮功学员侯月平被海珠区610和单位诱骗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广州越秀区法轮功学员魏秀英遭非法抄家,广州法轮功学员许刚如发真相被绑架回家,广州天河区法轮功学员伍静婷被绑架,广州法轮功学员莫叶心失踪疑被抓进洗脑班迫害,广州海珠区法轮功学员周海琼被非法扣留关押,广州市海珠区法轮功学员徐建琼在工作单位(海珠区老人院做护士)被省国安绑架并非法抄家已回家,广州市法轮功学员张鑫秋因贴大法真相警察被绑架,已回家,广州市荔湾区冯文英被绑架已回家。

五、流离失所、非法骚扰案例

广州花都610非法胁迫残联对单位法轮功学员恐吓威迫利诱,法轮功学员王霞、乔光清、汤志恒被迫离家出走。广州市越秀区非法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熊玉兰发放养老金。

广州市海珠区社区及居委会骚扰诉江法轮功学员张惠芳等;广州市天河区610骚扰陈文昌、徐秀枝夫妇;广州荔湾区610骚扰法轮功学员;广州市芳村区610骚扰法轮功学员骚扰恐吓;广州花都区610对多名法轮功学员乔光清、赵伟、王霞、胡学军、汤志恒,李卫东等,持续进行骚扰恐吓;广州市越秀区610社区骚扰董顺燕、邓耀斌;广州天河李勇军等人协助610骚扰法轮功学员,广州天河区610吴敏对法轮功学员家人几次打电话骚扰;广州市荔湾区社区、610、派出所多次骚扰诉江法轮功学员冯文英。

广州法轮功学员李桂贞因诉江多次被当地“610”骚扰被迫离家;广州市法轮功学员罗翠卿遭社区片警、居委会骚扰,广州市法轮功学员张丽的亲属被多次骚扰,广州市法轮功学员郑映英、郑映珠因诉江遭610电话及上门骚扰,广州市天河法轮功学员倪宏政遭社区骚扰,广州市海珠区黎剑好诉江多次遭社区610骚扰,广州市增城区法轮功学员陈茂华及家人因诉江被骚扰。

结语

综上分析,广州市610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原因是针对诉江,采用的迫害手段主要是洗脑班,通过曝光的广州洗脑班黑窝看,长期以来具备典型的中共610迫害特点:执行江泽民的密令即“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失”。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幕后机构是广州市“610”及各区街道社区610及广东省610。


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及联系方式:下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